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好好,那我去看看热水好了没。”李大娘说着,又匆匆往外面而去。



    不多时,先前离开的那汉子跟着圆圆回来,一路问着:“圆圆,那小师傅叫我来做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只说请你过来帮忙。”圆圆说着,带着人进了院,便在西房门外喊着:“小师傅,柱子叔来了。”



    唐宁走了出来,见那一脸懵的汉子,便笑了笑:“阿弥陀佛,施主,又见面了。”



    “呵呵,小师傅,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汉子问着,有些不明所以。



    “嗯,你先进来,我一会跟你说。”她示意着,让他先进来。



    不多时,李大娘也端着热水进来,一见汉子便道:“柱子,唐师说要请你帮忙按着子光,他要帮子光治疗。”



    “啊?子光的腿还能治吗?”汉子一怔,错愕的问着。



    “能,能治!唐师说能治那就是能治的。”李大娘连忙说着。



    唐宁看向她,笑道:“大娘,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别让人打扰我们。”



    “好好好,我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事你就喊一声。”说着,李大娘连忙退了出去。



    房里,唐宁对汉子道:“大叔,你到他身边去,双手抱住他的大腿按着,不要让他乱动。”



    “好。”汉子走上前,来到李子光身边,双手比了比,最后找了个好抱一点的姿势,双手抱着他的大腿按压着。



    “张嘴。”唐宁朝那李子光看去。



    李子光听了他的话,本能的张开嘴,下一刻,一团布便塞进他的嘴里。



    “咬着,免得一会咬到破血了。”唐宁说着,这才看向他的其中一条腿,一手按在他的膝盖处,一手仔细的按压着他腿上的骨头,慢慢的将那移了位的骨头移回去。



    剧痛袭来,李子光紧紧的咬着嘴里的布团,额头上渗出了汗水,腿因被按压着全是没有动弹半分,他仰着头,清晰的感觉到那种骨头正在缓缓移位的剧痛感,甚至能感觉到骨头刺到肉间所发出的声音,就如同一把尖刀在肉里挖着一般,痛得他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先前说剧痛他能忍,但没想到,竟会痛成这样的厉害。豆珠大的汗水因为剧痛而滴落,紧紧抓着被子的双手青筋浮现,他从没想到时间过得会那样的慢,慢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按压着李子光大腿的汉子心头震惊,瞪大着一双眼睛看着子光腿上,那隐隐要戳破皮肉而出的那根骨头慢慢的被按压移了回去。



    那双白皙的手也就在他的腿上那样慢慢的按压着,轻移着,微拉着,竟将那根断折的骨头给移回正位,随着他将子光的腿拉直,又从上到下的摸了一遍腿骨之后,这才见他移开了手。



    “好了,大叔,可以放开了。”



    唐宁对汉子说着,又看向那汗如雨下,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靠在床头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李子光,笑问:“你还可以吧?忍得住吗?还有一条腿。”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