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当白策转头再次看向比武台的时候,也是不由得哇了一声。



    那比武台现在跟个火葬场一样。



    整个比武台被这不知道从哪出现的无名烈火熊熊燃烧。



    而在这烈火的中央则就是烈清。



    现在,龙蜀璞瑜跟烈清两个人都没有在动。



    只不过,这样持续了几秒之后,那在烈火中央的烈清,则是突然一声闷哼,从站立变成了半跪,身上的金光也开始变得越发的暗淡。



    龙蜀璞瑜站在原地也并没有上前去攻击,但这并不代表龙蜀璞瑜无事。



    龙蜀璞瑜现在的额头青筋暴起,咬着牙,表情已经可以用狰狞来形容了。



    足以看见龙蜀璞瑜现在也是非常费力在操控着这些烈火。



    整个校场的观众在看到这一幕后,也都是摇了摇头。



    嗯……



    这种场面,大家见过好多次了,而每次这样的场面一出现,烈清必输无疑!



    尽管两个人都是三星将武灵的实力,也尽管两个人都拥有觉醒血脉的能力。



    但不同的是,血脉觉醒这东西本来就是龙蜀王族家才拥有的。



    血脉觉醒这东西虽然强,但也要用来激发,而龙蜀王族家的心法,武技,全部都是配合激发这血脉觉醒的。



    龙蜀璞瑜是龙蜀王族的自然修炼的是龙蜀家的心法。



    但烈清并没有,当然,烈清也可以去修炼龙蜀王族家的心法。



    但,问题是,烈清如果真的修炼的话,那烈王族不就成了笑话了吗。



    烈王族的唯一嫡出王子,修炼的是其他王族的心法?



    就算烈王在宠溺烈清,也不会纵容烈清这么做。



    当然,烈清自己也不会去修炼龙蜀王族家的心法。



    而这苍硫龙炎吟便是龙蜀王族家的战技之一,与其说是战技,但其实更像一个战阵!



    将烈清困在阵中,烈清若是受不了,那便要用灵力才抵御。



    而两个人这灵力消耗的程度,则是完全不一样的,龙蜀璞瑜用着自己的战技,用着自家的血脉,龙蜀璞瑜可以撑很长时间。



    但烈清不行!



    以往的情况都是,龙蜀璞瑜将烈清困在阵中,烧烈清两三分钟,两三分钟后,烈清就彻底没有灵力了,也就落败了。



    今天来看,恐怕是同样的场景要重现了!



    烈清趴在地上咬着牙,硬撑着。



    而那在控制着战阵的龙蜀璞瑜也是咬牙道:“你不用硬撑了,尽管我们两个都是三星将武灵,但我有心法的加持,你是不可能赢我的!”



    烈清咬牙不说话。



    龙蜀璞瑜也是一撇嘴,双手再次猛地一推,伴随着一道龙吟,比武场上的烈火再次熊熊升起。



    之前本来是黄色的火苗,现在已经变成了青红色。



    而龙蜀璞瑜也是皱眉道:“不用感觉不忿,丢人什么的,这血脉觉醒本就是我们龙蜀家的绝技,就算你会用,但是会用跟专精是不一样的,等你什么时候领悟到了你们烈王族的,烈圣心经,在来……”



    龙蜀璞瑜的话还没说完,那双手撑地,跪在地上的烈清,突然努力的抬起头来,尽管额头的青筋暴起,咬牙切齿。



    但此时,烈清却突然嘴角翘了下,露出一丝笑意。



    尽管这丝笑意在烈清那布满了痛苦的脸上,有些微不足道,但,确实是笑了。



    只是这笑容现在来看,非常诡异。



    龙蜀璞瑜在见到烈清脸上的这一丝诡笑之后,也是一怔。



    “看来……白策哥,最喜欢的,还是我啊!”



    烈清的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却传遍了全场,所有人皆是一脸狐疑的看了下烈清后,又突然望向了那坐在前台有些懵逼的白策。



    而龙蜀璞瑜听完这句话后,也是一怔,同样也是一脸惊愕的转头望向那在前台的白策。



    而对于烈清的这番话,还有全场的目光全部都在自己身上的白策也懵了。



    什么东西啊??



    什么玩意啊??



    这跟自己有个屁的关系啊??



    神经病啊你?!



    现场的众人也都懵了,这跟白策有什么关系??



    是唬人的吧?



    这白策虽然是超级天才,但那是熔炼师啊,就算大家都说白策以后是武灵大陆的第一熔炼师,但那也是以后。



    现在白策也就只是一个六星兵武灵的熔炼师不是吗?



    只是,随着烈清的这一番话,龙蜀璞瑜在回过神来后,也是咬牙道:“白策哥偷偷给你什么东西了?!”



    这句话一出,现场的众人也都是一愣,一脸惊愕的望向白策。



    真跟这白策有关系??



    下一秒,烈清从地上低喝一声后,一只手撑着长刀,颤颤巍巍,爬了起来。



    尽管非常费力,费劲,但确实是爬起来了。



    而这一幕,众人们的脸也是抖了抖,真……真的爬起来了??



    讲道理,烈清被龙蜀璞瑜的战阵压制到结束的画面,大家看的多了,但是,没有一次烈清是能够爬起来的……



    “不…不可能啊……”龙蜀璞瑜望着这真爬起来的烈清也是张着嘴一脸的惊骇。



    而烈清此时则是微微一昂头,嘴角翘起道:“白策哥没给我什么东西,我有的,你也有,只不过,白策教给了我一样的东西。”



    “什么!!”龙蜀璞瑜也是立即咬牙道。



    烈清将手中的长刀一舞,抗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脸极其得意的笑容道:“白策哥的超级修炼方法!”



    “超级……超级修炼方法??”



    龙蜀璞瑜一愣,也是立马转头看向前台的白策。



    而龙蜀璞瑜的脑袋里面也是瞬间出现了几个画面,那一拳又一拳将那野猪精轰爆的画面。



    “不用害怕,并不是攻击,而是防御!”



    烈清似乎猜到龙蜀璞瑜的脑袋里面想什么,当即也是嘴角一翘道。



    防御?



    龙蜀璞瑜的脑袋里面再次出现几个画面,那野猪精一拳砸在白策的脸上,白策没事。



    野猪精完全体,最强一击,被白策一根手指给防御住的画面。



    而至于这两个人说的这乱七八糟的,这看起来是当事人的白策,则是完全一脸懵逼。



    什么乱七八糟的?



    什么超级修……



    嗯??



    等一下……



    想到这里,白策突然面色古怪了起来,这烈清说的超级修炼方式……



    该不会是……



    而也在此时,烈清将抗在手上的长刀再次双手握在手中,身上的金光再次大盛,烈清也不在墨迹,朝着那还在震惊状态下的龙蜀璞瑜爆射而去。



    口中也是怒声道:“我每天在那个火炉旁修炼时的强度可比这高多了!这算个屁!!”



    “烈圣决!”



    (感谢生活本就烦恼的5000书币打赏,下一章单章,麻烦大家不要跳过,看一下,谢谢啦。)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