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离开了人群包围,侯熙就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声:“方兄………?”

    他欲言又止,方百世却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对他说到:“还请侯兄见谅,我方才那么做,绝非有意让你难堪,而是我觉得今日就算我出手了,你我二人也奈何不得这范剑,他的天赋你也看到了,既然奈何不得他,还不如就此退去,留下余地,至于日后做什么打算,是战是和咱们再商量便是。”

    他一席话皆是肺腑之言,自然情真意切。

    “唉!谁又能想到这范剑居然有如此天赋,早知如此,你我今日又如何会冒冒然找上前去得罪他,就算要动手,也当行雷霆手段,不给他留下任何机会才是,这种人实在太可怕了。”侯熙对方百世的话深以为然,他知道今天两人是真的错了,错在小看了对方。

    可若说小看,也并不全对,毕竟他们也都觉得这范剑是个天才,只是没想到已经天才到妖孽的级别。

    “无需叹气,今日之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你我二人仔细商议,要么合我两家之力行雷霆手段尽快除之,要么咱们就委屈一下,主动与他修缮关系。我看这范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咱们主动交好他,他应该不会拒绝。”听到侯熙叹气,方百世赶紧安慰,侯方两家世代交好,他与侯熙自小就多有接触,如今相交已经有百二十年有余,算得上是关系莫逆。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希望莫给家族带来灾厄才好。”方百世的安慰,并没有给侯熙带来多少心安的感觉,想一想范剑的妖孽,他心中不好的念头总是挥之难去。

    日出东方红胜火,第二天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范剑就早早的起来了。

    今天阳光大好,他心情更是大好,昨天跟侯熙打了一场,他只差那么一点就把牛魔功升到13级,回来后,他又找来自己的属下比划了一番,牛魔功也就顺理成章的升到了13级,这也是他今天好心情的由来。

    “还是去跟老娘请个安吧!”范剑想想自己最近忙于练功,都没跟家人怎么相处,大步往老娘住的院子里走去。

    “爹爹,爹爹,爹爹………”范剑才一走进老娘的院子,一个奶声奶气声音就响了起来,然后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娃子向他跑了过来。

    “闺女………。”范剑一把抱起欢呼雀跃的范小鸟,大好的心情更加大好。

    “咿咿呀呀…………。”这时候范剑大哥的孩子也走了出来,脚步蹒跚,嘴里咿咿呀呀兴奋的说着什么,可惜范剑根本听不懂。

    “小家伙,你也上来吧!”范剑伸出一只手,把小家伙也抱了起来,小家伙更加兴奋了。

    “娘,你怎么起这么早?”范剑抱起了两个孩子,这才有空对坐在院子里的老娘问候一声。

    “还不是这两个小祖宗,天还没亮就开始往外面跑,真是一刻也闲不住。”范剑的老娘说着抱怨的话,却笑靥如花。

    “是不是你们吵到祖母了,看我不打你们屁股。”范剑知道老娘很好,也就跟怀里的两个孩子笑闹起来,说是打屁股,他又怎么舍得打屁股。

    跟孩子闹了好大一会,范剑才又对着自己老娘问道:“娘,我哥呢?”

    范剑老娘看了范剑一眼说道:“一早就去铺子里打铁了,他说他这个大哥不能陪你闯荡江湖,那就给你打造一把绝世好刀。不过这样也好,他那个人啊!是劳碌命,闲不住,你要真让他闲在这院里,他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总之是不舒服。”

    “娘嘞!你说大哥是劳碌命的时候,倒是把手里的针线活放下啊!那鞋底的针脚已经够密了。”范剑一脸笑嘻嘻,拆穿了自己的老娘。

    范剑话一说完,范剑的老娘就是一瞪眼,呵斥到:“哼,就你不是劳碌命行了吧!一天到晚看不到人人影,半个月都没进水仙房里了吧!我可告诉你,我还等着再抱一个孙子呢。”

    “那我现在就进行了吧!”范剑说完就一把抱起坐在老娘身边的水仙一脸哀怨的水仙往房里走去。

    “德行…。”范剑的老娘又骂了一句,却没拦他,反而是拦住了想要追过去的小丫头范小鸟,示意自己大儿媳妇翠花带他们离开。

    房子里会发生什么,自然不言而喻,范剑练起功来还不觉得,这一闲下来,也就蠢蠢欲动起来,再加上这水仙今日穿的当真是极美,他就忍不住白日宣淫起来。

    心满意足后,范剑闭目养神,感受那一刹那的余韵。

    趴在他胸膛上的水仙却是眼神几经变化,藏着不少东西,最后她在范剑胸膛舔了一口才说到:“夫君,我想练武。”

    “练吧!练吧!”范剑这句话脱口而出,不是敷衍,而是他根本不忍心拒绝水仙这个娘们,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向自己开口。

    “那小鸟…小鸟……怎么办?”水仙兴奋的同时,说话却有点期期艾艾,患得患失,这一段时间都是她带着范小鸟,她怕因为这个,范剑又变了主意。

    “找个丫鬟带着便是了,顺便多找几个,伺候我老娘,老娘要是还不同意,就让丫鬟一直跟着她。”范剑随口就拿定了主意,他的话虽然算不得一言九鼎,但也不会轻易改变主意,至少不会对自己人改变主意。

    听到范剑说完,水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一言不发的钻进被窝里。

    范剑跟她说过几次这个,只是她一直都不同意,而范剑也没有强迫她,不过今天她什么都愿意做。

    “轻点轻点,你咬疼我了。”一会儿过后,范剑不忘提醒水仙,如果任凭她这么随便施为下去,他的二弟可是会抗议的。

    ……………………………

    “禀告城主大人,侯熙他们来了。”心满意足的范剑,才一踏出房间,门外的就有龙城卫向他传话。

    “他们来了几个人?”范剑皱眉询问,没想到他们还来真的来了。

    “人不多就他们两个人,只是身后还有四个仆从抬着两个大箱子。”侍卫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范剑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挥挥手让前来禀报的龙城卫离开,等到龙城卫走远了,他才自言自语到:“带着东西来的,难道真是来上门赔礼道歉?”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