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不过,还没等白策跟龙蜀璞瑜问什么,这烈清也是突然又从白策身后跑了出去,跑到自己之前的位置,把那颗猪头捡起来后,举着猪头一脸惊骇的冲着白策跟龙蜀璞玉两个人道:



    “你们看!”



    白策跟龙蜀璞瑜两个人一怔,也是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看啥?



    烈清见白策跟龙蜀璞瑜两个人不懂,也是一咬牙,手上出现灵力,随后一拳砸在这猪头上面。



    当然,烈清是不可能一拳将这猪头砸的稀碎,只不过,这一拳上去。



    那本来已经紧闭双眼的猪头,蹭的一声,睁开了双眼,极其的诡异。



    不过,在短短的几秒之后,这猪头便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白策看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龙蜀璞瑜在怔了一下后,也是立即惊骇的道:“他吸收了灵力?!!”



    “对啊!!我刚才拿他撒气,怼了他一拳,他就睁开眼了!!”烈清也是惊愕道。



    而龙蜀璞瑜在愣了下后,也是突然低头看着自己手中刚才捡的那两片铁片。



    龙蜀璞瑜也是立即将手中的铁片微微抛向空中,手中也是一阵光芒。



    随后,那在半空中的铁片也是瞬间被这光芒击中。



    轰的一声!



    这铁片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是变成了之前看的那种情况,变成了铜红色。



    随后,这铁片落下之后,龙蜀璞瑜也是将这铁片抓在手中,抓在手中四处看了一下后,龙蜀璞瑜也是皱着眉头道:“果然如此,怪不得我之前的招数打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完全无效……”



    “这种铁片到底是什么材质啊……这么强?这要是外面披着这么一层皮,那不是无敌了?”



    烈清说完后,突然又看了一眼旁边也是一脸好奇嘴里嚼着东西不在意的白策后又是道:“基本无敌……”



    龙蜀璞瑜则是皱着眉头道:“那倒也不是,之前那个家伙全身泛红的时候,没一会就恢复正常了,应该是把吸收的灵力通过某种装置转换成自己的力量了,但如果只靠这种铁片吸收灵力肯定是有界限的……”



    说道这里,龙蜀璞瑜再次将这泛红的铁片丢到空中,随后,一声低喝,一道光芒再次朝着那在半空中的铁片砸去。



    而这次也如龙蜀璞瑜所说的一般,这次,轰隆一声,这铁片便直接粉碎!



    龙蜀璞瑜看着这些从半空中飘散下来的粉末后,又是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还剩下的唯一的一块铁片,微微道:



    “果真如此,这种东西肯定不是关内的东西,一定是关外搞出来的!”



    在听到这番话后,烈清也是把手中的这颗猪头摔在地上怒骂道:“又是关外的那些杂种搞事,就应该直接八大王族齐力,把那些家伙全部灭种!以绝后患!”



    而龙蜀璞瑜将手中唯一剩下的一块铁片好好收起来后,撇了一眼烈清也是冷声道:“幼稚!无脑!”



    “关外的野种为祸多少年了?几百年有了吧,要是真跟你说的这么容易,还用现在还发愁?”



    “他们在关外已经扎了根,就算每次去大清扫,也只是在外围,关外深处什么样,现在谁也不清楚,连份地图都没有,鬼知道他们这几百年间弄了多少陷阱,大阵?”



    “倘若,贸然集结八大王族之力突袭深入,万一中了埋伏,不说死多少人,就单说万一王族的最强实力在哪里受了重伤,关外的那些野种就会反扑,一旦反扑,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龙蜀王族跟烈王族的封地城池!”



    “就算能守住王城跟周围的城池,但是最前沿的城池呢,哪里可生活着上亿的平民百姓,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到时候上亿的平民百姓,全部都要死,你知道这是多么浩大的事情吗?”



    “你以为这种事跟你看谁不爽就捅谁两刀那么简单?”



    “你以为八大王族就你烈清有血性,我们都是怂包蛋?”



    “这是在拿上亿平民百姓的事情做赌注,谁敢赌?”



    “幼稚!!”



    对于龙蜀璞瑜这一句接着一句的教训,烈清这次倒是不在沉默,而是冷哼一声道:



    “所以现在这样,你觉得很好?”



    “现在是不发生什么大事,但是关外那边天天出事,每天都有村庄,小城池被那些野人骚扰,屠村,屠镇,一天下来也是几百人的伤亡,这样大家就幸福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能守住不错,那以后如果守不住呢?”



    “就说今天,他们这个奇怪的金属,你敢说明天他们弄不出来一个更强的金属?”



    “若是等他们找上门来,那可就不是守一守王城的事情了,别说上亿的边境平明百姓了,到时候那可是整个武灵大陆几百亿人类的安危了!”



    “不赶紧趁着现在解决,永除后患,等他们找上门来就晚了!!”



    而对于烈清的话,龙蜀璞瑜也是咬牙道:



    “你怎么那么轴呢你!我不是说不去,但是最起码要知道对方的底细吧?咱们是在明,他们在暗,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冲进去,那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烈清也是立即大声反问道:“那这对方的底细要什么时候知道?”



    “这么多年了,有对方底细了吗?”



    “就想着天天派几个密探去探?那些密探刚出城没几天就被人宰了,有用吗?”



    “这种东西肯定要付出人命去探,怕死还想赢?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而龙蜀璞瑜也是咬牙道:“对啊,你说的轻巧,反正不是拿你的命去探呗?反正你在后面喊喊加油,你真棒就行了呗?”



    “老子什么时候说我不上战场了?真打起来,老子第一个上!”



    “你他娘的上战场就更不对了!!你可是烈王族的嫡出王子,你要是死在哪里你知道有多大的影响吗!”



    这烈清跟龙蜀璞瑜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吵了起来。



    白策本来还想劝一劝的,但是,白策听到最后发现……



    这是大佬之间的谈话。



    白策根本听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总感觉这两个人,谁说的都有道理。



    最终,白策也是懒得搭理这两个人,往旁边一坐,还是继续吃着自己没吃完的饭。



    (感谢我又牛逼了,雨后余韵,爱上新小说,几位书友的打赏,么么哒。)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