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宁缺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正被一个怪蜀黍骗的开始修炼了,否则他肯定架也不打了,就去找那厮拼命。

    我不知道女儿什么天赋吗?我特么用你教?瞒了这么多年,就是想让她无忧无虑地长大嫁人,你非把她拉进来干什么?

    当然,刘袖也不知道当年的隐情,纯粹是闲得疼蛋,至于宁大宗师的怒火,还是以后再说吧!

    此时,宁缺与夏元雄已经激战数百招,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看来传闻确实不可信,宁宗师这一出手,大家就看出来了,什么阁佬之中排名最末,那种层次他们根本不懂,还敢给人家乱排名?

    虽然武阁的人,都被称为宗师,但现在大家才明白,原来真正动起手来,自己和四大阁佬的巨大差距,完全不匹配啊!

    宁缺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强者无敌的气势,哪怕对战三朝阁佬,仍然游刃有余,让人看不出他还有几分保留。

    在场的武阁成员,无不惊叹连连,相比夏元雄的深厚真气,宁缺也是一点不弱,同样四十多岁的年纪,看看人家是怎么修炼的?

    大家甚至忘了这场战斗背后的意义,完全被两人的强大所折服,这是最顶尖的较量!

    渐渐的,夏元雄开始加大攻势,接连几招排山倒海的拳风过后,突然,他不知怎么,手上竟多了一把兵器,紧接着朝宁缺的头顶猛地砸去!

    这一下太过突然了,众人不禁一阵惊呼,心也一下提到嗓子眼。

    可宁缺似乎并不意外,脸上仍然波澜不惊,抬手一道掌劲劈了出去,随后身形疾退。

    当掌劲击中那件古怪兵器,发出“砰”地一声闷响,宁缺已然身在数丈开外。

    至此,两人终于有了短暂的停顿,大家都不自觉地喘了几口气,太紧张了,好像半天都忘了呼吸。

    而这时候,许多人才注意到汪直,若不是宁缺向他走过去,这些人还不知道汪直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看的太专注了。

    不过大家也很疑惑,这个皇上身边的内侍来武阁干什么?现在皇上不是应该焦头烂额吗,难道是下旨搬救兵?

    然而,并没有圣旨,汪直只是给宁缺送一样东西,后者也正是看到他手上的玉簪,才突然停手走过来。

    接着,汪直把东西交给对方,然后抱拳离开,宁缺收下之后也抱了抱拳,两人全程无交流。

    可随后,宁缺忽然一抬,便只见一把宽刀,蓦地飞入手中,如同御物术一般。

    “夏老,请。”

    宁缺横刀在手,整个人的气势,都好像变了一个人,这淡淡的三个字,却有着空前的战意,连那把普普通通的宽刀,也充满了霸气,仿佛一把王者之刃,曾经斩下无数强者!

    好像前面的交手,只是切磋而已,直到汪真的出现,宁缺才真正燃起战意!

    一时间,夏元雄有些眼神闪烁,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而就在他心生退意,想要结束这场战斗,江离别却忽然开口了。

    “尉迟公,江某看的有些手痒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不禁一怔,怎么?你痒了?

    所以呢,你是要和尉迟公练练吗?

    “哦?难得离别有兴致,很久没见你出手了。”尉迟公不置可否的道,仍然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江离别点头道:“有十五年零九个月了。”

    不是吧,记得这么清?

    众人汗颜,不过很多人进武阁以来,确实没见过江离别出手,只知道他是第一高手,至于为什么第一,谁评出来的第一,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江离别淡淡地望着尉迟公,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空气中却莫名地压抑起来,似乎憋了一天的暴雨,终于要下来了。

    天空阴沉的可怕,明明才酉时时分,却好像已经入夜,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反倒是老眼浑浊的尉迟公,在听到十五年零九个月的时候,眼中竟闪现出精光,仿佛蒙尘已久的利剑,突然横空出世。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凝视着江离别:“是啊,老朽也有这么久,没动过手了……”

    夏元雄望着这两人,眼神闪烁不定,可这时,宁缺也再次开口:“夏老,出手吧!”

    宁缺的刀,还在手里,身上的气势有增无减,战意空前之盛。

    “哼!”

    夏元雄准哼一声,手里的古怪兵器一抖,竟然又变长了几分,同时修为爆发,赫然是化真之上的……通玄境!

    …………

    另一边,禁军卫所已经死伤惨重,这是负责皇宫安全的军队,可是自己人却打了起来,而且是以命相搏,那动静足以震动整个京城!

    此刻何枫满脸是血,犹如杀神一般,哪怕他还不到宗师,但也无疑是战场上的无敌猛将。

    面对自己的部下,曾经一起战斗的兄弟,何枫无比痛心。

    但战争便是如此,大家效忠一个主子,即是兄弟,若是跟了不同的主子,那就只能是敌人。

    杀戮一直在继续,何枫已经不知杀了多少人,但禁军之中,有太多将领投向靳王,兵力也是他们的一倍,哪怕先占据有利地势,仍然是苦苦支撑。

    何枫看着部下一个个倒下,双目一片通红,可是他还在被对方高手围攻,根本分身乏术,战况愈发的危急惨烈!

    终于,援军到了!

    在这一刻,仿佛乌云散开,一道曙光出现,何枫大喜道:“高威?怎么是你小子?还有郑监务使?太好了,是监务府伸出援手,兄弟们,跟那些乱党拼了!”

    其实,援军只有二三十人,不过正所谓兵不在多而在精,那高威的修为仅次于何枫,还有监务使大人带着一群高手,这些人足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刘公子果然没有骗他,真的会有援军,当时何枫被救的时候,虽然刘袖告诉他会带人支援,但何枫已经抱着战死的决心。

    何况皇上的布置何枫也知道很多,他实在想不到,监务府会是援军,刘公子真乃奇人也,竟然在这种局面下,也能扭转乾坤。

    再想到当时疗毒的情景,何枫不禁暗叹:真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神人啊!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