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半年...足够了...”

    秘境之外,陈铭独自走在路上,静静向着城外走去。

    此刻,他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一身不坏躯体龟裂,整个身躯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一眼望上去让人头皮发麻,像是随时会裂开。

    点点金色的佛血在他的体内流淌,一点一滴的金色光辉在播撒,那是佛血的神萃,若是用来给凡人洗礼,可以提升根骨,是绝世的珍宝。

    但此刻,在陈铭身上,珍贵的佛血却流的到处都是,点点神曦扩散,几乎将这个地方彻底覆盖了,隐隐间牵引出一片元气,令这一片区域的生机更加旺盛。

    如此庞大的佛血扩散,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此刻陈铭的状态着实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以至于连自身的血液都无法控制,身上的血抑制不住的向外流淌,像滚滚的泉水一样,根本没法止住。

    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手上握着的一件东西。

    一颗狰狞的人头。

    人头狰狞,上面带着点点残血,看上去绯红,现在还没有干涸,显得十分新鲜。

    “你杀了东阳王?”

    远处,一个声音响起。

    陈铭抬头看去,看见到远处的城门处,有个少女静静在那站着。

    邵玲静静在城门处站着,身上仍然是此前秘境中的那副打扮,只是此刻神态却变了些。

    她脸上带着些担忧,望着陈铭浑身是血的模样,还有那颗人头,一时间脸色苍白。

    “嗯,我杀了...”

    陈铭点头,随后笑了笑:“我马上就要离开,临走前,就再做些事情吧。”

    “清殿下要是知道了,一直不会高兴的...”

    邵玲望着陈铭此刻的模样,脸色苍白,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

    她不知道此前陈铭与徐清交谈的内容,并不知道陈铭的身体状况。

    但就算如此,看着陈铭此刻的模样,她也知道,他此刻状态很糟糕,已经陷入了一个极端。

    “你的伤很严重,若是再不治疗,恐怕下场不会太好...”

    望着陈铭,邵玲如此说道,最后又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你跟我来吧...”

    “你要做什么?”

    陈铭诧异,开口问道。

    “我带你离开。”

    邵玲如是说道:“你的伤痕严重,也很显眼,若是不尽快离开,若是遇上其他王爷,会很危险...”

    “我知道有一条路,可以带你离开。”

    陈铭沉默一会,随后笑了笑,才摇头说道:“不用了。”

    “我杀了东阳王,如今恐怕已经是你们天火一族的眼中钉,你若是助我,到时候若被发现,恐怕不仅自身难保,还会连累尊长。”

    “为了我冒这个风险,并不值得。”

    他浑身鲜血淋漓,平淡说道:“回去吧,好好注意身体。”

    话音落下,他平静转身,脚步迈开向外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邵玲楞楞望着陈铭消失的身影,站在原地沉默许久,才转身离开了。

    因为动作够快,再加上事先已经准备许久,陈铭这一次离开很顺利,途中并没有任何人追上。

    或许再过一段时间,王城的人才会发现东阳王的陨落,还有陈铭的动作。

    不过到了那时,这里已经不关陈铭的事了。

    “这里能做的就是这些,接下来的,就是另一边了。”

    走徒步走在野外,陈铭转身望向身后的城市,感受着其中的深邃气息,心中想道。

    将东阳王击毙,他身上的伤势进一步开裂,此刻已经救无可救,到了一种极致。

    陈铭以秘法将浑身精血锁住,勉强将即将龟裂的身躯凝聚,不使其直接崩解,但却也只能暂时压制住这种趋势。

    最多半年时间,他的这一具躯体,就会直接崩溃。

    当然,对这一点,陈铭并不在意。

    但在身躯崩溃之前,他还有些事要去做。

    “天峰...”

    一念至此,他抬起头,看向远方。

    时间缓缓过去。

    很快,四个多月后,陈铭来到了一座高山下。

    这座山峰高大,巍峨,上面一层银色,看上去十分独特。

    从外界一路走来,陈铭径直走到这座山峰前,脸上露出了些感叹:“我回来了...”

    这里便是他这具身躯曾经生活二十年的天峰山,也是中域武道圣地之一的天峰派所在驻地。

    当初陈铭与徐清的旅程,也是从这里开始,才最终一路走到现在。

    如今,距离当初离开,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似乎有了不少变化...”

