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无双学院的训导室中。



    坐着几十号人,其中包括刚才战斗的白策周广九人,还有执法队的那五个。



    那名队长现在脸上绷着绷带,就露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坐在对面的白策。



    而另外一个则是手上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同样死死的盯着白策。



    刚才的战斗结束后,立马又出现了十几个袖子上戴着袖标的执法队,而这些执法队一来,周广等人便老实了。



    在然后,白策等人就被带到了这里。



    至于那个被白策啪叽一声摔在地上的队长,被人喂了不知道一些什么丹药后也是爬了起来,但是脸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



    “马洋,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被一个扫道场的打成这个样子?”



    这坐在桌子最中间有一名跟白策等人年纪相仿的少年,正皱着眉头望着那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马洋皱眉道。



    而这马洋也是看着这名少年一脸委屈道:“会长,他用灵力!”



    “说的好像你没用一样。”坐在白策旁边的周广虽然低着头,但是说话的声音可是非常清楚。



    这会长皱眉看了白策一眼后也是挑了挑眉毛道:“我是无双学院执法会的会长,我想你知道我,我是尤天河。”



    白策微微点了点头,虽然白策来这里才三天,但是对这里基本的事情,现在算是差不多摸清楚了。



    这执法会就类似于大学中学生会的存在。



    是学生中一批特殊的人,特殊就特殊在拥有了权利,廉价的权利。



    虽然执法会的权利说大并不是特别大,不会像导师直接影响你的一生,但说小,也不小,在你的日常中,执法会是永远不会缺席的。



    它会管理你很多东西,比如在你修炼的时候让你去搬个箱子。



    在比如在你休息的时候,给你布置一下任务。



    甚至于,你若是得罪了执法会,他们是有权利向导师添油加醋的说一下你的情况。



    所以,普通的学生基本上是不会,也不敢得罪这些人的。



    大家看到执法会的人,也都跟老鼠见到了猫。



    见白策点头不说话,这尤天河也是继续望着白策道:“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他让你们打扫卫生,你们不答应,结果就出手了,并且还是你们先动的手,先动的灵力,没错吧?”



    “可那是他先骂人的!”



    不等白策说什么,旁边的周广则是率先抬头说道。



    只不过,对于周广的话,这尤天河则是一脸玩味的笑了下后,歪头冲着周广道:“哦,那就算他嘴贱,但是你们先动的手,先用的灵力这总没错吧?”



    周广低着头也不敢吱声了。



    “而且还打的这么重,这要是传出去,我们执法会还怎么执法?”尤天河歪了歪头又看向白策道。



    随后尤天河也不等白策等人在说话,便继续道:“这件事,第一道歉,在外院所有人面前给我们执法会道歉,第二个赔偿,你们九个半年的资源全部给马洋。”



    尤天河的话说完,周广等人则是抬起头来望着尤天河咬着牙,这也太狠了!!



    道歉没什么,不就是道歉吗,反正自己这些人经常给别人道歉,不管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道歉就完事了,道歉嘴一张,能解决很多事。



    这没问题。



    但是半年的资源要全部上交,这就太过分了!



    无双学院作为这片地域最强大的学院靠的是什么吸引学生,靠的是什么让所有平民子弟认为这里是天堂?



    除了这里的导师都是超级强者之外,更多是便是资源啊!



    资源很笼统,资源包括丹药,战技,心法,武器等等一些可以提高修炼者修为的东西。



    这些东西在外面若是买的话,一样东西就是一些普通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花销。



    半年的资源全部上交?



    那白策这些人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本来白策这些人就天赋不高,在把资源上交半年,那这半年白策这些人就根本不用想什么进步了。



    那可就是真的要在这里免费扫半年的地了,并且,最重要的也是浪费了半年时间,尽管时间对于白策这些人来讲好像是最不值钱的。



    “怎么?不愿意?”尤天河不用白策,周广等人说什么,便直接出声道。



    现在的尤天河也懒得看白策等人,而是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指一边不在意道:“你们知道的,学院对于学生私自打斗并且是用上灵力的打斗态度是什么样的,这件事我要是上报,你们就会被直接逐出学院!”



