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沙漠之中是残酷的,没有什么比它更加的惨灭人性,况且沙漠上长长会起风沙,这样的风沙能将所有的东西覆盖住,所有的生物,植物都在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不见,所以沙漠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可怕的。

    尚可行并不想死,他还想要好好的活着,所以他不想要深入沙漠来寻找对方,就这样他们的军营驻扎在沙漠和边界上。就在下雪的时候尚可行长长会一个人披着棉袍站立在高高的山岗上,鸟瞰着无边无际的沙漠。

    遥望着北方,他不知道陈生和香炉,还有那个黑衣人去了什么地方,更加的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他的内心总是有一种预感的,那就是这个小子和那个丫头迟早是会回来的。

    以前他的脾气是暴躁的,是想着怎眼个复仇,怎样杀掉陈生的,可是现在他渐渐的放慢了心境,这是他更加成熟的标志,现在他想着所有的事情,一切的事情都是应该从权的,都是应该随着缘分走的,任何事情都是具有定数,都是注定的,所以他表现的很平静。

    在他的内心最深处只有一种信念,那就是自己会成功,自己会杀掉陈生和香炉,或者是自己有朝一日肯定能够得到莫邪剑,得到这样的宝剑是他终生的梦想,更是他终身的追求。

    现在他没有操之过急,或者说是显的成熟稳重,还是有另一个原因的,那就是因为汪相思没有杀他,并且还选择的了原谅他,这让他有了一种死后重新的心态和意愿,现在他还是真的不想死了,觉得活着就是一种美好,活着就是一种奢侈。

    看着皑皑白雪,覆盖着无边无际的沙漠,渐渐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头发上,他的头发也是银色的,他是少白头,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一夜之间他就全部白头了,不知道实在怎样的时刻,大概是在追杀陈生的时候,他的头发一下子全白了。

    因为压力,他清楚的知道这点,那就是因为压力,自从他得到陈生节奏莫邪剑的时候,当他得知此事在劫得莫邪剑前杀了很多大佬的时候,当他派人出去没有拦着陈生,并且很多人,很多势力都全军覆没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恐慌的,他的内心是忧愁的,应该是在这个时候让他在一夜之间白发了。

    他感觉到焦急,毕竟有着东厂的催促,有着汪相思的不断来信,让他快一点的杀掉这些人,可是他没有做到,这是他最失败的一次,他没有想到能够在北京,能够皇宫之中混得开的人竟然就这样的栽倒了一个小子的手中。

    并且这样的小子是籍籍无名的,是没有一点社会地位与社会背景的人,这样的简直就是蚂蚁,简直就是大粪一坨,可是就这样的人,就是这样他看不起的人在忽然之间变得非常强大无比。

    这让他产生了恐惧,无比的恐惧,所以他觉得对方是多么的牛逼,可是想要战胜牛逼的人来证明自己更加的牛逼就是尚可行。有着这样的梦想,他一定要实现,不管怎么说他的内心都是强大的,也是脆弱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世界是如此的复杂。

    那是因为自从武林盟主万古楼死后,他的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做了多么大的挣扎,更加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经过了多大的煎熬,那一段时间他是痛苦的,也是沉默的,没有做任何的表态,更加的没有说一句话。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他要报仇,要不然真的对不起自己失去下肢的代价。现在尽管他还是东厂的二把手,还是在东厂坐着高位,可是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后的很多人已经早已心中没有他了,尤其是朱颜改这个小子,竟然想要骑到自己的头上来。

    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在东厂就是一哥,没有人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剥夺他这样的位置,当初他在东厂的时候,尽管是和朱颜改还有阙莫笑他们三人并成为三剑客,但是其他的两个人见了他都是要低头哈腰的巴结他,就像是要把他高高拱起来的神明。

    可是现在是绝对不行的,现在的朱颜改就是看到了自己成了残废,就是看到自己背叛了汪相思而修炼了莫邪剑法,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目中无人,才会如此的飞扬跋扈。

