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五点左右,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而丛林中则是已经完全漆黑一片了。



    白策坐在篝火旁烤着火,篝火上面架着一具白策叫不出名字来的猪形魔兽。



    是刚才白策跟仲孙承德出了那片阴暗潮湿的丛林后,在路边撞见的,晚饭没有吃,就弄来当晚饭。



    至于那半截血毒蚀骨蛛的尸体,倒是没有拿,小个的蜘蛛烤着吃确实很香,只不过在见到那大蜘蛛最后流着绿色脓血的尸体后,白策跟仲孙承德倒也是真没有了胃口。



    旁边大树后面一阵簌簌声,仲孙承德一边低头检查自己刚穿好的衣服,一边走了出来嘟囔道:“还是这里好,没有蜘蛛也没有蜘蛛网,还不潮湿。”



    仲孙承德刚才尿了裤子,刚才是去换了身衣服。



    仲孙承德出来后,手上的光芒一亮,也是又出现一套学院的校服,走到白策的面前,把衣服递给白策道:“白策哥你也换一下吧,你看你的衣服都已经完全烂掉了,这是我的一套,你先凑合穿。”



    白策不比仲孙承德,仲孙承德在外院是香饽饽也算是尖子生,获得的资源也多,那手上可以储存东西的空间戒指便是那众多的资源之一。



    白策看了下自己的衣服,刚才因为那血毒蚀骨蛛的毒液,已经完全烂掉了,白策点了点头后,也是拿着衣服走到树后开始更换衣服。



    等白策出来后,就看到仲孙承德蹲在篝火旁专心的往那烤猪的身上撒着各种调料。



    仲孙承德看着白策回来也是忍不住有些得意的望着白策笑道:“我就知道要在这里过夜还不给饭吃,就提前买了调料来了。”



    白策也是撇了撇嘴,这种事情,仲孙承德想的最明白,也做的最积极。



    等白策坐到旁边后,仲孙承德也是撒完调料坐回了远处,剩下的就等待炭火慢慢的将这野猪烤熟即可。



    “果然是四星兵武灵级别的魔核啊,就是大。”仲孙承德刚一坐下便拿起那放在旁边一颗紫色的水晶球。



    这颗水晶球差不多是一个人脑袋的大小,非常实秤,差不多得有个小二十斤的样子。



    “你之前见过别的?”白策也是好奇道,这颗水晶球是当时白策从那半截蜘蛛尸体的肚子中掏出来的,这个也就是白策这些人来这里作为成绩最重要的东西,魔核。



    在一旁的仲孙承德也是立即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家就是做魔核生意的,从小没人跟我玩,我就跟这些东西玩,可熟悉了,我见过最好的一颗魔核是一颗君武灵级别的魔核。”



    仲孙承德也是笑着分享道。



    白策点了点头,而仲孙承德在说完后,也是望着白策一脸不可思道:“真是没想到白策哥你竟然那么强,就用一拳就将这四星兵武灵的魔兽给打死了,也太强了吧。”



    尽管现在距离白策斩杀这血毒蚀骨蛛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但是仲孙承德的还是忍不住惊讶着。



    白策倒是没感觉什么,现在白策对于自己的实力已经有所了解了,这个在白策的意料之中。



    白策拿着小树枝戳了戳火炭之后便也是道:“等一会吃完了休息会,咱们两个在去找一头一样的,你一颗,我一颗,然后咱们两个在随便弄点别的魔核就可以了。”



    若是之前仲孙承德听到这句话肯定以为白策是做梦,但是现在,仲孙承德知道,白策是绝对有能力的,而且还很轻松。



    只是,仲孙承德在沉默了一会后,突然抱着怀中的魔核望着白策一脸感激道:“谢谢白策哥,但是不用了……”



    “嗯?怎么?你不想去内院?”白策一脸奇怪的看着仲孙承德道。



    本来白策以为仲孙承德是跟周通一样的人,或许是家里的原因,才被逼着来这里的,但实际这一个多星期的接触下来,并非如此。



    仲孙承德是很喜欢修炼的,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时候,半夜白策起来上厕所经常会发现仲孙承德不睡觉在哪里打坐修炼。



    既然喜欢修炼,那内院肯定是想要去的吧



    而对于白策的话,仲孙承德则是有些渴望的点了点头道:



    “当然想啊,谁不想呢,只不过,那又不是我的真实成绩……”



    仲孙承德有些执拗,白策则是撇了撇嘴道:“这种事别人又不会知道,你去了内院境界提升的更快了不是吗,如果你连内院都不想去的话,那你天天那么辛苦的修炼有啥用……”



    “可是我修炼又不是为了去内院,我修炼是希望保护我的家人,不要在因为身份的问题被族人看不起……”仲孙承德低着头缓缓道。



    “诶?”白策也是一愣。



    而此时,仲孙承德也是突然抬起头来望着白策道:“白策哥也有要保护的人吧,每个人都会有的吧,要不然白策哥干嘛这么拼命啊!”



