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提拔温体仁为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之后,朝堂上一时间又恢复了宁静。

    对于罢黜钱谦益等一百多位东林党及亲东林党官员,其实朱由检并非全无顾虑,只是在他想来,无论结果再怎么差,也不会比满清入主中原神州陆沉的结果更差吧。

    朱由检登基之初,就是太过优柔寡断,舍不得家里的坛坛罐罐,总想着极力弥合各方矛盾,让各方势力团结在他周围,大家求同存异、相忍为国,为中兴大明做贡献。

    可他太高估自己的政治手段了,大明建国二百五十载,早已进入暮气沉沉的阶段,各方势力皆无比腐朽,根本就不是他能轻易改造得了的。

    于是在这几个月里,朱由检频频惨遭打脸,执政能力越来越受到各方质疑,以致于阉党和东林党都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如今朱由检终于想通了,他想要中兴大明,就必须拥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即使过完这个年天下立马烽烟四起,也总好过在与东林党的内斗中慢慢走向消亡吧。

    而且书生造反三年不成,朱由检也是看准了东林党嘴炮无敌,只说不做的秉性,认为即使东林党在东南拥立藩王造反,他也有信心平定下去。

    至于后金会不会趁机南下叩关,朱由检并不太担心,毕竟历来北方异族入侵中原一般都会选择在秋高马肥之际。

    原因自然是跟天气有关,如今正是隆冬时节,后金若在这个时候入侵中原,无异于自寻死路,朱由检做梦都会笑醒的。

    不过对于东林党有可能掀起的造反浪潮朱由检也不得不防,首先是要在舆论上压倒东林党,以争取民心向着朝廷。

    这一点朱由检已经在做了,冯铨领导的大明旬报社已经做出了《大明旬报》的样板,看起来非常不错,不日就可以发行了。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毕竟以古代的交通条件,当快递小哥把《大明旬报》发行到江南之时,说不定东林党早已揭竿而起了。

    所以朱由检不得不拿出穿越者们的一大必杀利器:永不加赋!

    这一招但凡是经过网文穿越学校培训的穿越者都已经用烂了的,但招式不怕烂,有用就行。

    说起来这一招历史上还是康熙的首创,康熙因为祭出这一大招,而成为历史学者口中的“千古一帝”,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并列。

    朱由检看着群臣一片沉默,便向着王承恩道:“王承恩,宣旨吧。”

    王承恩站了出来,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承天命,继皇兄遗诏,冲龄即位,以奉宗庙。然朕虽以眇眇之身继位,亦哀生民之多艰。朕殚精竭虑,思索再三,欲效仿上古先王民不加赋而国自用之善举,朕当与民盟誓,即令天下官府自今日始,永不加赋,如违此誓,天弃厌之,人神共诛!”

    一开始听到王承恩宣读的套话,群臣皆不以为然,可当群臣听到“永不加赋”这四个字时,群臣一下惊醒过来,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大家都愣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高居于御座之上的崇祯。

    你特么疯了么?

    竟然放出“永不加赋”的大卫星!

    赋税赋税,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赋税?

    崇祯当然没疯,也知道赋税对于朝廷财政的巨大作用,以及赋和税之间的区别。

    赋在古代有特定的含义,即用来满足军事需要征收的军需品叫做赋,如征用的兵车、武器、衣甲等。

    所以赋字由“贝”加“武”二字组成,“贝”为贝壳,是古中国最早的货币,两字合在一起便是货币用于战争的意思。

    而中国古代的税最早是指对土地产品和工商业的征收,用于国家一般经费。

    正如《汉书·刑法志》的记载:有税有赋,税以足食,赋以足兵。

    换成大白话意思就是税用来维持国家运行的,赋是用来打仗的。

    而在明朝,税收归于朝廷国库,赋贼归于皇帝内帑。

    朱由检大大咧咧便向天下宣布“永不加赋”,这在群臣看来,崇祯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你“永不加赋”是争取到民心了,可内帑没有赋入,你崇祯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啊?!

    群臣先是惊愕,惊愕过后,一些对崇祯颇为不满的大臣却大喜过望,当即跪地叩首,无比虔诚的赞叹道:“陛下登基不足半年便加恩于四海,泽被天下,当真是远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不世仁君啊,即便是上古先王也不过如此吧!”

    一些大臣甚至深怕崇祯反悔,伏地叩首道:“陛下当立即令通政司传诏天下,令天下四方臣民无不沐浴恩泽,知晓陛下一片拳拳爱民之心啊!”

    黄立极原本还想劝谏一下崇祯的,但他想到崇祯之前对他的冷漠无情,便选择了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施凤来、张瑞图向来唯黄立极马首是瞻,他们见黄立极三缄其口,便也打消了提醒崇祯的心思。

    孙承宗、李国普、郭允厚等心向崇祯的大臣有心劝谏,可仔细一想,生民已如此多艰,陛下既然愿意施恩于民,给生民们喘口气,应该支持才是,是以他们也不发一言,坐看崇祯“永不加赋”的圣旨顺利通过。

    倪元璐和黄道周则更加疑惑不解了,悍然下令诛杀文震孟、王守履、陆澄源的人是崇祯,哀叹生民多艰命天下“永不加赋”的人也是崇祯。

    崇祯一面残暴到了极点,堪比桀纣之君;可另一面却仁慈到了极点,堪比上古先王。

    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崇祯呢?

    唯有温体仁忧心忡忡,深怕自己好不容易才巴结上崇祯这个新boss,boss却即将成为一个破产的穷光蛋,他出班奏道:“陛下,如此大事,岂可轻易做决定,还请陛下三思而后……”

    不料朱由检根本get不到温体仁的好意,仿佛彻底沉浸在群臣的一片彩虹屁中,他随意地摆摆手道:“朕意已决,你无须多言。内阁马上盖章覆印,将此诏书晓瑜天下,令四方臣民知之。”

    黄立极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俯首拜道:“臣等,遵旨!”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