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大概在下午一点半左右的时候,白策从这片茂密的丛林中走了出来。



    积分已经完全够了,甚至还多出来十分。



    而面前的景象也是豁然开朗,尽管白策已经见识到不少这个世界极其壮观的景象,比如无双城那种巨城,但还是被面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这一眼望过去,再也没有森林什么的,而是一片超级超级巨大的盆地,这盆地一眼望不到边际,下面全部都是金光灿灿的房屋,琉璃,在这太阳底下金闪闪的好不漂亮。



    这就是内院了,这可比外院要大的多了,最起码大上三倍不止。



    要知道外院已经足够大了,有十二个分院不说,容纳着十几万人。



    但是跟内院比起来,那真是小河见大川。



    而且,要知道,内院的学生其实没多少人的,白策了解的是,内院总共有三个年级,全加起来也不到三千人而已。



    三千人住这么大的地方,确实奢华无比。



    白策这一眼望过去,这内院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三座金塔!



    就犹如托塔李天王的那个宝塔一般,但是比那个宝塔大上无数倍,白策细数了一下,足足有九层。



    虽然有九层,但这并不代表这宝塔就是九层楼房那么高。



    事实上,这三座金塔每一层都最少十米!



    这加起来,一座金塔就差不得得有个百米了。



    白策瞅着这三座金塔有些眼熟,仔细的寻思了一会后,白策也是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烈清,白梦瑶袖子上的那个宝塔的样子嘛。



    看起来是内院的标志性建筑嘛。



    白策仔细的欣赏了一会后,则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咦??



    自己现在要干嘛呢??



    这森林的前方这里是一块不小的大空地,在往前走走就是台阶,往下走走就可以进入内院了。



    周围这里一个人都没有,难不成自己要直接进去内院吗?



    那成绩给谁呢?



    在白策不太清楚要怎么办的时候,在一旁的树林中则是突然传来一阵的嘈杂声。



    “哎呦,我的烈大王子,您就别折腾我啦,这现在才一点半,那新生最早的也要六点才能出来,提前来这里干嘛呢……”这个无奈的声音,白策听的很熟悉,这不就是黎凌的声音嘛。



    而这个声音说完后,白策更熟悉的声音也是立马道:“我说会有人提前出来,就肯定会有人提前出来,你少废话,我看你是又想挨揍了,我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行了,那这么多屁话呢你!”



    砰的一声,闷响之后,从树林中突然踉跄出来一个人。



    白策皱眉一看,这正是黎凌。



    至于那砰的一声闷响,白策也是挑了挑眉毛,这声音白策也很熟,自己踹烈清屁股的时候,就是这声……



    这黎凌看起来,可真是有些狼狈啊。



    衣服似乎被谁揪了一路,衣服上全部都是褶子。



    头顶的发冠也歪掉了,上面还插着几根新鲜的树叶。



    最重要的是,这黎凌脸上那一脸委屈小媳妇的神情,白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在白策的印象里面,这黎凌一直都是淡定无比,处事泰然的人。



    白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刚见到黎凌时,黎凌坐在角落里面,一边抿着茶,一边面无表情的微微道:“天赋这东西,虽说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



    当时那气质,啧啧啧,那真是大佬的气质,装都装不出来的哪一种。



    只是现在??



    白策挑着眉毛一脸古怪的看向黎凌的时候,黎凌也正好看到了白策,两个人都是一愣。



    两个人都还没说话。



    从黎凌踉跄跑出来的位置,又是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白策皱眉一看,果然,那声音没听错,就是烈清。



    烈清倒是没注意到旁边的白策,而是指着黎凌一脸不爽道:“咱俩的账还没算呢,你是不是去找夏澜姐告我的状去了?”



    “没…没啊,真没有啊,我怎么敢啊,我都不知道夏澜姐回来了啊……”黎凌愣了下后,也是连忙回过头来,冲着那烈清慌忙摆手道。



    “你最好是没有,还有,我可警告你,我上次打碎严阁老那宝贝葫芦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你要是敢说出去,咱两可没完!”烈清也是一瞪眼冲着黎凌大声道。



    而黎凌也不管白策还在一旁了,一脸委屈一副快哭的表情道:“可是那玉葫芦严阁老早晚要知道的,当天又是我值班,这到时候问起我来,我咋办啊……”



    说起这个,烈清的手使劲的挠了挠头,也是撇了撇嘴,一脸厌烦道:“我知道,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内我要是搞不定,你在上报。”



    “好…那你快点,万一严阁老要是提前发现的话,那我就只能直说了……”黎凌也是缩着脖子望着烈清委屈道。



    烈清还没说啥,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那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白策身上。



    在转头呆呆的看了白策一眼后,烈清则也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脸惊喜的冲着白策这里走来道:“前辈!!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呀,等多久了呀。”



    看着这跟变脸一样,一脸舔狗样子的烈清,白策也是撇了撇嘴,白策发现,自己之前放了个屁。



    什么烈清的气度,什么烈清的王子气质。



    这打导师,骂导师,偷东西……



    有个屁的王子气质……



    看着马上要冲过来抱自己的烈清,白策也是一伸腿把烈清蹬开后也是奇怪道:“你不是回去了嘛。”



    见白策不让自己抱,烈清也是站在白策对面嘿嘿笑道:



    “我本来是要回去的,后来一想,哥你肯定会提前出来,我怕这些人不在,你不知道咋办,就带着这些审核的人提前过来了,不过,没想到哥你还是提前出来了。”



    白策听了后一怔,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烈清不管对别人怎么样,但是对自己,那真是没话说。



    烈清对白策可真是言听计从,处处着想。



    而烈清说完后,也是有些恼怒的转头冲着那楞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黎凌道:“都怪你,让你快点来,你磨磨唧唧的,快点,给我哥记录下成绩,我带着我哥进内院了。”



    黎凌站在原地懵了,哥?



    什么哥?



    黎凌可是非常清楚白策的身份的,因为当时外院突然出了一个奇怪的人,境界低但是实力高,黎凌还特意去查了下白策的身份。



    可以说,黎凌对白策的事情是了如指掌的,几岁不尿炕,黎凌都清楚。



    但是这哥,是什么鬼哦??



    (换个话题,不说更新的事情了,这样,你们在书评夸一夸我,我给你们加个精吧,怎么样?另外感谢蛋疼也忧伤的打赏~)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