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烈清的突然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的眼皮都是挑了挑。



    而那圣天楠张着嘴,一脸的痛苦,说不出一句话来,喉咙里面啊啊嘶嘶的出着听不懂的声音。



    咕咚几声咽唾沫的声音。



    下一秒,夏澜瞬间出现在烈清的旁边,咬着牙将烈清一把推开后也是无语道:“哎呦喂!!!你可真是我亲哥!!!你这是要干嘛!!这可是在无双学院里面啊!!”



    烈清被推开后,这把长刀也是被烈清顺势拽了出来,而这圣天楠也是没有了支撑,一头,直接栽倒了地上。



    “快快,你们两个赶紧把他送去治疗,别给弄死了!”夏澜手上出现一枚丹药直接塞进这圣天楠的口中后,也是对着旁边两个无双学院的学生道。



    这两个学生也是赶紧一人将这圣天楠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抬着就走,这可是圣王族的嫡出王子,这要是出了事,那可真是大事!!



    烈清的出现,就好像一头洪荒巨兽一般,让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不敢在出声。



    特别是梵天学院那边的学生。



    能进内院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就算不是王子之类的,那也是王族里面各大长老的子孙,平时或者各大王族节日里面都能见到那群有头有脸的人。



    身为有身份的人,要明白一件事,认识一个人。



    在八大王族中,你可以不认识王族的王,因为就算你不小心得罪了王,王碍于身份也不会跟你这种小辈计较什么。



    所以,在王族你可以不认识王,但你必须要认识一个人,那就是烈清。



    烈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论实力,比烈清强的嫡出王子,有不少。



    但烈清不同的是,或者说,烈清所在的第二大王族,烈王族不同的是,烈王族就这么一个嫡出王子。



    其他的大王族,嫡出王子最少也有三四个,有的王族甚至十几个嫡出王子,那些嫡出王子也不是特别可怕。



    甚至说,这些嫡出王子要比一些庶出王子待人更好,因为他们要好好表现,要尽全力的做到礼义廉耻四个字,因为只有那样,才会有资格争取王位。



    但,烈王族不同,烈王族就这么一个嫡出王子,也就是烈清。



    可以这样说,只要烈清不死,不出事,烈清就是烈王族未来的王,这样也就导致,烈清的行事极其张扬,张狂,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哪怕是没见过烈清长什么样子的,也都听过烈清的事迹。



    这个家伙十岁的时候在王节盛典上把给王喝的酒里面都撒上了尿,包括自己的亲爹。



    十二岁的时候,烈王族内有个庶出王子抢了烈清平时玩的地方,当场就给打死了。



    此类种种还有很多。



    这些种种若是放在其他族内的王子身上,早就被亲爹打死了,但是,这烈清的爹,也就是现在烈王族的王,也似乎也不是个正经人。



    喝尿的时候,笑着说童子尿不错,让其他七个王都尝尝,说大补。



    这烈清打死族内的庶出王子,也是烈清亲爹的另外一个儿子,当然,这嫡出王子打死庶出王子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新闻。



    但大新闻是,烈清的爹,也就是烈王,非但没生气,还说烈清真厉害,气的那个死了孩子的王妃直接羞愤的投井自尽。



    反正,在王族,你一定要认识烈清。



    因为,这个家伙是毫无规则,毫无道德,极其张狂,极其无法无天,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管他做什么,他爹,也就是烈王都不会惩罚他,反而是护他周全。



    “哥,你咋不揍他呢,这个狗东西嘴这么贱,我去割了他舌头去。”这烈清说完就又要提着刀去追那还没被人抬出去的圣天楠。



    白策听完后也是无语的一把给烈清拽了回来道:“……行了行了,差不多行了……不过,你怎么过来了……”



    说道这,烈清也是一笑,把身子一让道:“我刚才在你房间吃饭,然后她来找你,我估摸着哥你就在这里然后就带她过来了。”



    烈清刚把身子闪开,白策还没看清楚人,一只玉手拿着一块湿热的白毛巾便轻轻的擦拭着白策的脸颊道:



    “都多大了,还弄成这这副模样,伤着没有?”



    听着这有些恼怒的声音,白策自然也是知道谁来了。



    白毛巾很快便染成黑色,当毛巾放下后,白梦瑶的俏脸也是出现在白策的面前,轻皱黛眉,一脸的担心望着白策。



    “没事,就是那个炉子炸了下,把灰崩到我身上了,其他的好好的。”



    白策也是笑着一边说一边想要接过毛巾自己擦脸。



    这么多人看着呢,白策可不好意思,让人擦脸,弄的跟小孩一样。



    只是白梦瑶倒是没让白策拿毛巾,而是在换了一块后,继续帮白策擦着脸皱眉道:“炉子都炸了,还说没事!”



    “那个,你们秀恩爱,等下在秀,我先问个事情。”当即夏澜也是出现在旁边撇了撇嘴道。



    现在这个情况可不是你有没有事,我有没有事,这么简单的了。



    也不是圣天楠被烈清捅了一刀有没有事情这么简单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白策跟这颗丹药到底是怎么回事!



    诚然,答案都已经出来了,夏澜自己心里清楚,这丹药绝对不是那个圣天楠说的那样是自己给的,这种事情,夏澜不需要给别人解释,因为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现在的问题是,白策这个十七八九就已经到达六星兵武灵熔炼师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目前为止,整个大陆,年轻一辈最为杰出的熔炼师,便是圣王族的嫡出王子,圣天诚,也就是那个圣天楠的亲哥哥。



    但就算是圣天诚也只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才突破到了六星兵武灵的熔炼师。



    而白策十七八岁就到了这种境界,这差距太大,太大了。



    遥看整个武灵大陆百年间,恐怕也就古方尊者,在十七岁的时候才能到达如此的境界。



    可古方是谁啊,武灵大陆唯一的王武灵级别熔炼师,武灵大陆最强熔炼师。



    各个王族的王都是要去求爷爷告奶奶,去给自己或者自己最喜欢的孩子弄一件法宝,神器,或者丹药。



    如果,白策的年纪没有造假,真的是如看上去这般年纪的话,那不得了了,是真真的不得了了。



    那就代表,在未来又有一位王武灵级别的熔炼大师,要冉冉升起了。



    而这颗超级耀眼的新星,要怎么升,是躺着升还是竖着升,夏澜管不到,也没能力管,但是这升起的地方,至关重要!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