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九叔和秋生匆匆出门,朝着镇口戏台的地方走去,把文才找回来。

    路上。

    九叔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感觉有点不对劲,皱眉地问秋生:“你和文才是怎么知道今天晚上会有戏台唱戏的?而且文才好着急的跑去占位置!”

    今天镇上的戏都是唱给死人听的,自然而然像正常情况下那般不会大肆宣传,文才和秋生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今天是鬼节,鬼门大开的日子,普通人都知道今天要避着点来,谁还会争先恐后的去看戏?

    更不用说占位子了!

    这件事仔细一想,怎么都感觉有点古怪。

    秋生说道:“今天我和文才去镇上买菜的时候,恰好听人说的啊!那个人说今天晚上的戏很好看,而且到时候来看的人会很多。所以我们想要来看的话,最好要早点来。来晚了,就没位置,看不到好戏了……”

    “谁啊?听谁说的?”

    九叔没好气的道。心想说这话的人这不是胡说八道,摆明了要害他的两个徒弟吗?

    把给鬼看的戏说成是好戏,还骗文才和秋生早点去看,简直就是居心叵测!

    秋生挠了挠头,说道:“镇上的泼皮马三……”

    “泼皮马三?”九叔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和文才,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马三?”

    秋生立马摇头,说道:“没有!我们和他都没怎么说过话,哪里会得罪他啊!”

    “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

    秋生这次的确没说谎,他和文才都没招惹过这个泼皮马三。而马三平时对其他人耍无赖,也不敢耍到他们头上。

    没什么交集。

    “那就奇了怪了。他既然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会故意害你们两个?”

    九叔很不理解。

    准备等会儿把文才叫回家后,得找这马三说道说道,问问清楚。

    这件事可不是简单的开玩笑了。

    要是搞不好,可是要出大乱子的!

    很快,唱戏的地方到了。

    此时戏院里面,正戏已经开始,台上的众人披着戏服,画着五彩脸谱,有的舞刀弄剑,有的翻跟头,还有的唱戏,表演得倒是精彩纷呈。

    可下面宽阔的大堂里,此时就只有文才一个人。

    这家伙也是心大,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也丝毫不觉的气氛很诡异,反而一边啃着甘蔗,一边嘀咕道:“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根本就不用抢位置嘛!马三这家伙的话果真不能相信!”

    嘀咕完后,就又开始拍着手掌,大声叫好。

    听到下面的叫声,唱戏的几个人顿时一惊。

    怎么还有活人来看戏了?

    今天不是专门给孤魂野鬼唱戏的吗?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傻小子?

    台上的人也不错,其中一个耍着大刀的旦角,不断的给文才挤眉弄眼使眼色,甚至都小声开口,让他赶紧走。

    可是这货却一点也没察觉到问题所在,反而还以为别人是跟他在互动,又开始拍手叫好起来。

    九叔和秋生赶来,在外面掀起帘子偷偷往里面观察着。

    秋生看了一圈,和文才反应差不多,不满地转过身道:“师傅,你看文才一个人在里面看得多开心啊!什么唱给鬼听的,你骗鬼呢,一个鬼影都没有嘛!我也想进去看看了。”

    九叔瞪了眼自己不成才的弟子,这小子修为不行,尚未开眼,如果鬼魂不主动显露身形,他自然是看不见。

    从兜里掏出两片柚子叶,帮秋生贴在眼皮上,然后拍了拍他脑袋,说道:“现在再看!”

    “再看就再看。”秋生一脸不信服地转过身。

    结果刚往里面一看,就瞪圆了眼睛差点没吓尿。

    此时的大堂哪里还空荡荡了,兼职就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不对,是站满了鬼!

    这些鬼一个个脸上表情都很呆滞,毫无血色,双脚离地,身体摇摇晃晃的,就只有文才一个人站在里面。

    看见了鬼,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秋生感觉周围气温忽然就降低了,不由得身体打了个颤栗,苦着一张脸问道:“师傅,我不想看戏了,行不行?”

