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邪无风本想好好休息,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但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他躺在床上,不管如何都睡不着。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小院四周埋伏着很多人,很安静。



    第二天天没亮,邪无风便起来了,没有打扰熟睡的柳素素和卡丽莎,邪无风在椅子上静静地坐着,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



    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天渐渐亮了。



    柳素素和卡丽莎从床上爬起,柳素素看着邪无风,轻声地道:“陛下起来的这么早呀!素素去为陛下准备热水。”



    邪无风转头看着柳素素,问道:“素素,你跟月儿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觉得月儿这个人怎么样?”



    听邪无风这么问,柳素素没有说话,心中想到:“终于开始怀疑月儿了,可惜已经迟了!”



    过了片刻,柳素素看着邪无风道:“月儿挺好的,天真烂漫,有她在,我们都很开心。”



    “她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没有啊!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今天我派人送你们去海贝湾城,你帮我劝劝月儿和王妃娘娘,帮我看着她们,别让她们乱跑。”



    “是,陛下。”



    柳素素应道。



    接着,柳素素和卡丽莎开了房门,出了屋子。



    过了片刻,柳素素和卡丽莎送来了热水,邪无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出了屋子。



    邪无风一出屋子,便看到了周思思。周思思看着邪无风,笑道:“陛下起来的这么早呀!陛下有什么急事吗?”



    “这倒没有。早上的空气好,我想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



    “陛下真有雅兴。”



    周思思笑道。跟在邪无风的身后,向前院的客厅走去。



    邪无风还未靠近前院的客厅,便看到了朴云夫带着罗勒站在小院中。



    见邪无风走来,朴云夫带着罗勒连忙迎了上来。朴云夫看了周思思一眼,又看向了邪无风,轻声地道:“陛下,尼萨克带着三百万大军已经赶到了北城门口。尼萨克带着一群人正在城门外求见陛下。”



    “他要进城见我?”



    “是的,陛下!”



    “罗将军,你去把尼萨克请进来。”



    “是,陛下!”



    罗勒抱拳应道。接着,罗勒转身快步跑开。



    周思思看着邪无风,道:“陛下,尼萨克不是已经向陛下臣服,为什么还会带大军赶来?”



    “可能有什么事找我吧?见了之后就会知道了。”



    邪无风笑道。说完,邪无风补充道:“公主殿下,要不你先留下吃点东西?我和先生要出去一趟,迎接尼萨克。”



    “陛下太客气了,尼萨克来了,思思作为陛下的臣子,理当迎接他。”



    “那也好!”



    邪无风道。接着,邪无风带着周思思和朴云夫向麦迪卡大酒楼走去。



    由于周思思跟着,朴云夫什么话都没有说。麦迪卡大酒楼内,魔炎等人已经在等着邪无风。



    邪无风带着朴云夫和周思思进了麦迪卡大酒楼,魔炎等人连忙迎了上来。



    邪无风在麦迪卡大酒楼内的客厅里坐下,朴云夫看着一旁的士兵,道:“去准备吃的,陛下还没有用早膳。”



    “是,大人!!!”



    士兵们应道。转身快步跑开。



    过了一阵子,早饭送了上来。邪无风没有急着动筷子。



    又过了一阵子,罗勒带着尼萨克等人走进了麦迪卡大酒楼。邪无风带着魔炎等人站了起来,迎向了尼萨克等人。



    邪无风看着尼萨克,笑道:“王爷前来,无风未能远迎,还请王爷不要见怪!”



    “陛下客气了。小王不请自来,是有事要询问陛下。”



    “王爷请,进去坐下聊。”



    邪无风笑道。说着,邪无风看向了尼萨克身后的廖不凡,心中一惊:“他是廖不凡?他怎么会在这里?!!!”



    廖不凡冲邪无风笑了笑,点了点头。



    邪无风看着廖不凡,没有说话,假装不认识。但廖不凡的到来,让他甚是吃惊。更让他感到吃惊的是廖不凡的修为,竟然到达了大天境大圆满!廖不凡已经是个废人,短短几年,怎么可能有如此强悍的修为?!!!



    随着廖不凡的出现,那种不好的感觉来的更加的强烈。不过邪无风毕竟是邪无风,心性沉稳,非同常人。



    邪无风请尼萨克在客厅中坐下,尼萨克没有客气,在沙发上坐下。



    邪无风坐下,看着尼萨克笑道:“王爷可用过早膳?如不嫌弃,陪无风一起用点早膳?”



    “陛下客气了。小王这次前来,只为了问陛下一件事。”



    “王爷请说。”



    “是不是陛下将黑鼠疫引入了拉卡帝国?!!!”



