188betapp


本站公告

    白策这里的动静,所有人都看到了,就算不想看都不行,刚才三声炸炉,大家可全部都听见了。



    要知道在这里比赛的人,可都不是新手,虽然不敢说全部都是精英,但也都是老手。



    炸炉这种事情,是不会在这个赛场上出现的。



    炸炉就是熔炼师精神不集中才造成的,这里的人个个都是老手,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的新手问题。



    并且,那两个裁判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是什么鬼啊?



    当这两个裁判颤颤巍巍的爬起来,走到白策身旁的时候,也是咽着唾沫查看着白策手上的突破丹。



    尽管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摆在两个人的面前。



    并且,这绝对不是造假,因为这丹药,白策就是从这两个人眼皮底下拿出来的。



    在说了,也造不了假,这突破丹现在还这么红,完全没有降温呢,都烫手……



    只不过,这种事,尽管事实摆在了眼前,这两个人也完全不敢做什么,而是望着白策咽了口唾沫道:“我们要拿到主裁判席……”



    “行。”白策也是点了点头。



    当即这两个裁判也是抓起白策手上的突破丹级朝着主裁判席,也就是古方所在的位置跑去。



    而白策则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十分钟之后,白策都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白策这才看向远处那刚才离开的两名裁判,又返回来了。



    也在此时,比武场的大喇叭,出现了一阵颤抖的声音道:“无双学院,内院,白策,成绩……突……突……突破丹……”



    现场一阵寂静……



    然后就是爆炸!



    就好像不知道谁在这个比武场点了几十个二踢脚,轰天雷一样。



    爆炸,一个接一个的爆炸!



    炸炉!



    整个比武场中心的画面,就是一阵烟火过后的炉灰弥漫。



    就这短短的十几秒内,已经炸了最少二十响。



    整个比武场弥漫的炉灰,都让人看不清比武场里面的画面了。



    爆炸轰隆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依旧盯住了白策的位置,所有人都懵了。



    突破……突破丹??



    那个不是就算是将武灵的熔炼师都非常容易炼制失败的东西吗??



    这突破丹有什么作用,有多珍贵,在坐的几万人太清楚了。



    甚至来说,像一些高端市场,突破丹更像是钱币一样的存在的。



    而白策不是只是一个六星兵武灵的熔炼师吗???



    这为什么会搞出来这么一颗突破丹啊!!



    白策倒是没有注意周围那么多情况,静静的站在原地,而那两名向白策这里跑的裁判也是跑到白策身旁后,喘着气道:“我们阁主请您过去一见。”



    “那个叫古方的?”白策挑了挑眉毛。



    这两个裁判也是一阵无语,估计整个武灵大陆,也就这个家伙敢这么无礼了吧,什么叫古方的?



    那是尊者!



    阁主!



    大师!!



    大陆第一熔炼师!



    这两名裁判也是立即道:“不光是我们的阁主,还有龙蜀王族的王,都请您过去一见。”



    白策则是想都不想的摆了摆手道:“不见。”



    “????”



    两名裁判楞在原地,啥玩意??不见??



    一个龙蜀王族的王,一个大陆第一熔炼师想要见你,你不见?!



    你以为你是……



    本来这两名裁判一脸气急的想说你以为你是谁的时候,想到刚才白策的种种,两个人都是闭上了嘴,面面相觑。



    “东西还我。”当即白策也是道。



    这两个人把白策刚才炼制的那颗突破丹给了白策后,白策也是转身拿着东西出了比武场。



    留下那一脸懵逼的两名裁判。



    当白策回到自己之前的座位上坐下后,周围很多人都是一拥而上,想要问白策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



    突破丹是什么鬼。



    不过,这些突然涌上来的人,在旁边的烈清一吆喝,其他人也就都不敢凑上来了。



    接下来就是看比赛,为了丰富这荣耀大比的看点,这熔炼跟比武是穿插着进行的,两轮战斗,一轮熔炼。



    不过,这熔炼跟战斗不同的是,战斗想要决出胜负,那自然要去都打一边。



    有什么入围赛,正式赛,百强,三十二强,十六强,八强,半决赛,总决赛什么的,想要拿到第一,就要一关关的闯过去。



    但是熔炼师的比赛,通常就比一轮,就比如白策就比这么一轮行了,然后白策的成绩就会一直有效。



    所以说,以后就没白策什么事情了。



    这也让白策松了口气,要不然,天天要上去炼丹,那可真是麻烦死了。



    接下来便是安心看比赛。



    比赛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多,龙蜀璞瑜第二次上场了。



    “你今天没比赛了?”白策看了下旁边的那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脸悠闲的烈清好奇道。



    烈清摇了摇头道:“他们根据我第一场战斗的时间,我下一场轮空,直接入围了,正式赛也在三天后。”



    白策也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随后这也不知道多少轮的比赛再次开始了。



    龙蜀璞瑜站的位置,白策一眼也是看到了,龙蜀璞瑜的手中握着的,正是白策送的那一把长剑,黑不溜秋的。



    实际上,似乎因为白策的原因,大家也都知道龙蜀璞瑜是跟白策一起的,所以,这场比赛的关注点,也基本上都是在龙蜀璞瑜的身上。



    只不过,龙蜀璞瑜手上的握住的那把长剑,让所有人的脸上倒是一堆问号。



    这个古怪的东西,大家倒是没想出来,现在大家总感觉,这跟白策沾上边的东西,就好像都很怪。



    这个跟烧火棍一样的东西,是个什么东西啊?



    而那在下面站着的龙蜀璞瑜,此时的脸则是红一块,紫一块的,尽管龙蜀璞瑜的心里素质极其稳定,但是,突然被这么多人评头论足,龙蜀璞瑜也还是有些招架不住的。



    特别是……这帮人的关注点,还是自己手中的这个烧火棍……



    所以,这场比赛,龙蜀璞瑜也是不打算在墨迹了,而是准备一击必杀对面,然后赶紧下场……



    一声锣响,比赛开始!



    龙蜀璞瑜这次的对手,则是一个非常神秘且强大的对手,千王族!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