    说着就想往后退走。

    九叔一把拎住了他的衣领,不让他走,淡淡地道:“这么好看的戏,不看怎么行?”

    秋生闻言,只能硬着头皮看。

    他环视了一眼,忽然看到后面四哥穿着打扮和气质都明显不同的鬼魂,犹如鹤立鸡群般,问道:“师傅,那四个是谁啊?”

    “鬼差!”

    这四个鬼差当初九叔和蔗姑以及张敬都打过交道,但秋生却是没见过。

    九叔解释道:“专门负责看押这些孤魂野鬼。等看完戏后,就会把它们再带下去。”

    而就在这时,大堂内情况却是有了变化。

    一名模样狰狞的女鬼,不知道是不是被文才那嚼甘蔗的模样迷住了,一脸花痴的慢慢朝着文才靠近。

    “坏了!”九叔见状脸色一沉,说道:“有个女鬼想找头主!”

    秋生不解地道:“头主是什么啊?”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它想吊文才啊!”

    秋生顿时明白过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以前文才经常打趣他被女鬼吊,现在也轮到这家伙了!

    而且,还是这么丑陋的一个女鬼!

    不过就在女鬼情难自禁,要对文才上下其手的时候,忽然一名身穿淡紫色长裙,长发飘飘的艳丽女鬼飘然而至,长袖轻轻一拂,那面目狰狞的女鬼顿时害怕得后退开来。

    似乎有些忌惮紫衣女鬼,不敢靠前。

    而紫衣女鬼看着吃甘蔗看戏津津有味,丝毫没有察觉的文才,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朝着文才吐了一口气。

    顿时,文才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脑袋像是瞬间打了个混沌,睡了一觉般,这才清醒过来。

    而清醒过来之后,他便被‘开了眼’,终于看见了身边其他看戏的鬼!

    不过,他不是被九叔开的眼,并非正途手段,而是由女鬼帮他开的眼,所以他看见周围的这些孤魂野鬼,也不是鬼,还以为都是人!

    “哇!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人?”

    文才脑回路奇葩,看着忽然出现的众人也没觉得不对劲,只是有些惊讶。

    紫衣女鬼站在他身边,笑着道:“你只顾着看戏,当然没有察觉到啦。”

    文才眼睛一亮,赶紧把嘴里的甘蔗残渣吐掉,抹了抹嘴,嘿嘿笑道:“是啊是啊,这戏唱得不错呢。”

    紫衣女鬼,让他感到很惊艳,很着迷。

    外面的秋生和九叔看见这一幕,都暗自摇头,文才现在这是被鬼迷心窍了。

    秋生也不幸灾乐祸了,问道:“师傅,现在怎么办啊?”

    九叔沉吟了片刻,就有了注意,从兜里掏出一根红线,说道:“现在还来得及,把手给我。”

    秋生伸出手。

    九叔将红线一头系在秋生手腕上,说道:“等会儿戏散场,文才要是浑浑噩噩,跟着这些孤魂野鬼下了地狱,那就谁都救不了了。现在,我帮你你拴着红绳,进去把文才引出来就行。”

    “啊?我去啊……”

    秋生有些犯怵,这里的鬼实在太多了,乌泱泱的一片,密密麻麻。

    他见过鬼,但没见过这么多鬼。

    真的修罗场!

    他只是在戏院外面,就他一种很不正常的感觉,比进入乱葬岗还阴森。

    要是进去,不知道会怎么样。

    “师傅,你道行那么高,为什么不亲自去将文才引出来啊?”秋生问道。

    九叔冷哼了一声,傲然道:“正因为你师傅我修为太高,要是亲自进去,把这些鬼都惊吓到,四处逃窜,那问题可就大了!”

    秋生心里嘀咕,师傅你修为有这么高嘛?

