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完蛋了?



    怎么就完蛋了?



    白策皱着眉头朝着这个名叫夏澜的小姑娘望去的时候。



    这叫夏澜的脸上则是出现了一副极其天真烂漫的表情,望着白策微笑道:



    “好哥哥,你刚才在说什么呀,人家怎么没听清呢~”



    白策沉吟了一会后,也是抿了抿嘴唇道:



    “……小朋友,小姑娘?”



    而也就在白策的这句话一说完,那在白策面前的夏澜,眼睛突然一道银光闪过!



    白策倒是没觉得怎么着,只不过,烈清在趴在自己身后这是在抖什么呢,跟个泰迪一样。



    白策一回头,就看到烈清一脸痛苦的咬着牙,双手抱住身子,嘴唇发白,整个人的身体也是开始疯狂的抖动。



    “你干嘛?你冷啊?”白策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身后的烈清道。



    这大太阳在顶上挂着呢,又是大正午头,这气温没三十度也有二十七八了。



    烈清则是望着白策,咬着牙费力的一字一句哆嗦道:“冷……冷啊……啊……”



    当白策回头的时候,就见到这在自己对面的夏澜一脸惊愕的望着自己。



    白策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下那一脸惊愕的夏澜后,也是直接道:“小朋友,刚才我不对,我刚才嘴贱,不过,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说完白策也是转身就走,这昨晚本来喝多了,今天起的就晚,现在都快到集合的时间了,在不赶紧的要迟到了。



    白策转身向着之前的方向走了几步后。



    身后突然又是一阵咬牙切齿的娇笑道:“嘻嘻!你还想走?!你走得了吗!”



    随着这一道带着威胁的笑声过后,白策的身体怔在原地。



    随后,白策也是皱着眉头一脸奇怪的望着那身后的夏澜道:“……我……我走的了啊……”



    白策一脸懵逼,自己为什么走不了?



    要不在给你走几步?



    白策懵逼,这夏澜也懵掉了,微微张着小嘴,望着这毫无反应的白策。



    而此时,那原本站在原地打着哆嗦的烈清,突然直接躺在地上,全身缩成了一团,身体也开始浮现阵阵的金光。



    “啊啊啊啊!!要死啦!要死啦!!夏澜姐,住手啊!!”



    烈清那痛苦的喊声在这片地方响起,不远处也有不少的外院学生一脸好奇的看着这里。



    白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沉吟了一会后,白策摸了摸鼻子一脸尴尬道:“要是没什么事,我真走了……”



    夏澜依旧一脸惊愕的望了白策,一时间竟没回过神来。



    这……这不可能啊!!



    若不是那旁边的烈清还在呲牙咧嘴的惨叫,夏澜真的以为自己的能力不管用了。



    但问题是,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就算是将武灵的修炼者也不可能这样若无其事啊!



    尽管自己怕伤着这个只有四星武灵的外院学生,没有全力,但是……



    本来夏澜准备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夏澜的眼睛则是突然飘向远处,随后,夏澜也是一咬银牙冲着白策冷哼一声后,直接从白策头顶飞了出去。



    走之前也是冷笑道:“算你小子走运!”



    “哇!!这个小屁孩会飞啊!!你看到没有!!烈清!”白策指着那飞出去的身影冲着旁边的烈清震惊道。



    不过,叫完之后,白策自己也是愣了下。



    会飞好像没什么,尽管来这里一个多月也没见人飞过,但这毕竟是玄幻世界。



    不过,随着白策的一句话,那飞出去几十米远的夏澜突然停在半空中,本想回头说点什么的,但是,却没有回头。



    那身体被气的抖了几下后,这夏澜最终也是咬牙切齿道:“我记住你了!!”



    说罢这夏澜直接掠走了。



    看着很快飞出自己视野中的夏澜,白策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好奇怪的小姑娘啊,脾气这么暴躁,该不会是什么精神病患者吧……



    在白策皱眉寻思的时候,旁边的烈清则是惨叫着:“哥,救命啊……”



    白策回过头来,看着那躺在地上缩成一团的烈清,也是撇了撇嘴,你这不好端端的嘛,救个屁。



    白策等烈清自己拿出丹药后,也是望着烈清好奇道:“这小屁孩谁啊,把你吓成这个熊样。”



    烈清手上出现一枚丹药,颤颤巍巍的放进自己的嘴里后,望着白策一脸幽怨道:“能不怕嘛,不怕的人都被她吊起来抽……”



    在烈清将丹药放进嘴中的时候,烈清则是想起来什么一眼,望着白策一脸惊奇道:“哥,你刚才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白策挠了挠头皱眉道:“什么事?”



    烈清盯着白策一会后,这才咽了口唾沫,一脸的崇拜道:“不亏是前辈啊……”



    又在说一些白策听不懂的话了,白策也是摇了摇头望着烈清道:“你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走了,我快要迟到了。”



    烈清坐在地上长舒了一口气后,也是点头道:“没事,我歇一会就行了,不过,白策哥,一会如果你还看见夏澜姐的话,千万别招她了!”



    对于烈清的话,白策则是一脸无辜道:“我本来也没招她啊,谁知道一句小屁孩,给她气成那个样子。”



    “……因为她本来也不是小屁……她本来也不是孩子啊,她今年二十三啊……她之所以那个样子是因为有病……”烈清也是撇了撇嘴道。



    白策也是一愣,随后也是面色古怪道:“少白头?侏儒症?内分泌失调?”



    “……反正,哥,你别招她,另外,夏澜姐其实也挺好的,除了有些刁蛮任性一些,但是为人还是非常好的。”烈清一脸痛苦的活动着肩膀,脖子。



    白策怎么可能主动招惹人,见烈清没啥事之后,也是点了点头,独自朝着集合地点走去。



    集合地是在外院的一片校场上,平时这里是开大会时才用的地方。



    而在校场中,现在已经有至少几百号人等待着了。



    这几百号人全部都是今年内院的新生。



    当然,这些内院新生在之前并不是外院的学生,而是从各个地方上就通过内院测试标准,直接进入内院的天才学生。



    白策刚走到这校场的大门口,还没等四处看一看,旁边便凑上来几人笑嘻嘻道:“白策大哥,您来了啊,我们想着您是不是昨晚喝多了,现在还没起床,准备去叫下您呢。”



    白策面色古怪的一看,这旁边凑上来的人,都是白策非常熟悉的人。



    这几个人就是一个月前跟自己一起参加最终大考并且考进前十名的外院学生。



    当时的前十名大多数都是执法会的人,毕竟只有在外院实力出众的人才能进入执法会,而在半个月前,烈清在废仓发飙的时候,这些人大部分也都在。



    所以也就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这些人舔狗的模样。



    对于这些人的态度,白策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点了点头。



    这群人中间,白策倒是没发现仲孙文耀的身影。



    尤天河退院了,但是仲孙文耀没有,腿没事了,自然也就不影响仲孙文耀来。



    白策环顾了下四周后,则是在不远处的一群人堆里面发现了仲孙文耀,仲孙文耀正在人群中偷偷的小心打量着白策,见白策看向自己后,仲孙文耀则是赶紧把头转向其他地方。



    估计那晚的情况,真是把仲孙文耀吓破了胆。



    “这么多人啊。”白策看着在广场上的人也是不由感叹道。



    而周围执法会的人也是立即点头道:“是啊,他们基本上都是八大王族中的人,昨天到的无双城,今天一早就来了。”



    白策点了点头,准备找个地方慢慢等待的时候,背后突然一阵声音道:“喂,小子,你是烈清的小弟对吧?”



    “哈??啥玩意??”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