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倒是没什么大事。



    其实也有大事,只不过,白策没去理罢了。



    最开始的几天,无双塔的九层这里,每天都会有那么一个两个的阁老守着白策的门,白策一出来,就来说一席话。



    无非就是介绍下无双学院那悠久的历史,曾经出过多少名人,之前的老校长是什么无双战皇,是武灵大陆第一位皇武灵的超级巨擘之类的。



    不过,白策听都没听,白策不想加入什么所谓的势力,或者准确的来说,就目前为止,白策不想加入。



    这个世界白策还没探索完呢,以后白策还想四处去玩一玩,转一转,看一看呢,这么早就把自己给绑定了,那太无趣了。



    而且白策也清楚,这帮人干嘛这样。



    无非就是自己当时弄出来的那颗丹药,这帮人觉得白策可真是个大天才,要好好的培养一下。



    但是白策清楚,自己不是天才,自己能弄出那颗丹药,完全是自己身体的原因。



    至于,以后白策还能不能弄出最高级的,白策根本不清楚。



    说白了,白策不想让人对自己失望,白策现在如果答应了,到时候无双学院给白策很多资源,白策万一不长进,那不是让人失望吗?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所以,白策根本就不想这件事。



    在另外一个就是,白策可没说,自己以后就要当熔炼师这回事。



    白策把这熔炼师目前来讲,就当做一个兴趣。



    白策现在对熔炼师这个东西充满了热情,觉得有意思,好玩,有成就感。



    但是做什么事如果只凭一腔热情的话,那么热情这东西如果一旦被耗尽,剩下的就只有疲乏跟冷漠。



    白策不知道自己还能觉得这东西能好玩多久,但白策知道,迟早有一天,白策会失去兴趣,那么一旦失去兴趣,到时候白策还要蹲在屋子里面一炼就一天?



    白策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但实际上白策的真实年纪是二十岁,白策想的很多。



    阁老们在白策这里蹲了差不多有一个多星期,见白策一直不想谈,最后,无双学院也是放弃了。



    他们觉得没希望了,白策肯定是要走的,所以,也就不在来烦白策了。



    而这一段时间,白策倒是一直沉寂于熔炼之中,白梦瑶空间袋里面给的那些药方什么的,白策都挨个炼了个遍。



    这一段时间白策就没怎么出过门,炼制的丹药算起来得有个七八十颗,而这些丹药,白策则是一个一个的分开来装。



    白策给白梦瑶弄了一盒子,烈清弄了一盒子,给小承德弄了一盒子,给周广那些人也弄了一盒子。



    现在白策则是准备去一趟外院,把给小承德还有周广那些人的丹药都给送过去,周广走了,不过,知道周广在哪里,让小承德邮寄过去就可以了。



    在白策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的时候,门被敲了两声,然后石门也是被拉开,窜进来一个人。



    这种只是象征下敲两下门,然后就直接拉门进来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咦?哥,你要出去啊?”烈清站在门口,顺手将石门关上后也是看着白策好奇道。



    白策也是点了点头道:“给小承德送点东西,顺便去一趟无双山脉。”



    “去无双山脉?巧了啊!哥!我也要去无双山脉。”烈清一怔也是兴奋道。



    白策挑了挑眉毛一脸古怪道:“真巧还是假巧啊?”



    “真的啊哥,我这个月的月考测试下来了,我正准备去无双山脉呢,我这次过来就是跟你说一声,没想到哥也要去无双山脉,不过,哥你距离月考还有半个月吧?”



    烈清也是一脸兴奋道。



    白策把东西收拾好后也是点了点头道:“我去无双山脉是去弄一些熔炼用的魔核,魔核用完了,就炼制不了丹药了。”



    “这种魔核的话,去互惠阁买就好了啊,那什么都有,哥,你要什么,我去给你买回来。”当即也是烈清道。



    白策也是摇了摇头道:“不用,一直在屋子闷着也不好,没意思,正好出去转悠转悠。”



    烈清也是一咧嘴笑道:“行,正好我还嫌弃自己去没意思呢。”



    而烈清说完后,则是突然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盒,木盒上面还歪歪扭扭的写着烈清两个字,看到这东西,烈清也是走上前拿起来一脸疑惑道:“这啥啊?”



    “就是给你的,你拿着吧,我这些日子炼制的丹药。”白策也是在一旁收拾完了,准备出去了。



    白策说完,烈清也是顺手将这木盒打开,里面有着十几颗大小不一的丹药。



    虽说白策炼制了一个星期,但是,这给丹药做造型这种事情,白策还是没学会,这些丹药依旧是七扭八歪,不成样子。



    不过,白策也没想学,白策就觉得这东西反正早晚要吃进肚子里面,弄那么好看干嘛,浪费时间。



    烈清一怔点了点头后,也是将这盒子里面的几颗丹药拿出来随意的放进嘴里就跟嚼糖一样,望着白策含糊不清道:



    “哥,以后就不用麻烦啦,这种兵武灵级别的恢复性丹药,学院每个周都会给我一大堆,吃都吃不完。”



    “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走吧。”白策也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然后走到门口也是回头道。



    不过,也在此时,那将嘴里的几颗丹药刚咽下去的烈清,刚一抬脚准备跟着白策走的时候,烈清突然楞在了原地。



    白策也是挑了挑眉毛狐疑道:“干嘛?”



    此时的烈清一脸的不可置信呆呆的望着白策,而烈清的身体也在此时浮现金光,闪闪发亮。



    “……不是吧,你咋啦,说话啊!”白策也是赶紧走到烈清的旁边一脸害怕道。



    这东西该不会是有毒吧??



    不可能啊!



    自己都完全是按照药方上来炼制的,绝对不可能出任何事情的!



    不过,烈清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后,突然望着白策一脸惊恐道:



    “哥……我刚才吃进去的这颗,这颗……这颗丹药,该不会……该不会是将武灵的,突破丹吧??”



    (感谢纠结之曲书友的打赏,对,就这样,大家打赏个一块两块的,你开心我也开心,要不你们说我啥也没干,就咣咣好几十,上百,上千的打赏,我自己这里也慌了逼,脑子光在哪里心思打赏都不会写了。)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