    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事情,既然是汪大人原谅了他,既然是汪大人让他重新回到东厂,对昔日的往事既往不咎,那就说明一点,他还是可以回到昔日辉煌的巅峰时期的状态,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内心就是一阵狂喜。

    他清楚的知道失去的东西能够重新回来时多么的重要,所以他还要紧紧的抓住不放,这关系这他一辈子的命运,只要杀了陈生,只要杀了香炉,他就可以回到汪相思的身边,回到东厂里面重新做起自己的副督公,这是他的想法,他觉得有可能,因为现在的他真的相信自己的势力。

    没有人能够和他争,就算是朱颜改和阙莫笑,凭借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能和自己比,现在的汪相思没有杀他,是因为他还有利用的价值,可以以后能不杀他吗,当然能,只有自己有足够的手段,有足够的手腕,能够在汪相思的面前出谋划策的话,他是真的不舍得杀自己。

    那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继续谁杀陈生和香炉,毕竟现在回去的话跟汪相思汪大人是没有办法交代的,尽管他已经抓到了香满天和侯慕白,但是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很大。

    这些天里他就一个人站在这里一动也不动,他在思考着事情,在思考这自己的未来,还有陈生的吗还有香炉的未来,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样做,谁去追,还是不追,就在这里等。

    看着眼前的雪花,还有雪花落在他的发间,落在他的身上,落在他的脸上,他都没有挪动意思,似乎这就是他的心境,这就代表着他的内心的狂热,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在想什么,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听见从他的身后穿过来一个声音,这样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熟悉,说道,”原来尚大人一个人在这里发呆。“是朱颜改的声音,这些天他都是在和阙莫笑在军仗里面喝酒取乐,他们都没有去找尚可行谈心。

    毕竟现在在他们的心目之中尚可行就是变态的们心中眼中变态,因为他失去了双腿,因为他是残疾,因为他的心灵是扭曲的,所以他就是变态,没有说话,他始终都没有说话。

    只是听到身后面传来这样的声音,他清楚的知道是朱颜改来了,尽管在他的内心深处是不喜欢这样的小子的,可是不能将这样的事情摆在脸上,更加的不能说出来。

    “我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咱们到底追还是等?”尚可行并没有隐瞒自己内心的真是想法,毕竟他也没有必要隐瞒,而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让他给自己做决断,看看这个小子是怎样想的。

    朱颜改生着一副很好的面皮,用一句很贴切的话说他就是小白脸一个,在很早的时候他就看尚可行不顺眼,可是当初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尚可行都是他们的三剑客之首,所以他必须要给面子,甚至是在他面前唯唯诺诺,可是现在他觉得这样的老大哥不行了,都成了残废了,还有什么面目回来在当他们三个人的大哥。

    况且他早已经背叛了汪相思,在汪相思的心中肯定有一个打不开的心结,所以朱颜改认为不管到什么时候汪相思都是会杀死他的,想到这里的时候朱颜改便不想再给他好脸色看了。

    可是现在面对对方这样的武技他又不敢公然的挑衅,所以他还是老老实实的人忍让着,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说话,便道,”尚大人,咱们三个人出来有什么事情不还是需要问你了吗?有什么事情不还是需要你做主么?“

    很显然,再这样的重要关头,他是不会做出决定的,毕竟这样关系到很多的事情,万一汪大人怪罪下来,他们谁也担当不起这样的责任啊。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朱颜改还是非常狡猾的。

    可是尚可行总是还要拉上他们两人,就是死了也要做拉一个替死鬼,脸上露出少有的笑意,说道,“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一个人有怎么能够决定的呢?俗话说的话哦,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现在到了紧要的关头,咱们弟兄三个可是需要好好商量商量啊才是啊。”

    “以免到时候我做错了决定,汪大人怪罪下来,你们都是是我做的决定,那岂不是把我一个人害惨了。”

    朱颜改本来想把这件事情藏着掖着,可是没有想到生可行竟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抖了出来,甚至是拉下了他们挂在脸上的最后一个面纱。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