    但不管如何,师傅有命,而且文才还有危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问道:“师傅,我不会有危险吧?”

    九叔安慰道:“放心吧。人不犯鬼,鬼不犯人。你进去什么都不要做,装作看不到这些鬼的样子,若无其事,把文才引出来就行了。记住,红绳千万不能断。”

    秋生问道:“红绳断了会怎么样?”

    “断了你就和文才一起下地狱!”

    九叔没好气地道。

    秋生的感应的确没有错。

    现在整间戏院都有些不正常。

    这么多孤魂野鬼在,四位鬼差要把它们全部看守住,为了防止出乱子,所以在大堂内设下了类似于阵法的结界。

    文才、秋生这种修为不入流的人进去了,还不会激起阵法的反应。

    而九叔都是法师境的高人了,要是强行进去,这结界会承受不了。

    所以,他只能让秋生去救文才,而不能自己亲自进去。

    “那这绳子一定不能断,就算就不出文才,红绳也不能断。”

    秋生满脸严肃的保证道。

    深吸了两口气,秋生平复了心境,才鼓起勇气朝着戏院里面走过去,一路上他都在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暗示自己:“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人不犯鬼,鬼不犯人……”

    走到文才跟前,直接就抓住文才一只手,装作若无其事地道:“文才,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好久了!赶紧的,跟我回义庄,师傅有事找你。”

    文才本来平时就蠢萌蠢萌,此时被鬼迷了心窍就更傻了,指着紫衣女鬼介绍道:“秋生,你来啦。这位是小丽,你看她漂亮不漂亮?”

    秋生谨记着师傅给的警告,要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

    于是左顾右盼的看了圈,若无其事地道:“那有什么小丽啊?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然鹅。

    当紫衣女鬼小丽对他抛了个媚眼,妩媚一笑,他就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脸上表情有些僵硬。

    哎呀呀,真的好靓一只女鬼啊!

    为什么我见过的女鬼,都长得这么漂亮呢?

    看见秋生脸上的表情,女鬼小丽心中就有数了,于是趁热打铁,对秋生也吐了口气,顿时一股奇异的感觉传来。

    要是秋生定力够强,再加上本来他心中有戒备,肯定不会被迷住。

    只可惜秋生定力不强,再加上被女鬼的漂亮妩媚面容,勾得心中荡漾,有些心猿意马,顿时就中招了。

    “小姐,你真的好漂亮啊。”秋生一副花痴表情,比文才还更加不堪,把九叔的告诫忘在了九霄云外,主动自我介绍道:“小姓刘,叫秋生。”

    九叔见状不对,赶紧拉了拉红绳,想要提醒秋生,让他赶紧清醒过来。

    可惜没用。

    小丽浅浅一笑:“原来是刘公子。”

    秋生嘿嘿道:“不用。叫我秋生就行了。”

    “好的。”小丽也不拒绝,笑容更加妩媚,声音更加软糯地叫了一声:“秋生~”

    秋生闻言,顿时骨头都酥了。

    九叔见状气得不行,心里大骂臭小子,拉红绳也愈发用力,就差直接硬生生把秋生给拉拽出来了。

    但是秋生被鬼迷心窍很深,硬是没醒过来,反而感觉手背拽得生疼,干脆直接把手上的红绳给解开。

    这让另一头用力拉拽的九叔,没拉动不说,反而差点脚步踉跄摔个跟头。

    不过这下九叔连骂的心情都没了,心想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很棘手了。

    他想要把两个徒弟救出来,恐怕是不容易。

    要是他贸然闯进去,破坏了结界,惊走了诸多孤魂野鬼,这个责任他就算是身为阴司之神,也承担不了。

    上次在广州城,地府有不少厉鬼出逃,哪次乱子虽然大,但却是因为地府自己管束出了疏漏,所以他们自己扛了。

    要是因为外人的原因,放走了孤魂野鬼,地府可不会轻饶。

    但是,他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徒弟出事不管,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就在九叔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想办法时。

    里面的文才和秋生却是和女鬼小丽聊上了天。

    “小丽姑娘,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看戏的吗?”秋生关心的问道。

    小丽看着秋生和文才猪哥的样子,本来只觉得好玩有趣,不过看了眼后方的四个鬼差,却是忽然计从心来。

    或许,可以借助这两个家伙,趁机逃走,不用再回地府遭罪了!

