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大道我为王第一六七章树妖恶林之中仍旧是一片静谧,却不安详。

    江漓漓与成如是琢磨出了指路针失效的原因之后却又遇上了一个难题,难得就是自己该如何才能联系上这无间之地的王君呢?总不能自己两人虎虎地冲到那升玄境鬼修的面前去阻止他破境吧?!

    江漓漓愁眉苦脸,成如是也想不出一个像样的好办法,犹犹豫豫道:“要不要咱们原路返回去问一问那小鬼?他说不定能够晓得一些东西。”

    江漓漓嗤之以鼻,“那小鬼?得了吧,他连无间之地都没有搞清楚,怎么可能晓得那无间之地的王君住在哪儿?”

    末了江漓漓环顾四周,只望见周围尽数都是绿荫,又道:“更不用说如今你能够找到原路么?我们两个人说不定就已经被困在这个地方了,就连那大漠都走不过去!”

    成如是左右观望一眼,一脸犯难。

    没了指路针他们就像是两只无头的苍蝇只能在这恶林之中乱撞,运气好一些的话说不定能够闯出去,若是运气不好,只怕一辈子都要留在这个地方!

    成如是抬头望了一眼,又道:“你若是爬上树的话能不能辨别方向?”

    “我方才不是爬过的吗?”江漓漓回道:“爬上树冠顶端放眼望去,就只能望见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林冠线,往头顶上看就只能望见一片昏黄,连血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辨别出方向的东西!”

    成如是心中一动,“可若是这样的话,那些鬼魅是怎么在这恶林之中辨别方向的呢?”

    江漓漓嗤笑道:“他们都是被困在这个鬼地方的恶鬼,一辈子就只能在这恶林之中乱撞,还要辨别什么方向?”

    “不是!”成如是提醒道:“他们被困在这恶林之中是不假,可是你忘了那升玄境鬼修不是召集这恶林之中所有人去给他护法么?若是这些鬼魅没有辨别方向的方法的话,他们要怎么才能达到那升玄境鬼修的所在之处呢?”

    听着成如是这么一番话,江漓漓心中也略微诧异,站起身来道:“按照你这么说的话,不管那些鬼魅是靠什么,可总有一个办法!咱们就只要去找那小鬼,去叫他给咱们带路就好了!可唯一犯难的是,咱们如今走了这么久,根本就不知道那小鬼在哪里啊!”

    成如是皱着眉头,“虽然那小鬼咱们找不到,可这恶林之中肯定也潜藏着与那小鬼实力相差不大,同样没有胆量去寻那升玄境鬼修的小鬼。找找总能找到。”

    江漓漓犹犹豫豫,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就只得在这恶林之中乱撞,期望能够找到一个躲在这里的小鬼阴魂。

    可一连三天过去,也并没找到一个鬼魅的半点影子。所幸的是在这恶林之中水源充足,倒也不用为了温饱而犯愁。

    此时江漓漓恨恨一拳砸在身边一棵大树上,“难不成这恶林之中的鬼魅尽数都死了嘛?”

    成如是苦笑一声,“原先在那大漠之中时,对那无处不见的鬼魅恼到了心尖儿,如今在这恶林之中没见到半个鬼魅,竟然也要犯难!这世道!”

    江漓漓瞥了成如是一眼,又冷哼了一声,问道:“如今咱们该怎么办?难不成还要继续在这恶林之中找么?”

    成如是耸耸肩,“不然还

    能怎么办?!”

    江漓漓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环顾周围一眼,骂道:“等老子什么入了第八山,一定要一刀将这里的树尽数砍断!叫它再也遮掩不住我的视线。”

    成如是正欲打趣说那还有蛮久的功夫,可话还未出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喊话,“这恶林无穷无尽,就算是第八山的修为也难以将这里的恶林尽数斩断!更不用说这里的草木尽数都是承天生地养而生,就算是斩断,等到明日也就重新生了出来。都说斩草要除根,可这里的草木就算是除了根也不成啊!”

    江漓漓没留意这声音,还以为只是成如是在调侃自己,随意回了一句,道:“你倒是晓得的多,有本事你就找到一个辨别方向的法子啊!”

    “你别说,我还真有!”

    江漓漓心中一惊,猛地转过头去。

    成如是一脸惊恐,眼神示意这话并不是他说的。

    江漓漓舔了舔嘴唇,左右观望一眼,手已经按在了虎魄刀上,冲着周围喝道:“谁!还不赶快出来!”

    “我也想出来啊,可是我也出不来啊!”

    那声音重新响起。

    江漓漓冲着成如是使了使眼色,缓缓朝着那声音的来处走去,“你敢再说半句话?!”

    “这有什么不敢说的?”

    江漓漓眉头一挑,终于确定了方位,是一棵巨木,那人或许就躲在那巨木背后。

    江漓漓道:“你不是说这里的草木根本就斩不断么?我今日倒要试一试,看看真能不能斩断!”