    白策楞在了原地,本来白策想说没有的。



    毕竟自己才这里一个多月而已,人都没认全,守护个屁啊。



    但是,没有两个字,白策却没说出口。



    因为,白策的脑袋里面浮现了那一个多星期没见的俏脸。



    仲孙承德说的对,若是没有的话,那白策在这里这么拼命干嘛,还弄的一身脏兮兮的,找个地方干净的地方睡一觉不就好了。



    只是,仔细想想的话,也不是保护,白梦瑶可是比自己强多了,自己这么做只不过是不想让白梦瑶失望罢了。



    不过,仲孙承德说的意思,白策懂,这句话并不是简单的字面意思。



    而仲孙承德说完后,又低下头嘟囔道:“我想到是以后可以靠着自己的实力去保护家人,而不是只能嘴上说一说我的境界……”



    “而且,在外院我已经算是最差的了,去内院的话,也于事无补,我现在的问题不是境界的问题……”



    白策沉默了一下,想了会后,倒也只是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仲孙承德的境界是没问题的,若不是发挥不出来实力,仲孙承德早就进内院了。



    见仲孙承德这样说,白策也不说多余的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等野猪烤好了后,白策跟仲孙承德两个人吃完后也是差不多晚上八点多了,现在的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



    而现在整片无双战场里面也是魔兽的嘶吼声不绝于耳,夜晚到了魔兽也就多了。



    ……



    两个人吃过饭后,仲孙承德则是窝在篝火旁打了个哈欠,两个人打算先睡到晚上十一二点,然后在起来去狩猎。



    仲孙承德没一会便睡沉了,不过,白策倒是不累,也不想睡觉,在篝火旁待了一会后,白策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趁着仲孙承德睡觉的功夫,那就在去找几头兵武灵级别的魔兽,要不然,白策怕凌晨在去的时候,这无双战场里面的兵武灵魔兽已经完全被其他人猎杀了。



    至于去哪里找,白策不知道,那些兵武灵魔兽长什么样子,白策还是不知道。



    不过没关系,之前仲孙承德不是说了吗,个头大的就越厉害级别越高,所以,捡个头大的杀呗?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面,接连响起了魔兽那惨绝人寰的嗷嗷嗷声,这让不少学生们听见都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



    半夜时分,白策鲜血淋漓的回到了篝火处,光着膀子,上衣完全脱掉当成了一个包袱,背在身后,现在白策就跟一个卖孩子的老婆婆一样,背后的这个包袱鼓鼓囊囊的里面全部都是白策猎杀的魔核。



    有多少颗魔核白策忘记了,这些魔核都是那只魔兽的白策也是不清楚,反正这一路向北,见到个头大的魔兽就一拳打死,掏出魔核就走,有时候都看不见魔兽的具体模样。



    只不过回到营地后,篝火已经快熄灭了,只剩下一点点炭火,而仲孙承德也消失不见了。



    望着面前的景象,白策也是微微一皱眉,仲孙承德呢??



    倒也不怕仲孙承德出事,反正仲孙承德手里有玉佩,若真是出了什么事的话,捏碎玉佩就好了,只不过能去哪里呢……



    在白策皱眉四处查看的时候,上面突然弱弱的出现一声蚊子声道:“白…白策哥?”



    当白策皱眉抬头往上一看,还没看清什么情况的时候,滴答几声,几滴液体滴在白策的脸上。



    白策也是一惊,今天那血毒蚀骨蛛的景象也是出现在白策的脑海里面。



    血?!!



    不过,白策伸手一摸这液体,放在鼻子上一闻,几秒钟后,白策一脸黑线的往后面退了好几步无奈道:“你怎么又尿了?”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啊,这本书已经签约了,合同昨天到了起点公司,等编辑们上班就改签约状态了,以后会好好写下去的,大家收藏一下,加入书架一下吧~)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