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萧景辰静静的看着她,“你现在就这么讨厌我?”



    “是。”



    “那就……更讨厌一点吧。”说着,他不知从哪里摸索出来了一个注射器,竟然对准了晚星的胳膊,直接扎了进去。



    淡色的液体被缓缓送入了她的身体里。



    晚星痛到蹙眉,奋力的挣脱,“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让你乖乖听话的东西。”



    “萧景辰!”晚星提高了声音,可是下一秒,眼前一黑,又是晕倒了过去。



    萧景辰将她放在了床上,看了她好大一会,直到外面传来了躁乱的声音。



    他起身走了出去,刚刚回到了一楼,就见自己家的佣人倒了一片。



    家里被团团围住,一个身材挺拔,身上黑色制服还未褪去的少年正站在最前面,一身的桀骜。



    萧景辰唤道,“执言……”



    话音刚落,只感觉一个凉冰的枪/头便抵在了他的脑门上。



    墨执言的脸庞深邃,声音凉薄的逼问,“宁晚星在哪?”



    “你这是做什么?”萧景辰的眼眸微微流转了一下看向他,“晚星怎么了吗?”



    “萧景辰,你最好别逼我动手。”墨执言的眼底一片阴鸷,声音更是低沉的可怕,“本少爷真的会一枪崩了你。”



    “我想知道理由。”



    见他和自己玩文字游戏,墨执言不搭理他,而是拿枪指着他的脑袋,扭头对着身后的人命令道,“给我搜!一个房间都不准放过!”



    宁晚星失踪的当日,学校里的监控却忽然之间集体失效。



    种种线索排查下来,墨执言断定她的失踪一定和萧景辰有关。



    两天没有见到宁晚星了,从宁晚星归来以后,吵架也好,冷战也好,但从来没有和那个女人分开过这么久。



    墨执言感觉自己像是中了她的毒,快要疯了。



    “不用浪费时间了。”萧景辰淡笑如风,“她在地下室里的暗道里。”



    墨执言的眸色一震,当即带着人冲进了地下室里。



    暗色的小房间内,晚星果然就躺在床上。



    一动不动。



    这一瞬间,墨执言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都停住了。



    “臭丫头?”他大步凌然的上前,将女孩直接抱了起来,一向嚣张跋扈的声音里居然带着一丝颤抖,“你别吓我,给我醒醒!宁晚星!”



    “晚星只是被我注射了药物,暂时昏迷而已。”萧景辰也在走了下来,轻声道,“可是……48个小时以后,会永久性昏迷哦。”



    药物?



    什么药物?



    墨执言的太阳穴拼命的跳动着,手背上的青筋瞬间就爆了起来。



    他放下了晚星,阔步走了上前,一拳头就是揍在了萧景辰的脸上。



    萧景辰的嘴角瞬间渗出了鲜血,下一秒,衣领又是被墨执言给提了起来。



    暴戾的怒吼声宛若从地狱里呼啸而来,“你他妈不想活了?敢动我的女人!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说着,夺过了一旁保镖手里的黑色/手/枪,上了膛以后瞄准萧景辰。



    他的下颚线条紧绷,整个动作雷厉风行,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直到萧景辰接下来的这句话:



    “你杀了我,宁晚星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