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战斗从后半夜持续到清晨,等将最后一个嘶吼着试图爬起来的兽人干掉,天色都已经蒙蒙亮了。

    整整十三只狂兽人一个不剩的全部干掉,商队这边也付出了五人重伤,十七人轻伤的代价,万幸的是没有死人。

    这除了有三个施法者的功劳外,冒险者们的配合与勇气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等战斗打到后半段,用来支援的箭矢都射光了,不少人干脆抄起弯刀或短剑上去帮近战者们肉搏。

    而林小哥儿也头一回见到居然有这么抗揍的怪物,他的掌心雷一发接一发的打出去,输出效果优秀,可狂兽人的体质实在是变态,当时被电倒的兽人不过是暂时昏迷,没多久就又会爬起来继续作战,而且他们脑子里根本没有‘战况不利差不多要撤退’这种概念,哪怕连站都站不起来,在地上爬也要爬过去用嘴啃。有个倒霉蛋就这么中招的,连同腿部的皮甲被一起咬穿,撕掉好大一块肉。

    哦对,狂兽人不需要脑子……

    战斗结束了,众人都跟累瘫了似的往地上噗通一坐,也根本没空去顾忌地上有没有血迹,实在是没那个力气。

    连艾尔玛和雷迪希娅都累的不轻,别看她俩始终在后方用法术支援,实际上使用魔法也需要消耗体力,而且对精力和魔力的消耗更加夸张。

    唯一还精神头倍儿足的就只有林小哥儿,修士果然不能算人。

    狂兽人的体质太强,加上自我再生能力,很容易被拖入消耗战,尤其是当自己这边的近战者和对方混在一起的时候,不能使用大威力法术支援打起来多少有些束手束脚。

    这也是没办法的,如果没有自己这边的近战者上去缠住,根本挡不住他们,于是战斗就不可避免的被拖入消耗战了。

    另外就是,这群冒险者真心很弱。

    同样规模的战斗,如果换做修士,大约有四五人就能保证完胜,毕竟像林天赐这种小修士最大的问题不是战斗力,而是经验不足。在能打这一方面,还是比这些冒险者强很多。

    而且众人之间的配合也不咋样。

    这是好几个冒险者小队合并成了商队护卫,互相之间并不熟悉,很难有什么精妙的配合,打法相对呆板,并没有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水准。

    如果不是林天赐见战况不妙,只身闯入战局帮近战者一把,说不定就真的会出现死者。

    当然,这也让所有人都知道林天赐这个法师实在是不走寻常路。

    ——他们还是不能理解什么叫修士。

    整场战斗中,林天赐主要以傲雪掌法术为主要攻击手段,偶尔让青云和板砖一起出来溜溜,激光剑和红莲劫火一个消耗大一个波及范围太广,根本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而神符门的看家本事符箓用的也不多。

    除了朱砂还要留着画通译符外,混战的局面也不适合用引雷符,很容易把自己人也电的浑身抽抽,那就太尴尬了。

    等众人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温暖的太阳也从东方升起,冒险者们就又开始分工合作。

    做饭的做饭,不吃饱真的没力气继续行程,这帮人居然能在血腥气十足的地方毫无影响的喝肉汤啃面包实在是服气。

    战场也需要尽快清理,回收能用的箭矢,并且还需要把狂兽人的尸体丢到稍远一些的湖边,免得尸体再引来什么怪物。

    森林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补充营养的机会,这些尸体很快就会成为某些生物的美餐。

    随着越发深入的了解西方,林天赐就越觉得东方确实是很太平的好地方,尽管有战乱,但东方的老百姓最起码不会因为怪物而威胁到生命。

    西方则不同,他们与天斗与地斗,还要与残酷的怪物斗,更要跟其他城邦争夺生存空间。

    在这里,更体现了丛林法则,何止是弱肉强食,根本就是弱肉歼灭。

    任何凡人都不会对怪物心存怜悯,也不会对怜悯敌人,因为如果你弱了,就会被歼灭。

    尽管在林天赐看来很野蛮,但这就是西方的生活方式,连孩子都会从小接受一定程度的民兵训练,目的就是为了抵抗来自野外的威胁。

    除了处理尸体和吃饭外,救治伤员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伤者当中,骨折的都只能算轻伤,严重者甚至有内脏破裂的征兆。

    这也就是在这种不科学的世界当中,大家的身体素质都比地球上优秀,否则那些重伤者怕是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或许用西方的冥界更合适?

