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对于王族的事情,大家这些小平头百姓知道的不是很多,不过,大家却唯独知道一点。



    王子很吊,不要惹。



    而嫡出王子,更吊!!



    而且嫡出王子什么的已经不是吊不吊的事情了。



    王子什么的,一个王族内多多少少最起码有几十个,有些精力充沛,或者简单的来说,腰比较好的王,膝下的王子估计能到一百多个。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八大王族的王,那一个王不是妻妾成群?



    身为一个王,武灵大陆最有权利的人,你若是没有几十个小妾,妃子,那像话吗?



    每个小妾在生几个孩子,那不是也很正常的吗。



    所以,就这么说起来的话,王子是很多的,但是,王子里面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有受宠的,有不受宠的。



    受宠的王子在王族内自然身份很高,这受宠的原因有很多种,比如天分高,比如从小惹人稀罕,在或者更单纯的,王更喜欢这个王子的生母,这个王子的身份也会很高。



    而也有不受宠的王子,原因自然是跟受宠的王子完全反过来,天分低,不招人喜欢,等等等等的。



    不过,就算在不受宠的王子,也比平民要好,身份要高。



    但是不管受宠的王子也好,还是不受宠的王子也罢,头顶上,则是有着一个无法撼动的身份,那就是嫡出王子!



    何为嫡出王子,便就是王与王后所生的孩子。



    这个世界是讲究身份的,并且已经到了极致的哪一种。



    每个王族的王后,都必须是各大王族的公主,还必须是嫡出!



    就比如烈清的生母,龙蜀氏,便是第一王族龙蜀王族的嫡出公主。



    这种身份生下的王子,烈清,便就是最正统的嫡出王子。



    而嫡出王子最强的一点便是,关乎到下一任王族的王!



    可以这样说,只要这个嫡出王子不是个弱智,不是个彻头彻脑的废物,没有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那么不管其他庶出王子有多优秀,王族下一任的王都只会从嫡出王子里面选。



    这就是武灵大陆王族的规矩,讲究一个正统,血脉。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可是第二王族,烈王族的嫡出王子啊,这王族的排名可不是简单的看看谁的家族人多,然后就排个名这么简单。



    这是真真正正代表着一个王族的实力!



    可以这样说,现在就算是仲孙王族的嫡出王子来了,见到烈清都要恭恭敬敬的拜一下,喊一声哥。



    这就是真正的王族实力问题。



    而这仲孙文耀只不过是一个庶出王子罢了,这种身份在普通人的眼里那是天,但是在烈清这个第二王族嫡出王子的眼中,屁都不是!



    可以这么说,烈清现在拿把刀把仲孙文耀给砍了,烈清最多在仲孙王族的王面前跪几天说几句好话,然后屁事就没有了。



    只是,大家现在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白策这个修炼都不会的废物,会认识这种顶天的大人物啊?



    而且,这个烈清刚才还叫那个废物什么?



    前辈?



    前个屁辈啊,在武灵大陆,就没有能让嫡出王子喊前辈的人!



    说着刀,蹭的一声,那踩着仲孙文耀脸的烈清,手上也是出现之前在树林外面跟那九星将武灵野猪精战斗时用的长刀。



    这长刀的刀刃,最终抵在了这仲孙文耀的脖子上。



    而仲孙文耀现在已经完全被吓得发抖了,之前的神气劲,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眼中剩下的只是恐惧。



    “对…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他跟您是这样的关系,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错了,真的错了。”仲孙文耀挣扎着从烈清的脚下脱离出来。



    跪在地上疯狂的磕着头,额头也在这几次用力的磕头中,血淋漓的一片。



    只不过,烈清并没有说话,就好像猫玩老鼠一样,一只手掐着腰,一脸玩味的望着这给自己疯狂磕头的仲孙文耀。



    “你知道你跟我的差距了嘛?你知道你的血统是多么低贱,我的血统是多么高贵了嘛,哈哈哈哈哈。”



    烈清掐着嗓子,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学者刚才仲孙文耀的话,说完后,就站在那里疯狂的嘲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而仲孙文耀依旧疯狂的磕着头,已经被吓得全身哆嗦了起来。



    白策撇了撇嘴,也不理烈清这个神经病,走到那趴在地上的仲孙承德面前后,也是将仲孙承德的身体翻了过来。



    这仲孙承德的脸一露出来,烈清那有些癫狂的笑容则是消失不见了,而是皱着眉头惊愕道:“小师弟?!”



    周围的人一懵,然后就要哭了。



    小师弟?



    小师弟是什么鬼啊!!



    在下一秒烈清歪着头望着那还在给自己疯狂磕头的仲孙文耀面无表情道:“人是你打的?”



    仲孙文耀抬起来那血淋漓的脸在怔了下后,这头就转的跟个拨浪鼓一样,连忙惊恐道:不是,不是,我刚才根本没动手,都是他打的,都是他!



    烈清转过头去一看,旁边站着目瞪口呆的尤天河。



    尤天河在怔了两秒之后,噗通一声面无一点血色直接跪在地上,两只手左右开弓,疯狂的抽着自己的脸,一边抽一边哭喊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对……”



    现在尤天河心里要把仲孙文耀骂死了。



    但是,嘴上却不敢说什么,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惹不起,自己要是说都是仲孙文耀指使的,那不管自己现在有没有事,反正以后肯定会有事……



    “那只手打的?”烈清歪着头望着尤天河面无表情道。



    旁边的仲孙文耀立即大声道:“都打了,两只手!”



    “那把手伸出来吧。”烈清歪着头道。



    尤天河咽着唾沫,还没说什么,突然,旁边一道微弱的声音道:“算…算了……”



    仲孙承德醒了。



    烈清怔了下后,则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行吧。”



    白策倒是没说啥,而是直接将仲孙承德横抱起来,准备回去,先把仲孙承德弄回去,看看有没有伤在说。



    白策要走,烈清自然也不会留下,在烈清也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尤天河还有仲孙文耀,包括在场的所有人,心里皆是松了口气。



    不过,也在此时,烈清的嘴角突然翘了一下。



    随后,一道寒光闪过,伴随着一声极其凄厉,穿透云霄的惨叫声中,两只鲜血淋漓的手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尤天河的双手被切了,手腕上的血柱喷的漫天都是。



    所有人都懵了,不……不是,不是说算了吗?



    而此时,烈清也是将刀收起来,望着那疼的满地打滚的尤天河也是嘴角一翘轻笑道:“我小师弟要饶了你,但我可没说要饶了你。”



    下一秒,烈清一抬腿,随后往下猛地一跺,咔嚓一声脆响。



    那仲孙文耀带着惨叫趴在地上。



    烈清死死的踩住仲孙文耀的腿弯后,也是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望着周围的人大声道:



    “你们这些贱皮子给我听好了,你们以后若是在敢……”



    烈清话说道一半后,自己停下了,一只手抵着自己的下巴歪着头,眼睛望着天沉吟道:“嗯……在敢怎么办呢,以前很少威胁人呢,等一下,让我想想哦。”



    想了半分钟,烈清也没想出来一个所以然来,然后烈清也是一拍大腿一脸不好意思的羞涩道:“抱歉,想不太出来,算啦,不想了,你们在敢的话,就直接杀了你们全家好了。”



    (啊~~~昨天的188bet亚洲体育票跟收藏都好多啊~~啊~~好爽啊~~~啊~~老公,我还要~~~感谢白衣的打赏。)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