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古方?



    三星兵武灵熔炼师?!



    白策也是挑了挑眉头,而周围的人在听到这一行话之后,都是一脸惊愕的望着那一脸傲然的圣天楠,哪怕是坐在哪里不动声色的龙蜀璞瑜,也是再次微微回头侧目。



    而随着圣天楠这一句话,这夏澜也是微微一怔,咬了咬牙,似乎一瞬间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这圣天楠望着夏澜不说话,更是昂着头得意道:



    “我若是没猜错,你便是夏院长的孙女夏澜吧,我知道我说的那些话有些不中听,但忠言逆耳,这里确实不怎么样,夏澜小姐要学会虚心接受意见,这样无双学院的炼器阁,那才会变得更好不是?”



    周围的无双内院的人都是咬了咬牙,一脸的极其不爽。



    而白策看着这一幕,心里没什么想法,但却是有点感触,这种打着为你好却为了自己装逼的场面,白策还真是从小见到大呢,特别是在过年走亲戚的时候。



    一到过年走亲戚,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混的一般般,一瓶不满半瓶咣当的长辈,会拉着你给你讲着各种大道理。



    你若是不愿意听,稍微露出一点厌烦的神情来,他就说你这孩子不谦虚,大人讲话听不进去,他说的都是社会上的经验,你不听迟早要吃亏。



    有时,白策真的想反问一句,你说你懂那么多,知道那么多,你咋还混成那逼样呢……



    夏澜咬着牙冲着这圣天楠冷笑道:“那希望今天这堂课,你给我们内院的弟子好好的上一课,这节课的作业,可一定要第一,要不然那可真是丢了你师祖古方尊者的面子!”



    圣天楠也是一昂头道:“我会让你们看见什么是差距!”



    在两个人说完后,这内院的导师也是到场了,听着周围内院学生们讲述着刚才的事情后,也是一脸不悦的望着这些梵天学院的人。



    似乎因为这件事,现场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课堂开始后,也并没有什么导师的自我介绍,一开始,就是要让大家选药方,然后准备炼丹。



    在一张大桌子上,非常多的药方,各个等级的药方都有,从一星普通武灵级到九星兵武灵级别的药方,摆在桌子上满满都是。



    大家排队去选择自己现在可以炼制的药方。



    白策排在最后几位,到了白策后,白策也上前去查看一下,顺便,寻思寻思自己要选什么药方。



    白策今天早上炼制的最后一个丹药是四星兵武灵级别,也就是那颗回春丹。



    白策寻思了下,这肯定不能往回炼,那就拿一张更高的药方试一试,最终,白策抓起了一张六星兵武灵级别的药方,聚元丹。



    拿完药方,在去旁边的材料柜子中取出药方上所需要的魔核跟材料,然后找个地方起炉生火,开始炼制就可以了。



    那些提前拿完药方跟材料的人,早就已经找好位置开始炼丹了。



    大家都隔着很远,差不多几十米隔着一个,避免旁边人炼化魔核时那庞大的狂暴灵力冲击到自己。



    白策拿好东西后,也是找了一个道场最后面的角落,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的更清楚一些,大家到底都是怎么炼丹的。



    起炉之后,白策也是跟之前一样,将生火球丢进炉子里面,预热下炉子。



    在预热的炉子过程中,白策又是低头从自己的乾坤袋里面把之前的铁盘,镊子,等各种辅助道具拿出来。



    在把材料什么的全部都放在一旁准备好,免得一会手忙脚乱。



    当白策把这一切做好,准备开始炼制的时候,抬头一看,就看到不少人在回头望着自己。



    白策也是一愣,这是咋了,干嘛都看自己……



    白策扫视了一眼整个道场,发现自己周围的不少人望着自己的表情也各不相同。



    梵天学院的学生都是一脸好笑的望着白策,而无双学院的学生则是一副愤恨丢人的目光望着白策。



    起初白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等过了几分钟后,白策就懂了。



    这里的人炼丹那真是潇洒的不行不行的,或者说,他们才像那高端大气的熔炼师。



    离着炉子几米远,隔空移物,需要什么材料一只手隔空一挥,那一株草药便直接自己飞进去炉子里面。



    在里面烤了一会后,在一挥手,那里面烤干的草药又自己飞了出来,然后自己飞进那种捣蒜捣药材的石臼里面,然后又隔空控制着石锤将这些烤干的药材捣成粉末。



    而捣成粉末的药材又从石臼里面自己飞出来,飞进炼器炉中跟那些快要融化的魔核浆液混合在一起。



    这些动作一切合成,好不潇洒。



    而白策这里,那真是太笨拙了,一只手拿着镊子站在炉前,另外一只手又摆弄着草药,在外人看来,这种操作真的是笨的要死要死的。



    就好像一个成年人还不会用筷子,笨的要用勺子叉子进食一样。



    不过,白策倒是不在乎,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白策是这么想,但是周围的人并不这么想,特别是十分钟之后,白策还站在炉子旁边拿着镊子,更是让人不少梵天学院的人笑着议论。



    “这个家伙到底在炼制什么等级的丹药啊,该不会是一星二星的普通武灵级丹药吧?”



    “废话,那肯定是了,也就炼制那种低级的丹药,才能靠着炼器炉那么近了。”



    那因为圣天楠的那番话而一脸怒气的夏澜也是看到了白策这里。



    在夏澜看到白策的那张脸,还有白策站在炉子旁笨拙的样子后,也是咬着牙冲着旁边的导师怒声道:



    “那个家伙到底谁啊!!他在干嘛啊!!不嫌丢人吗!!”



    旁边的导师在望着白策哪里看了一会后也是无语道:“不认识啊,应该是昨天新入院的新生,可也没听说昨天那批新生里面有这号熔炼师啊。”



    周围对白策的评论,白策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不会往心里去。



    废话,第一天炼器,来这里就是学习的,要是都会了,还来这做什么!!



    前面稍微手忙脚乱一些,后面,白策就闲下来了,把草药烤干弄成粉末之后,白策就只需要拿着镊子看着炉子里面的魔核火候就可以了。



    闲下来的白策也是开始注意周围的人是怎么样炼丹的。



    但是,白策发现,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些人除了能让各种东西飞来飞去以外,没什么特殊的。



    难不成自己做的没错?



    这节课持续了两个小时,时间一到,那在前面站着的夏澜也是高声道:“都停下,时间到了,来交作业了!”



    (今天两更一起发了,大家有188bet亚洲体育票的投一投188bet亚洲体育票吧~另外新书投资哪里马上开奖了,第一阶段还剩下十个位置左右,抓紧啦~)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