    冒险者是一份非常高危的工作,大家身上也都准备了一些治疗药水应急,但这可不是在玩游戏,一红瓶下去就能满血复活,对于太严重的伤势,治疗药水也不能保证能不能把人从死亡线拉回来。

    为此,林天赐趁大家忙活的时候跑到森林里搜寻了一阵,希望能找到些草药。不过由于可能是换了个大陆的关系,植物种类也跟东神州不怎么一样,他找到的草药只能说聊胜于无。

    最后实在没辙,只能给伤员都贴了一张回春符。

    轻伤的倒是还好,重伤者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他们的意志和运气了。

    等处理过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商队重新将马挂上车,继续上路。

    马娜奇之森绝不是安全的地方,没时间给冒险者们慢慢养伤恢复体力,即使颠簸对于伤员并不是个好环境,但他们必须在日落之前赶到下一个露营地点,否则就只能在半路扎营,那样危险性反而更高。

    伤员们倒是挺会苦中作乐,很高兴的表示这回能享受法师的待遇坐车赶路。

    毕竟整天在生死边缘打交道,没有个健康的心态,怕是早就疯了。

    –‐\‐\——–‐\‐\——

    马车晃晃悠悠的继续往前走,夜晚的战斗让作为掩体的车轴稍稍受损。好在森林里不缺树,稍稍修理一下倒也不怎么影响使用。

    林天赐时不时的在各个马车之间查看伤员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可不能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再挂了。

    不过这也让几个小队队长都对林天赐开始感兴趣,若不是艾尔玛明确表示他跟自己一队,这些人说不定早就抛出招揽的意愿。

    毕竟一个能施法能近战还能治疗的全能型人物绝对是非常受欢迎的人才,在他们的印象里,除了牧师,就只有德鲁伊能勉强做到。

    前者的话很少会离开神殿外出冒险,后者则非常仇视文明,认为文明是破坏自然的刽子手,自诩自然保护着的德鲁伊大多都对冒险者抱有很深的仇恨,见面第一时间把他们做成花肥才是标准操作。

    林天赐哪个都不是,他自称修士,也让众人非常摸不到头脑。

    修士是个什么鬼?

    看来东西方确实很应该加强文化交流啊……

    林天赐也觉得多交流终究不是一件坏事,很多误会都是因为交流不当导致的,只要说开了就不存在隔阂。

    ——对于杠精打死就好,不必废话。

    于是他选择从熟人开始,而且从修士与魔法师的交点着手。

    也就是法术。

    坐在车尾,艾尔玛轻轻一抬手指,一枚光球从她的指尖飘出来,随着她的指挥上下翻动。

    “这叫舞光术,一个入门级的小法术,你试试能不能行?”

    在她隔壁,雷迪希娅正抱着林天赐口述,她记录下来的火灵咒一脸头大。

    魔法和道法有很多的共同点,毕竟魔力和法力从根源上来说是同一种东西。

    按照艾尔玛的讲解,林天赐控制法力在手掌上方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转,并配合手势辅助降低这种路线运转的难度。

    这毕竟只是个入门级的魔法,不管是复杂性还是释放难度都非常低,林天赐试了两遍,一团柔和的光球从指间弹出来。

    “成了!”

    尽管从道理上来说,修士学魔法也不是不行,但真正学会还是让人挺高兴的,连系统都发来提示说他学会了‘舞光术’。

    “看来你们修士跟我们魔法师还是有不少共同点的,下面试试更难一些的法术。”

    艾尔玛也很好奇,作为法师,求知心将会是相当大的推动力,在这方面任何魔法师都不会差。

    她把一团作为施法材料的毛线球塞进林天赐手里,然后开始给他讲解‘烟火术’的施法细节。

    烟火术用东神州的分级方式大约相当于八品道法,和掌心雷属于一个级别。但听艾尔玛的描述,感觉比掌心雷简单很多。

    不仅仅是因为雷法比一般的道法难学,更因为魔法本身就比道法更容易学习,这也是魔法师在低等级这个段位比修士更强的原因之一

    只是这次林天赐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学会烟火术,每当他以法力按照艾尔玛所说的方式释放的适合,总会遇到相当大的阻碍,法术模型无法构成,法术自然也就无法释放。

    魔法和道法确实有共同点,但不是完全相同,自然也不能完全兼容,也就是有的魔法林天赐可能学会,有的则完全没戏。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