    “到时候你们剩下的半年资源也没有不说,想一想,被逐出学院呀,你们虽然在这里是一些废物,但是在你们家乡,你们都算是精英,你们的父母长辈也以你们为骄傲吧?”



    “这种打击,你们的那些父母承受的了吗?”



    “叔叔阿姨年纪那么大了,就别给他们添麻烦了,你们说呢?”



    说道最后,这尤天河也是挑着眉毛,望着白策等人似笑非笑,一脸的阴翳。



    太毒了…



    这句话说出来,那本来怒目圆睁的周广等人瞬间萎了下去,逐出学院跟退出学院可不一样,那可是耻辱,一辈子的耻辱。



    以后回家逢年过节,都要被人戳着脊梁骨议论的。



    这种事要不了三天可能就会在自己的村子里面传开,甚至周围的好几个镇子都传开。



    但是,现在来看,似乎,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尤天河,没有办法反抗尤天河的权利,这廉价的权利……



    “外院的执法会真是厉害呢。”



    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这道声音响起之后,尤天河则是皱了皱眉头,而周广等人一怔,脸上瞬间出现了狂喜的神色。



    梦瑶师姐!!



    白策也是皱眉循着声音一看,在看到的身影后,白策则是微微张了张嘴,好漂亮的人啊……



    白策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毕竟在地球上白策那可是阅片无数,不管这片是带不带颜色的,不管是大明星还是小花旦,不管是人造的还是天生的,漂亮的白策见得多了。



    但是面前这名女子的容貌,即使白策这种漂亮美女见多了都有些免疫的人来说,这真是绝美的,比白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美。



    微微晕红的鹅蛋脸,光洁的皮肤如同刚剥壳的鸡蛋的一般,眉宇之间有一处冰凌的标记,乌油油的青丝,倾泻而下。



    头顶插着一枚精美别致的金簪,肌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枚玉镯,整个人便如同画中走出的一般,貌似天仙。



    少女的年纪看起来跟白策差不多大,只不过,美归美,但是气质看起来,却就跟这少女眉宇间的冰凌一般,清冷无比。



    这就是梦瑶?



    据周广等人说,梦瑶只是名字,梦瑶姓白,跟白策一个姓氏,是跟白策从一个地方来的。



    白策愣了下,而在白策看向白梦瑶时,与此同时,白梦瑶也是看向白策,那冷冰冰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似乎在看到白策没有任何事情后,这才放下心来。



    “你是……”这尤天河皱着眉头看向白梦瑶,不过在看到白梦瑶身穿的衣服后则是一怔,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衣服是同样的衣服,不过,尤天河这些人,或者说屋子里面的这些人衣服上的线都是银线,而白梦瑶身上的线则是金线。



    这种不同之处,别说大家是无双学院的学生,就算是这里整片地域三岁小孩都知道。



    银线是外院,金线是内院。



    虽然线就一个颜色不同,内院与外院就一个字不同,但那时天差地别,云泥之分。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名绝美的女子袖子上还绣着一座银塔。



    这银塔也就表示这女子不光是内院的弟子,还是内院天榜排名第四到第十名之间的超级天才。



    内院的人个个是人中龙凤,但凡是从内院出去的一个最普通的弟子,只要一毕业就会受到整片地域所有豪门大派的邀请。



    而这天榜前十的人更是天之骄子中的凤毛麟角。



    尤天河不认识白梦瑶,这太正常了,外院虽然隔着内院不远,中间就隔着一座山,但是这距离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



    外院到内院的大门,也是绝大多数人穷极一生也抵达不了的彼岸。



    别说尤天河一个普通的学生了,就算是外院的导师对内院的事情都知之甚少。



    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来外院,而且听这个意思,好像要管这件事,难不成这里面有人认识这名少女?



    这不对啊,再次之前尤天河可是再三确认过的,这些家伙都是一些没身份,没背景外院最低端的学生。



    尤天河有些慌了神。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