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白策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那可真是除了有时间,有耐心,就没别的了!



    白策这种能蹲在蚂蚁窝旁边看一天蚂蚁的人,有的就是耐心跟时间。



    至于信心,天赋,什么乱七八糟的,不重要!



    白策又不打算真的要成为什么天下第一熔炼师,想都没想过。



    白策现在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可以理所应当,可以消磨时间的事情而已。



    人总的有个指望吧?



    修炼什么的,白策真的没有办法做到,自己就是不会修炼,那你说能咋办,这种事说出去,还没人信。



    但是,熔炼师,白策可以啊!



    不就是捣鼓捣鼓个火炉嘛,白策做不成满汉全席,下个方便面总可以吧?



    白策好好的思量了一番后,也是打定主意,就这么干了!



    而且,讲道理,这个熔炼师什么的,白策倒是也不觉得无聊什么,自己动手制作东西,这不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吗?



    到时候自己若是能弄出来好东西的话,给自己身边的人用,那成就感可是修炼给不了的。



    而且,白策觉得修炼才无聊呢,现在自己在外院,还有小承德跟周广那些好朋友每天说说话,玩一玩,闹一闹什么的,这等着自己以后进了内院,谁搭理自己啊?



    反正比起修炼来,白策更喜欢熔炼。



    白策在房间里面看书看到上午十点多,白梦瑶这才来,白策也是换上衣服,两人跟昨天一样,再次结伴去无双城游玩一番。



    至于昨天发生的种种,白策就不说了,一些糟心的事情罢了。



    ……



    接下来半个月的休假,倒确实是多姿多彩,也是白策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喜欢上了这个世界。



    白梦瑶虽然不说天天拉着自己去玩,但最少也是两三天来一次。



    其实,次数多了,白策也不好意思的,毕竟白梦瑶那可是天才,天天跟自己玩,那可真是自己耽误人家了。



    小承德一直住在白策这里,倒是也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而烈清的话,则也是隔三差五的来,不过,白策就发现,不知道为啥,尽管烈清每次来都笑嘻嘻的,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烈清每次来一次后,自己这里总是少点啥。



    要不少双鞋,要不少只袜子,反正,总感觉怪怪的。



    至于麻烦事,就真的没有了。



    尤天河双手被剁了之后,尤天河最后说是因为自己去无双城晚上喝多了,回来的时候遇到强大的魔兽弄的。



    外院为此还把这件事当成了典型。



    而,尤天河就这么的废了。



    这可是直接把手剁了啊,若是想要在生出来,那不知道要什么极其名贵的药,或者天材地宝。



    尤天河家境又不是王族,在外院也只是一个执法会的会长罢了。



    所以,学院的导师除了惋惜一下之后,也帮不上什么忙,尤天河的手是不会长出来了,并且听说,尤天河也准备退院了。



    这也正常,修炼者没了双手,特别又是一个普通的外院弟子,这辈子跟修炼怕是没什么缘分了,并且,估计以后生活都是个问题了。



    白策对尤天河的情况,并不同情。



    尤天河在外院这些年,害过的人绝对不少,就比如白策经历过的那些,什么克扣资源什么的。



    人总是要为自己做出的错事而付出代价。



    仲孙文耀的话,就运气好一点了,虽然腿断了,但这里毕竟是玄幻世界,在加上仲孙文耀又是王子,药材丹药有的是,所以瘸了一个多星期后,也就好了,跟没事人差不太多了。



    但是,态度自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平时离着白策二百米远就立马掉头跑,有时候来不及跑,也是一脸舔狗的模样,怕的要死。



    假期过的非常愉快,但是,分别的日子也到了。



    在开学的前一天,在外院的道场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



    道场上面放着各种吃食,美酒。



    这些横七竖八的人也是喝的满脸通红,胡言乱语。



    若是平时执法会看到这一幕后,早就提着棍子来赶人了,但是当那些执法会的人在远远的看到这人群里面的白策后,都是缩了缩脖子有多远跑多远。



    “真是没想到,连你也要退院了。”白策将一把花生米塞进自己的嘴里后,有些不舍道。



    而在旁边的周广则是头一伸道:“屁嘞,我这才不叫退院,我这是提前入世修行。”



    “听说这种修行非常危险啊……”小承德乖巧的坐在白策的旁边有些担心道。



    周广嘴角翘了翘后抓起旁边的酒杯猛地一灌后,也是脸红脖子粗道: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这里就算不混,一年之后,我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提升,既然如此,那就不如提前去锻炼,这样一边可以享受着外院的待遇,还能快速提升实力。”



    小承德在旁边低着头微微道:“可是听说从外院提前去的学生,大部分都死了,就算活下来的,不是断胳膊也是断腿……”



    周广听完后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身子一瘫,直接躺在道馆上,摆了个大字,双眼无神的望着天空道:“可是在这里这么混下去,跟死了差不多……”



    白策在旁边默默的吃着东西不说话。



    周广去的地方是外院布置在大陆的产业。



    届时周广会去学院安排的地方成为魔兽猎人,跟随学院那些已经完全毕业的人组成小队,进入魔兽山脉,猎杀那无比强大的魔兽。



    在哪里可就不是无双战场那么儿戏的地方了,哪里是真正的杀戮中心,每天在刀尖上游走,哪里死了就真的死了,哪里有危险也没有可以捏碎的玉佩可以用,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在哪里锻炼一年,不说境界怎么样,最起码实战能力,绝对非常强大。



    但是,小承德说的也是事实,基本上外院的学生一年也没有几个人去那种地方,因为那个地方距离大家这种年纪的学生来讲,还是太遥远了。



    而去的那些,大部分也是回不来了,就算回来,身上也是少零件。



    今年不光周广去,白策认识的那些人也有五个要去,这在往年是很夸张的数据了。



    白策不知道要说什么,白策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既然是周广自己做的决定,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祝福。



    这顿酒喝到半夜,等第二天白策临近中午起床后,也是看向外院大门处,白策知道,今天早上的时候,周广他们已经离开了。



    又少了几个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朋友,白策长舒了口气后,也是起床穿衣服,没有谁可以一直陪你走到最后,自己也要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而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也是白策进入内院的日子!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