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水蛇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招惹到了大麻烦,在它的认知中,世界只是一方大的没边的水,以及从未深入过的陆地。

    吃,吃,吃就是它从前蛇生的全部,哪像现在这样出现了各种各样麻烦的情绪。

    哦对了,世界上还有那些没有尾巴的陆生鱼,陆生鱼成群结队,乘着奇怪的东西在湖面肆虐。

    湖里的食物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这些陆生鱼抓去。

    没人告诉它什么是社会的构成,更没有告诉水蛇什么是应当做,什么是不应当做的。

    野蛮生长的超自然力量在琵琶湖中酝酿着,偌大湖面下暗流涌动。

    占据了全滋贺县六分之一的琵琶湖陷入了风声鹤唳。

    役所的动作很快,当天就下达了捕捞禁令,渔业方面的部门严格监管着每个小渡口。

    都不用官府的人去下手,琵琶湖的渔民自己就自觉的栓起了渔船,和捕鱼相比小命要紧,两次碰到龙王虽然都无人伤亡,但说不定其实早就有有人伤亡的事件,但无人知晓,毕竟死人又怎么会发出消息呢。

    倒是有滋贺县的县民冒险到湖边盛了点新鲜的琵琶湖湖水。

    这是滋贺县的名物特产啊,东京有水,他们滋贺县也有龙王爷的洗澡水。

    排查抓捕工作慢慢进行着,琵琶湖说小可是真的不小,滋贺县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对琵琶湖进行过如此细密的筛查。

    覆盖在湖面的渔网慢慢收紧。

    镰仓市,胜又道场。

    胜又武人的尸体还没有焚烧,这家胜又道馆涉嫌到超自然事件,所以被临时封查,现在则是被利用成了妖刀持有者的筛选场所。

    神异的刀柄放在窄窄的刀架上,背后摆放的是八幡大菩萨像,只是八幡大菩萨的脸不是常见的威严或者仁慈脸,而是人气超高的百合若大臣。

    “恶趣味”

    霜岛清美低低的说了一声,自己认识的人被雕刻成了塑像

    说来这种百合若脸的八幡大菩萨像在镰仓似乎不少,回东京的时候要不要买上两件一件摆在家中的道场里。

    “哈!”

    一名穿着的剑客爆喝一声,迈步走上前,全身的气势被提到了顶点。

    在磨炼剑术几十年后他的机会终于来了,向天下人证明自己的剑术,让世人认识到剑术没有落后。

    只要妖刀,只要妖刀认同自己,他必定要让天下人重新认识到剑术的力量。

    他的居合斩将进化成

    反坦克居合斩!

    “哈!”

    这剑客一把握住了妖刀刀柄,两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给我力量,让我们成为搭档吧。

    什么都没有发生,妖刀沉默的就像一块破木头。

    棕褐的颜色和纹路似乎都在嘲笑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将刀柄放回了刀架上,这剑客颓然的退出了房间,他失败了,妖刀根本不认同自己的剑心。

    是还不够锐意进取吗,还是说欠缺了关键的东西,比如鲜血?

    “下一个”

    美沙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看着这些名动岛国的剑客一个个志得意满的进来,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出去。

    在美沙的感觉中妖刀就是一块普通的木头,普通的木头怎么会去回应这些人的动作。

    她只是这样动也不动,但上前试剑的剑客在经过时都忍不住好奇这女生的身份。

    年轻,漂亮。

    完全不适合房间中的氛围。

    而且还坐在房间的高位上,比岛国那些成名的七八十岁的剑士坐的位置更加尊贵。

    旁边的霜岛清美虽然也漂亮,但这些前来的剑客们都做了功课,有的知道霜岛清美的身份,有的就是不知道,也在别人的提醒下认出了曾经夺过大赛冠军的霜岛,是全国警察剑道大赛的冠军,含金量相当的高。

    高到就是他们这些职业剑客去参赛,都不定能拿到冠军,而霜岛还是以一介女流的身份夺冠,技术、体力、意识都是上上之姿。

    练剑练到高深处的,傻子不多,念头在心中转了一圈,剑客们看向美沙的目光都充满了戒备。

    这恐怕就是官府的后手了,应当是超凡,传的神神秘秘的超自然厅的“战警”,只是没有像守部武雄那样在电视上露过脸。

    官府果然深藏不露!

    麾下超自然众多。

    连这把能够让人原地飞升的妖刀都收集到了,官府在超自然的造诣很深啊。

    “唉,我与此刀无缘。”

    “下一个,古沢龙太。”

    “原来如此,是我这样做的还不够吗?”

    “下一个”

    也许是为了制造出名刀认主的仪式感,官府采取了让剑客一个个进屋触碰妖刀,感悟力量的方案。

    没有争斗,纯靠意识。

    谁能对的上妖刀的刀意,这刀就归谁。

    不得不说这种提案很符合大多数人对超自然物品的想象。

    但这番动作让透过美沙观看的水野傻眼了。

    真白给?

    让他把剑术白给这些进来的人吗?

    这样也没有介绍,也不展现下自己的实力,就拿着木头刀柄在那闭眼沉思,是真的玄学。

    玄学到作为世界超凡根源的水野都哑口无言。

    水野又不是真的金手指老爷爷,总不能看着哪个人长的顺眼就点头同意吧。

    那他费尽心机演戏让官府帮助遴选的结果就白费了。

    不能这样。

    只能借一借美沙的身体一用了。

    轰!

    美沙的眼睛忽然瞪大,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力量忽然降临到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是水瓶,自己的灵力只能将水瓶半满,而这股忽如其来的力量则是在水瓶外又套了层水桶,力量强大到从瓶口溢出。

    是熟悉的骨女大人的气息,她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明白了,果真还是要在众人面前抢走妖刀。

    “腾!”

    美沙忽的从座椅上站起,整个人的气势狂风似的转变。

    “小心这把刀!”

    这话从美沙口中喊出,即是对在座众人所说,也是说给美沙听。

    骨女大人似乎不是要抢刀。像是降临到自己身上,保护她免受妖刀的威胁。

    话音一落,一直表现的如块死木头样的妖刀慢慢的飘浮在半空中,邪异的光芒从它的身上照射而出。

    北面的百合若脸八幡大菩萨塑像在红光下显得有些骸人。

    一股强大的幻术笼罩向了在场的所有人。

    “人类,你们是在耍我吗?!”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