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站在崖边的女子冷冷看去,一言不发。

    司云泠对视去的湛蓝瞳眸里终是先败下阵来,瞥眼便朝站在身旁几步开外的文茜看去,眸光寒凉一片。

    该死的!

    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应该是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便会离开吗!

    为什么此时此刻竟然还在这里?

    若不是他做完物理治疗后想找阿音,也不会在翻看监控摄像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出现在阿音附近!

    他已经在第一时间通过最近的捷径赶来这里了!

    可...现在看着阿音的反应,看着阿音眼里对他的警惕和排斥,他心里的恐慌愈来愈大。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跟阿音说了什么?!!

    另一边。

    一直处于惊愕的文茜完全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她不明白为什么上一刻还交谈尚算愉快的人儿为什么下一刻便变得那般的提防自己。

    更不明白为什么司家主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这样一副眸色寒凉的朝自己瞥来,大有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模样。

    文茜心里打了个寒颤,赶忙出声解释,“....云泠哥哥,我就是路过这里担心阿音妹妹会着凉,所以将披风给她系上而已。我发誓我没有伤害她,她手臂上的伤口不关我的事....”

    似是担心男人不信自己的话,文茜赶忙又朝不远处的轻音看去,面色慌乱,“....阿音妹妹,你快帮我解释一下,我这不也是担心你人类的身子挨不住这里的风大吗?你刚刚摔的那一跤可不关我的事啊!”

    一语出。

    男人面色瞬变。

    一双湛蓝阴沉的狐瞳陡然猛缩成孔。

    人类?!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阿音人类的身份的??

    震惊之下,男人猛的朝远处的人儿看去,不同于先前还能按捺下的情绪,男人湛蓝的瞳眸里此刻只有无尽的惶恐。

    “阿音,我可以解释这一切。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的身份,是不想让你因为我是司家主而对我有所疏离。你是人类的事,我虽然早就知道,可我怕一旦戳破了你会害怕,所以我才会一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阿音,我们先回城堡包扎伤口好不好?等处理好伤口后,我一定一五一十的向你坦白所有事好不好?”男人湛蓝的瞳眸里泛着惶色,语气近乎哀求。

    “解释?坦白?”站在崖边的人儿面色苍白的摇了摇头,眼里寒凉四溢,“....所以你是准备再将我催眠几次?”

    轻音心里惊骇不止,她现在仅仅只记得起来那天夜里的事,但如果那天夜里的催眠并不是第一次呢?

    她不敢想象眼前的男人对她到底施行过多少次催眠,她更不敢想象自己是不是还遗忘掉了其他东西。

    桑眠....

    时空任务....

    实验所....

    曾经属于她的世界所有发生过的事....

    她不敢想象如果她连这些记忆都被抹去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定会成为眼前人的奴隶吧。

    她是稀有的人类,血统高贵,在这些兽人眼里想必一定是最优选的生育工具....

    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不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会变成一个失去所有尊严没有了记忆的傀儡,轻音便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头顶,整个身形都因为即将面临的事情而惊颤个不停。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