    于是她很快就眼眶泛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柔弱地道:“实不相瞒,我是来避难的……”

    秋生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像当初第一次他被女鬼小玉迷住了,义愤填膺地道:“是谁啊?谁欺负你了吗?”

    小丽看了看后方,害怕地道:“有人要逼我做他老婆,还叫了人来抓我呢!”

    虽然她没有直接说是谁,但文才和秋生却是也知道了,小丽指的就是后面的四个鬼差。

    两个二货当即就正义感爆棚了,一番拿腔作势的彰显自己英雄本色,要英雄救美,连戏剧腔都出来了,手舞足蹈的。

    跟耍猴的一样,朝着后方的四大鬼差走了过去。

    “喂。听说你们四个人逼良为娼是不是?”

    “有本事,出去和我们单挑!”

    四大鬼差本来正在颇为老神在在的看戏,毕竟一年一度的中元节,是这些孤魂野鬼的好日子,也是他们难得上来看戏的机会。

    看得正高兴,结果突然冒出来两个白痴,在他们面前叽里咕噜的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它们自然看得出来,这就是两个小虾米,根本没什么本事,更是构不成威胁,本来想顺手将两人打发。

    哪知道文才和秋生,见四个鬼差不理睬自己,于是纷纷掏出符箓,朝着四名鬼差额头上贴去。

    “找死!”

    四名鬼差大怒。

    地府公职人员威严不容冒犯,当即就要出手。

    不过它们刚要出手时,却忽然面色一变,因为它们感觉到戏院内布置的阵法忽然变得不稳固起来,有要崩坏的趋势,于是下意识要施法稳住阵法结界。

    毕竟阵法最重要,要是出问题,放走了孤魂野鬼可就麻烦了。

    可就是它们犹豫愣神的功夫,文才和秋生出手速度极快,纷纷将四张符箓贴在了两人头上。

    这四张符箓,是颇为高阶的镇魂符,专克鬼物!

    这些镇魂符,以四位鬼差的实力,想要一直镇压他们是不可能的,他们很快就能冲破符箓的束缚。

    但是镇压一时半刻,却是问题不大。

    所以四位鬼差,就这么被两个小虾米,放得挺挺的,治得烂烂的!

    文才和秋生见状拍手叫好,像是干了一件大好事一样,转身去给女鬼小丽炫耀去了。

    小丽见状也惊呆了!

    她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并不觉得这两人,真的能够放倒四位鬼差,毕竟实力相差太大了。

    结果哪知道,还真让他们办成了!

    这是怎么回事?

    鬼差怎么这么好放倒?

    而四位鬼差一倒,本来就出了问题的阵法结界,更是不稳定的剧烈波动起来,很快便无形的‘砰’一声,彻底损毁。

    戏院内的群鬼见状大喜,也不用谁吩咐。

    鬼差被放倒,阵法结界被破。

    这么好的天赐良机,不跑还在等什么?等着过年吗?

    “快跑!”

    小丽也是开心得不行,两手分别拉着秋生和文才,朝着戏院外面逃去。

    而九叔在外面,看着情况变得如此之快,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心中大叫不好,麻烦大了。

    阵法结界自己破了,他也不用顾忌什么,当即冲了进去,大喊道:“都不要跑!给我站住!”

    同时拿出印有八卦图的布袋,网罗收鬼。

    但这里足足数百上千只孤魂野鬼,他哪里降服得过来。

    好不容易收了几只后,整个大堂便安静下来,再无一只厉鬼。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