    尼萨克冷声问道。语气变的凌厉,尼萨克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邪无风,似乎要看穿邪无风。



    随着尼萨克这句话出口,客厅内的气氛变的紧张起来。所有人全都看着邪无风。



    “呵呵呵......”



    邪无风笑了笑,道:“王爷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王爷不会是听信了某人的谗言吧?”



    “陛下只需要告诉小王,是?或者不是?”



    “不是。”



    邪无风答道。他肯定不能承认是他将黑鼠疫引入了拉卡帝国,否则他会成为拉卡帝国的公敌。



    “呵,呵呵呵......”



    尼萨克冷冷地笑了笑,道:“可是小王在密丝德里城发现了陛下的船只。”



    听尼萨克这么说,邪无风心中微微一惊,看向了廖不凡,只见廖不凡正笑呵呵地看着他。邪无风心中想到:“看来是这小子搞的鬼!不过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就站了起来?”



    邪无风看着尼萨克,笑道:“王爷误会无风了吧?无风没有船停靠在密丝德里城。”



    尼萨克转头看向了廖不凡,道:“廖公子,你的人可以出来了。”



    就在这时,两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两个人中,其中一个便是马三东的得力手下廖不已,另一个则是许甲义。廖不已和许甲义身上的水泡已经消失,皮肤上出现了很多红色的斑块。



    见廖不已和许甲义来了,邪无风皱起了眉头。他说过,让马三东等人隐藏起来,而这两个家伙竟然来了,显然是来者不善。



    尼萨克指着廖不已和许甲义,看着邪无风问道:“陛下,这两个人,你认识吧?”



    “呵呵呵,王爷在说什么?无风怎么会认识他们?”



    邪无风笑道。



    廖不凡看着邪无风,嘲笑道:“哎呦,陛下还真是健忘呀!这两个人可是陛下的亲信呀,不知道为陛下干了多少肮脏苟且的事,陛下竟然还不认识他们,这得让人多么心寒呀!”



    廖不已姓廖,其实是廖家的人,是廖不凡安插在邪无风身旁的眼线。



    “啪!!!”



    朴昌一拍沙发扶手,指着廖不凡沉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邪无风笑了笑,道:“宁王不要急,他是廖家主的儿子廖不凡。真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他。”



    “廖家主?”



    朴昌愣了片刻,看着廖不凡沉声道:“廖不凡,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你知道刚刚在说什么?你爹同意你胡言乱语了吗?!!!”



    “呵呵呵......”



    廖不凡笑了笑,道:“我爹应该在赶来的路上,他再也不会被邪无风利用了!”



    朴昌跳了起来,指着廖不凡叫道:“混蛋!你敢直呼陛下的名字?!!!”



    “呵呵呵......”



    邪无风笑了笑,看着朴昌,道:“宁王不要急,且听他们如何说。”



    廖不已上前两步看着邪无风,道:“是邪无风派我们去了南岐域,带来了一百名黑鼠疫患者,我们在大海上漂泊了近五个月,才来到密丝德里城。我们带来的一百名黑鼠疫患者由于无法医治,全都死在了海上,我们本来有五十个兄弟,来到密丝德里城后,只剩下了三十多个。我们赶到密丝德里城后,连夜赶来了塔罗贝斯城,我们的头领马三东是邪无风的亲信,他从密丝德里城的守城将军朱有德那里要了十八个年轻的拉卡帝国女人。在来的路上,我们一起糟蹋了那十八个拉卡帝国女人,将我们的黑鼠疫传染给了她们......”



    “哐当!!!”



    廖不已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尼萨克打断了。尼萨克指着邪无风,叫道:“邪无风!你卑鄙无耻!!!”



    “呵呵呵,王爷,这么激动干嘛?这只是他的片面之词,王爷这么相信他?”



    “你你”



    尼萨克看着廖不已,道:“你继续。”



    “是,王爷!”



    廖不已应道。接着,廖不已继续道:“我们来了塔罗贝斯城后,邪无风亲自接见了我们。将我们安排在了玛丽医院,有专门的人照顾我们,但不许我们外出,想来他是怕有人认出我们。”



    廖不已说完,尼萨克看着邪无风,问道:“陛下,你是不是要给个合理的解释?”



    “片面之词而已,无风要作何解释?”



    “呵呵呵,片面之词?”



    廖不凡看着邪无风,问道:“陛下,你的手下中应该有一个叫马三东的人吧?”



    邪无风看着廖不凡,笑道:“有又如何?”



    “有就对了!来人呀!把马三东带上来!!!”



    廖不凡叫道。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