    猛地拔出虎魄刀,江漓漓冲着那棵巨木跑去,大喝一声,“吞鬼!”

    蓬勃的刀意朝着前方那可巨木猛地冲去,气势极为旺盛。可这一刀落在那巨木身上就只是斩落了一片树皮,江漓漓有些傻眼。

    “哎哟哎哟,真是一个虎小子!”那声音又响起来了,“莫要再打了,疼死了!”

    江漓漓面色难看,只以为那声音是在嘲笑自己,又抬起虎魄刀,双腿在地上一跺,便只觉这恶林之中一阵,风声越来越响,风势越来越来,缓缓在江漓漓身后凝聚出一道青色的刀刃。

    这刀刃不似以往磅礴,微微内敛。大小就只有以往的三分一,但其上的青光更有实质之感,流动如潮!

    这便是第四山与龙象境之间的区别所在了!

    江漓漓暴喝一声,“第一刀!"

    一声轻鸣声响起,这一道青刃迅捷而去,隐藏在周围的风中,声势极为轻。

    可这轻飘飘的一刀落在了那巨木之上时,猛地传来一声暴鸣之声,无数的树皮木屑炸开,朝着周围迸射而去!

    “哎呀!疼了啦!疼死啦!我真没躲,真没躲啊!”

    那声音又传了出来,是求饶之声,可落在江漓漓的耳朵里边却极为嘲讽。

    咬咬牙,又抬起刀,忽而发现那一道风刃斩出来的巨大缺口竟然是在缓缓愈合,不多时,就恢复到了这一刀落下去之前的模样,并无半点损伤。

    江漓漓有些傻眼了。

    “嘿,江漓漓,快来!”此时成如是冲

    着江漓漓招了招手。

    江漓漓瞥了成如是一眼,但没敢乱动,只低声问道:“怎么?”

    成如是回道:“这声音好像不是从这树背后传来的。。。倒像是。。。”

    “什么?!”

    “倒像是从这颗树上传来的!”

    江漓漓正欲开骂说你这瘪犊子又给老子打什么诨,就听见那声音又传了过来,“还是这个娃娃儿聪明,不像这犊子,就只知道打。若是打有用的话,这个世界早就该打得不能再打了吧!”

    成如是心中一惊,缓缓抬起头来,傻眼了。指着头顶冲着江漓漓哆哆嗦嗦道:“江漓漓,快看。。。”

    顺着成如是手指的方向抬头一看,江漓漓也是呆若木鸡。

    就见这一颗巨木之上,生着一张巨脸。望着江漓漓看向了自己,这一张巨脸冲着江漓漓笑了笑,说道:“你这娃娃儿终于看见我了,我看着实在是急得慌啊!你娃儿怎么就不抬头看我一眼呢?要不是我弯不下腰的话,我真想弯下腰提醒你一番!!”

    成如是哆哆嗦嗦道:“你究。。。究竟是一个什么玩意儿?!”

    那张巨脸似乎是极为愉快,“我?如你这娃儿所见,我就是一个树妖啊!”

    成如是从地面这巨木扎根之处一直抬头往上看,发现根本就望不见要长这么大该长多少年啊?

    只觉得心中得慌,成如是冲着江漓漓道:“咱们还是快快离开这个地方吧,这玩意儿也太吓人了些。”

    “别别别,别走!”这树妖连忙喊道:“走这么快做什么?我又没有恶意!你看看,我连动都动不了,怎么可能会对你们有威胁?”

    “吹,你接着吹!”江漓漓冷笑道:“若是你还未成精我尚且还能相信你这么一番规划,可如今你已经成了妖,若说不能破土而出,呵呵?”

    树妖脸色之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原先我是能动的,只不过如今根本就不能动弹片刻。”

    “怎么说?”

    树妖回道:“原本我是生在冥地之中的一颗鬼木,想必你们也见过,就是树干上生着一张怪脸的那种。那时候我也不是在这午间之地,乃是活在森罗之地。一直修炼了不晓得多久,就听说有人打上了冥台。我那时候也算是有些实力,就跟着那森罗之地卞城王去阻挡那人的攻击。可那人厉害的紧,手里一把破剑杀伤力惊人。我才只抗下十剑就被那人打碎了躯体。等到终于将那人镇压了之后,为感我的功德,几位王君商量了一番,就将我带到了这里,拿这恶林之中最大的一颗古木作为我的躯体,也算是活了下来。只不过这恶林之地的草木尽数都是扎根在这厚土大地之上,我也因此根本就不能动弹半分了。”

    成如是听着这树妖一番话之后一愣,忽而问道:“打上了冥台之地?那人可是杨三郎?”

    树妖迷迷糊糊,“好像是叫这个名儿吧,我也记不清了。”

    江漓漓同样震惊,“那你他娘地活了多久啦?”

    树妖笑了笑,“记不清了,几万年应该有的吧。。。”

    江漓漓与成如是对视一眼,目瞪口呆。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