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这心魔大阵一听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在这心魔大阵里面炼东西,鬼知道能碰见什么。



    在说了,白策就是被强行拉到这里炼个丹,扯什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又是什么大师,又是什么心高气傲的?



    白策的声音倒是不大,不过,在这本就寂静的比武场里面,就好像一颗小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水面一般,声音朝着四周形成一道道涟漪。



    而白策的这句话说完之后,整个硕大无比的比武场,静悄悄的一片,如同图书馆一般。



    大家都听清了白策的话,但是却又不敢相信自己听清了。



    这个家伙刚才说的啥??



    有病?



    凭什么?



    那喇叭里面的古方似乎都懵掉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凭……凭……凭我收你为徒!”古方反应过来后,也是突然道。



    不过,白策则是直接皱眉道:“那我凭什么要拜你为师?”



    这句话一出,古方又是懵了。



    凭什么??



    你说凭什么!!



    老子是武灵大陆第一熔炼师,王武灵熔炼师,你说凭什么?!



    但是,这种事,古方不能说。



    你见过那个大师出去嚷嚷自己多牛逼?



    大师那都是自己表面上说自己不牛逼,要周围的人说牛逼。



    所以,一瞬间古方就被白策的这句话给噎住了,而回过神来的数万观众则是回过神来了,整个比武场跟炸开了一般。



    你说凭什么啊!!



    这个小子是不是疯了啊!



    还是真的已经猖狂到没有边际了??



    少年英才,猖狂一些,这没什么。



    人不嚣张枉少年嘛。



    但你这嚣张……是不是过头了??



    这也太过了吧??



    你这嚣张劲已经从这龙蜀王城窜到关外去了吧?



    “你……你……你可真是张狂啊你!!!”古方那气急的声音也是从喇叭里面传了出来道。



    听这声音,都开始发颤了,搞的好像下一秒这古方就要被气吐血一样。



    而对于古方的话,白策则是皱着眉头大声道:“你才嚣张吧?莫名其妙要给我来一个什么心魔大阵,不经过我允许就要收我为徒,我不同意,就说我嚣张,你这是倚老卖老吧你?”



    白策的话说完后,现场又是沉默了。



    嗯……



    逻辑没问题……



    说的也合情合理……



    好像没毛病……



    ……



    没毛病就特么怪了!!!



    这简直就是个傻子!!!



    所有人都觉得白策已经疯了,说是这么说没错,但这古方是谁啊!!



    你以为你白策又是谁啊!!



    一阵剧烈的咳嗽,是古方的。



    咳嗽完之后,也是传来古方那极其愤怒的声音道:“比赛开始!!”



    随着这一道声音说完后,白策也是撇了撇嘴,然后继续开始掏自己的空间袋。



    而现在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放在了白策身上,甚至于跟白策一起比赛的人,都是隔几秒转头看看白策。



    白策倒是不在乎这些目光,专心的翻着自己的空间袋。



    其实……也没什么好翻的。



    从那次无双山脉回来后,白策就没有在炼制过其他的丹药,炼的全部都是突破丹,现在空间袋里面剩下的材料,也全部都是突破丹的材料。



    也挺好的,白策也没准备炼制别的。



    把材料拿出来后,白策也是跟自己炼制的时候一样,把火球丢进炉子里面,然后开始预热炉子。



    不过,这预热的途中,白策突然发现……不对,有问题!



    自己那个镊子,有一半给龙蜀璞瑜了个屁的!



    白策又翻了一会,发现,自己之前炼制的那些将武灵的镊子也没了,那些镊子在炼制王武灵魔核的时候都用完了。



    现在白策的空间袋里面,就剩下几把最早之前用的那种镊子……



    白策查看了下镊子的数量,还剩下三把,似乎,差不多够用了。



    当即白策也是不在墨迹,将一个将武灵的魔核夹住之后,然后放进了炉子里面。



    而此时整个广场也是传来了哄笑声。



    这笑无非就是嘲笑白策,竟然用这么低端的手法来炼丹。



    但本身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好笑的,就算这在不可思议,也没什么好笑的。



    真觉得好笑的人,这笑点是有多低的人,才能笑出来呢。



    大家无非只不过是讨厌白策,想故意嘲弄白策罢了。



    至于为什么会讨厌白策,其实白策心里也清楚,这件事也很简单。



    似乎,因为刚才的那番话,大家把白策当做了邪恶的一方,而他们跟古方是正义的一方。



    或者说,也没有那么复杂,就是大家现在都把白策当成了对立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就是白策打破了一个不该打破的规则吧……



    在众人的眼里,古方是尊者,是大陆的第一熔炼师,在大家的脑子里面就认为古方尊者就必须要受万人敬仰,一旦有一个人不尊重,那就是打破了规则。



    大家都是在这规则中生活的,当一个人突然出来打破了这个规则,就会引来众怒。



    显然,白策就是已经引发众怒了。



    当然现场也不全部都这样,就比如,白策之前的座位哪里,烈清手中提着刀,回身冲着自己这一片人扯着脖子,满脸涨红的怒吼道:



    “在敢笑我哥,我现在就砍死你们!”



    效果微乎其微,也就白策那一片的人不笑了而已,但是在这十万人的广场中,不算什么。



    而烈清也很快被无双学院的各大长老给捂住嘴按住了。



    不过,这对白策来讲,不算什么,也没往心里去,依旧做自己的。



    白策之前就说了,在这个世界,白策其实是挺无聊的,这跟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那种换环境不一样。



    最起码周围的人就算在陌生,那也有共同的话语。



    可能稍微谈个游戏,谈一谈游戏里面那个英雄强,谈一谈昨晚那个职业战队赢了输了,很快就会拉近距离。



    但是这个世界就完全没有了,不过这个世界对白策来说就有这么一点好,那便是随心所欲。



    白策按部就班的融入进自己的炼丹世界,不搭理外界人的话语跟笑声。



    但是,很快很快,白策就发现,娘的,坏了事了!



    这镊子怎么用的这么快啊!!!



    以前用这最普通的镊子炼制突破丹的时候,最起码也要半个小时才能烧坏,这现在怎么感觉十分钟就要坏一把呢!!



    现在白策也是回过神来了,不对!!



    自己之前用的那个火种是兵武灵的火种,而现在自己用的火种是那炼制王武灵魔核的火种……



    卧槽……



    这……



    当过了半个小时后,白策这手上最后一把镊子马上要坏,这镊子夹住那快融化的魔核马上要掉落的时候。



    白策一咬牙,身子突然探进了那呼呼往外喷火的炉子口。



    也在此时,那所有人都关注白策的比武场……



    都是,懵了逼……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