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听着白策的声音,那树上的仲孙承德嗖的一下子窜了下来,跑到白策的面前一脸委屈的大哭道:“哥,你去哪里啊,刚才吓死我了!!”



    “……你咋啦啊……”白策将手中的布袋往旁边一丢,也是去那快灭的篝火旁去重新生火无奈道。



    接下来,就是仲孙承德绘声绘色的表演,简单来讲就是白策走后没多久,一只八星武灵的魔兽路过了这里。



    这仲孙承德先是夸赞了一波自己的机智提早发现后,在说了一下那只魔兽有多恐怖。



    然后仲孙承德就上树躲了将近两个多小时。



    白策可以想象到胆小的仲孙承德,独自一人在这种黑灯瞎火的地方,是有多害怕。



    不过,好在的是,现在白策回来后,仲孙承德也是缓过神来了,心里也是安稳下来了,有白策哥在,肯定就没事了。



    “白策哥,你干嘛去了啊……吓死我了。”坐在篝火旁重新烤着火的仲孙承德心有余悸的望着白策道。



    “睡不着,本来想去周围弄死几只魔兽的,后来走的太远,回来的时候黑灯瞎火的有点迷路了。”白策也是撇了撇嘴道。



    仲孙承德回头看了一眼白策随意丢在旁边用衣服做成的包袱也是咽了口唾沫。



    这……这是杀了多少啊?



    “还有衣服吗,我去洗一下换一身,等会回来,我在陪你去出去?”白策也是看着旁边的仲孙承德道。



    仲孙承德也是立即的点了点头,衣服也是给白策重新拿了一套。



    旁边是条小溪,白策跳进去好好的冲洗了一边,换上新衣服,等回来就发现仲孙承德又睡着了。



    看着仲孙承德的样子白策也是耸了耸肩。



    估计是累着了,今天这一天跟着自己瞎跑,然后又被吓了那么多次,自然是困了。



    白策也没叫,随便找了个地方也是一躺,开始睡觉。



    ……



    第二天清晨,白策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推了起来,白策迷糊着眼一看,就看到仲孙承德把一块冒着热气的肉块递给白策。



    “白策哥,早啊。”仲孙承德也是在一旁笑道。



    白策迷迷糊糊的望周围一看也是道:“天亮了啊……”



    “是啊,差不多快回去了。”仲孙承德也是在一旁点头道。



    不过,白策在接过烤肉块,愣了一会后,也是起身走到一旁的包袱里面掏了一会,掏出一颗魔核拿出来递到仲孙承德的面前道:



    “拿着,回去交成绩,别说什么靠自己的实力,你若是空手回去,那也太丢人了。”



    仲孙承德在看着这颗魔核后也是连忙惊愕道:“这不能要啊,这也太夸张了,这可是九星武灵的魔核,白策哥你肯定用得着啊,到时候大家如果都有兵武灵级别魔核的话,就要看谁的九星武灵魔核多!”



    “是吗?”白策也是挑了挑眉毛,对这些不是特别懂。



    而仲孙承德也是立马点了点头道:“是啊,万一我拿了这颗,到时候耽误白策哥你的成绩咋办啊。”



    “没事,我哪里还有,让你拿着就拿着好了。”白策在想了下后也是直接摆了摆手道。



    仲孙承德在看着那旁边鼓囊囊的大包袱在愣了会后,也是接过白策递过来的魔核,一脸感激道:“谢谢,白策哥……”



    白策已经蹲在一旁吃着烤肉块,含糊不清的哼哼了两句。



    吃过早饭,两个人也算是准备回去了,正午十二点集合,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回去就差不多十点多了,现在两个人也不用在猎杀什么东西了。



    而白策的那些魔核则是直接放在仲孙承德的空间戒指中,这样省时省力还干净卫生。



    两个人在往回走的时候,也是见到了不少跟白策等人一样准备回集合地的学生。



    当然了,这些人自动的无视白策跟仲孙承德两个人,根本不来打招呼,特别是在看到两个人穿的干干净净的,更是一脸的鄙夷。



    这两个家伙肯定是昨晚不知道去那个地方猫了一宿睡了一觉,啥事没干。



    白策跟仲孙承德两个人对这个更是不在乎,两个人一边溜达一边往回走。



    走了不知道多久,在仲孙承德又停下看地图的时候,白策百般无聊的站在一旁四处望着。



    现在在哪里白策不太清楚,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快回集合点了,因为现在看见的学生比之前越来越多了。



    而除了这些学生外,白策倒是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尤天河!



    此时尤天河一行人正站在一片树林的中心聊着什么,而这一行人并不是普通学生的一组,而是总共有六个人。



    这些其实没什么,只不过,让白策非常意外的是,现在的尤天河现在是一副舔狗的面容。



    现在尤天河正对着一名白策见都没见过,肩膀上连一个黄金横岗都没有的新生,点头哈腰。



    尽管白策听不清尤天河这些人在说什么,但是从尤天河的表情动作来看,这尤天河就是在讨好这名新生。



    这还是挺新奇的。



    尤天河在外院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没了导师他就是最大的,在加上他又是外院公认的最强,当然大家把白策都排除在外,原因是因为白策不会修炼,现在强不等于以后。



    反正,白策第一次见尤天河这种讨好的模样,一时间也觉得挺有意思,一直在瞅。



    而不一会,白策旁边的仲孙承德则是一边收着地图一边冲着白策笑道:“白策哥快了,出了这片树林在翻个山就到达集合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吧。”



    仲孙承德说完,看着白策并没有回应自己,而是看向前面的一个方向,紧接着仲孙承德也是好奇的在白策背后探出脑袋跟着白策一起看。



    不过,仲孙承德在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那个画面愣了几秒后,突然直接将头缩了回去,身体藏在白策的身后,开始身体打哆嗦。



    白策本来看着挺高兴的,这是第一次见到尤天河这个舔狗的样子也是不由得好笑,不过背后的一阵动静让白策也是皱眉回头一看。



    看着仲孙承德那面无血色的脸,还有全身哆嗦的身体,白策也是一脸无奈道:“你又咋啦,又想尿啊……我感觉你这是病啊,真的要去校医哪里看一看了,这附近又没有魔兽啥的,你是不是前列腺有问题啊……”



    “不……不……不是,白策…白策哥,快走吧。”仲孙承德全身哆嗦的拉着白策的衣服就要带着白策走。



    白策也是撇了撇嘴没说什么,走就走吧,不过,这走的方向。



    白策也是皱眉看了下后一脸纳闷道:“你刚才不是说是那个方向吗,怎么现在往回走?”



    “要……要绕一下……”仲孙承德那毫无血色的脸哆嗦道。



    白策在愣了一下后,也是挑着眉毛突然道:“你怕那几个人?没事的,他们敢动手我就帮你揍他们。”



    毕竟仲孙承德知道自己的实力嘛,白策想,自己这么一说仲孙承德肯定会安稳下来,但是,白策这么一说,这仲孙承德非但没有安稳下来,反而是更加惊恐的望着白策道:



    “哥!千万别,那个人就算是白策哥也不能惹的人啊!!”



    (今天三更完毕~求188bet亚洲体育票求收藏~)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