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婷婷,歇歇吧。”秦风在顾婷婷的后面,给她递过来了一杯水,自己的这个妻子,还真是有一股拼搏的劲头啊。

    反正来这里之后,小虎头有人看着了,顾婷婷那是三天没回去了,就在电脑前面研究这些程序,她那专注的样子,很有吸引力,连秦风都看的痴了,不过呢,人毕竟不是铁打的,自己的老婆这样,累坏了可怎么办。

    给飞行员们又上了一节课之后,秦风就过来了,看着自己老婆忙碌的样子,给她接了一杯水。

    “谢谢。”顾婷婷说道,她的手拿着杯子,眼睛却没有看水杯,一边喝,一边还在看屏幕,突然间,她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找到了,在这里!”

    找到了?这么快,就找到故障的原因了?

    顾婷婷很认真,虽然大家都在一起找,每天还要开一次碰头会,但是其他人就是来帮助的,哪怕是找不到故障,也不会给他们造成影响,但是顾婷婷就不一样了,因为是秦风要去飞的啊,如果还有故障,那是绝对不行的。

    顾婷婷一直都很认真,她期待着自己尽快找到问题,尽快解决问题。

    找到了?

    听到了顾婷婷的话,所有人都向着她这边围过来,看着她面前的那个正在闪烁的电脑屏幕。

    “这个飞控程序,在控制软件存在严重致命的逻辑缺陷,俯仰姿态控制过程中缺乏迎角和过载反馈环节,这部分,至少需要两万行的程序代码,把各种问题都考虑清楚,编写进去,但是这里,他们什么都没有!”

    为啥当时降落的时候会出问题?就是因为缺乏这部分的控制程序。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馈,触地的震动导致了飞机的上仰角变大之后,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控制下去,最终形成了悲剧,如果在其中加入这部分代码,就能完美地抑制了。

    顾婷婷在编写BW-1变稳机的程序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编写了足足两万行的代码,但是现在呢,这里什么都没有!

    “可是,他们为何会缺乏这部分代码的?他们当时的那架试验机,也没有出现这种错误啊。”一旁的601所的技术人员说道,故障原因找到了,但是为何有这样严重的缺陷,MBB公司的原型机还没事,这是让人很奇怪的。

    “我猜,他们的那个时候,用的是模拟电传,现在的这些程序,他们当初根本就没有装上飞机,给我们的根本就是一个没经过验证的代码。”

    毕竟,他们那个时候,才是六十年代开发的F104G基础上进行试验的GCV型号。

    梅塞施密特-伯尔科-布洛姆,这个MBB公司的合并企业,之后又陆续吞并了生产过容克52、斯图卡的容克厂商。看似虽然历史悠久的航空企业,但在三代电传飞控方面,德国人并没有太成熟和成功的经验,他们的这套飞控系统,也是相当低下的。

    电子技术是在不断发展的,很可能,他们设计的这款验证机,前期仅仅使用的是模拟电传而已,从模拟到数字,是一个跨越,只有数字电传,才是真正的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的电传系统,他们在发展数字电传的时候,那就仅仅是把模拟电传的规律给转换过来,看着这些代码之中很多的冗杂就可以想象得到,这应该是机器编译的结果了。

    尤其是,当时这部分,可能是用模拟电路来实现的,结果在向数字电路转换的时候,就被放弃掉了,结果呢,就形成了现在的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程序,这个程序放到了歼八ACT上,导致了这款飞机在首飞的时候,就摔掉了。

    顾婷婷分析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了,没错,肯定是这样的,上次出访欧洲,只有德国人的开价最低,所以就从他们这里购买了,本来以为他们是老牌的欧洲航空企业了,哪里知道,也是糊弄人的!

    这也为以后的发展埋下了伏笔,两年之后,等到601所决定为歼八IIACT技术联系合作的时候,再也不选择德国了,直接去找法国达索和英国马可尼。

    被坑了一次,不能再被坑第二次啊。

    但是,世事难料的,由于某些历史的原因,和欧洲的合作最终没有完成,等到了九十年代,

    歼八IIACT的技术合作,已经是寻找俄罗斯的帮助了。

    现在呢,至少要利用己方的技术,把这飞控的软件克服了,毕竟,在工厂内,第二架的歼八ACT战机正在进行改装,哪里跌倒的,就要从哪里站起来,如果不继续飞的话,那这个项目就终结了,那国家付出的大笔资金,也就浪费掉了。

    好歹也要把这些技术搞起来再说。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那接下来就好说了,修改程序!

    将试飞院里面的为BW-1战机研发的程序拿出来,将这一部分的代码加入进去,然后根据歼八的气动进行重新的调试,就这样,大家在601所里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程序修改好了。

    对整个团队来说,也是有益处的,大家接触到了三轴四余度数字电传系统的源代码,为己方以后研制新的变稳机打基础,秦风也说过了,这是国内航空技术发展的必经之路。

    时间在一天天地过去,对技术人员来说,每一天都是很紧张的,而对秦风来说,也意味着事故之后的飞行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最近几天,他已经恢复性的试飞了,在112厂的歼八战机上,飞了几个架次,熟悉一下这种飞机的飞行性能,这也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来,他一直都没有机会飞上天,不过呢,那种飞行的感觉是刻在脑子里的,只要一飞,立刻就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终于,新改装好的,换了新的程序的歼八ACT战机,被拉上了跑道,全身穿戴整齐的秦风,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向了这架新飞机。

    上次的事故,还是历历在目,这次,秦风能否完成事故后的复飞,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这次再出问题,整个项目,都会下马的!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