    望着周围的景色,陈铭喃喃自语道。

    眼前的景色,还是过去的天峰山,只是看上去有些细致的不同,上面似乎多了些陷阱之类的东西,在周围覆盖着。

    顺着一条熟悉的小路,陈铭走到一边,望向眼前。

    眼前是一栋他极为熟悉的屋子,屋子由一片很大的院落,还有一大一小两栋房屋共同组成,看上去虽然不算奢华,但也有一分独特的宁静。

    静静走在其间,望着这栋房屋,陈铭静静的望着。

    “还是老样子...”

    他喃喃自语道。

    眼前这栋房屋,便是他曾经住过的那一栋院落了。

    这栋院落是当初他晋升外门弟子时,天峰派给他分配下来的院子。

    此后尽管徐清在天峰派中晋升内门弟子,差点成为真传,但这栋院子却始终没有换过,一直住在这里没有动过。

    顺着过往的记忆,陈铭一路向前走去。

    他走过长长的院落,径直走到了房屋之前。

    在房屋中,此刻有个人正在里面待着,此刻随着陈铭的到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冲了出来,伴随着一声怒喝声。

    “谁!!”

    这声音浑厚,其中已经动用了内力,在刹那间传荡了周围数百米,惊起一片鸟兽。

    随后一个人从中冲了出来,望着陈铭,便是一愣。

    “刘大哥...”

    那身影穿着一身黑袍,看上去很年轻,整个人浑身气质阴郁,哪怕站着不动,都能让人感觉到一阵压抑,带着股浓重的威压。

    “赵计兄弟,好久不见。”

    望着这人,陈铭笑了笑,随后开口,一口将对方的名字说出。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过去与陈铭有过几番接触的赵计。

    不过与过去相比,此刻的赵计显然已经今非昔比。

    他一身气息雄厚,内力磅礴无边,隐隐约约之间带上了些血腥气,单单论修为而言,如今竟然不弱于徐清多少,令如今的陈铭看了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

    “你...将我给你的那两门武学练到大成了?”

    望着赵计,陈铭楞了楞,好一会之后,才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

    “不过。”

    望着陈铭,徐清迟疑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开口道:“那一日,大哥离开之后,我就每日苦练,如今已经是天峰的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

    陈铭喃喃自语着,随后望着赵计,不由笑了笑,最后才开口说道:“不错,比我当初强多了。”

    听见这话,赵计先是愕然,随后不由失笑。

    可不是么...

    当初陈铭离开天峰时,顶着的名号,仅仅只是一介外门弟子而已。

    若是按过去天峰派里的规矩,此刻的陈铭碰上赵计,还要反过来叫上一句赵师兄才对。

    一念至此,两人不由发笑,原本因为一年多时间不见而产生的些许隔阂也慢慢消失。

    “这处院子,是你一直在打扫?”

    走入熟悉的院落中,望着周围一切如故的模样,陈铭笑了笑,随后开口问道。

    “那天刘大哥你走之后,没过多久,我就晋升了外门弟子,将这处院落要了下来。”

    望着周围,赵计缓缓开口说道:“我其实并不经常来这里,只是定时让人过来清扫,今天过来,只是凑巧而已,碰却没想到正好与刘大哥你碰上。”

    “也好...”

    陈铭点了点头,轻轻感慨了一声。

    来到熟悉的院落,其实他有不少话想说,但此刻徐清与宋灵两人都不在这,他张了张口后,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到了这时,一点一滴的血腥味开始从他身上传了出来,原本被镇封的伤势没法控制,其中有些气息逸散了出来。

    感受着这些气息,赵计脸色一变:“怎么回事?你身上有伤...而且是这么严重的伤势?”

    “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些意外,最后就导致了现在这个结果。”

    望着赵计,看着他的反应,陈铭脸色平静,笑了笑:“事实上,我的时间已经无多,这一次回来,实际上就是处理后事的。”

    原地一时沉默,站在那里,赵计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陈铭,这一刻心中说不出是什么心情:“以你之强,天下间谁能将你伤成这样?”

    “总有些人可以的。”

    陈铭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而是话风一转,开口道:“我还有大概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趁着这段时间我还在,你在修行上有什么疑难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而在那之后,我的后事,就只能拜托你了...”

    赵计沉默,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自己的嘴角干涩,心里无比的难受与悲伤。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