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可是现在的重点是为什么要摆酒,乔漫头都大了,虽然她和齐铮确实是在谈恋爱,两人互相喜欢,可她还没和家里人说。

    至于齐铮那里,乔漫能够猜到,为了让齐景荣开心,他肯定会说两人两情相悦啊。

    “我肯定是认真的。”齐景荣中气十足地道:“我和你奶奶也想过来,但是路途太遥远,他们不准,气死我了,齐铮他母亲春节要值班,请不到假,让他父亲过来办这事,到时请村里人喝个喜酒,热闹一下。”

    “齐爷爷,这个事情以后再说行不行?”乔漫去看张爱莲,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把话筒给了张爱莲:“奶奶,您说。”

    张爱莲对齐铮是挺满意,可乔漫和她说过两人都没意思,再加上距离太远,她哪里愿意孙女嫁,也商量好了为齐景荣身体考虑,骗他说乔漫和齐铮以后会结婚,可她哪里想到齐景荣会这么急,说要在村子里摆酒。

    到时一旦摆酒,齐铮和他父亲还过来,就算他们知道这是假的,可在村里人眼里,她的孙女就是已经嫁人,这让乔漫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张爱莲着急地道:“不急,不浪费这个钱,等到漫漫大学毕业后再领证再摆酒。”

    “摆个酒怎么能叫浪费呢,两个孩子一辈子就结一次婚,我知道你们那里很多人都是在春节前后结婚,漫漫她奶奶,是不是我们没有过来,你觉得我们没有诚意,对漫漫不是真心的?”

    “没有,不摆酒,孩子还小,齐铮陪你们过年,让他别过来了。”

    张爱莲差点就要说实话,考虑到齐景荣的身体,还是忍住。

    这个电话接了半个小时,到了最后,齐景荣的倔脾气上来了,认定的事情不能更改,一定要今年摆酒席。

    农村里也有十多岁嫁人摆酒的,之后就住在男方家里,其实大家对领结婚证都不是很在意,万一乔漫突然来个摆酒席,也没人会看不起她,不摆酒才看不起她。

    可是,乔漫是真的不想,摆了酒在村里人眼里,她就是嫁给齐铮了。

    她不抗拒这个,反正她以后是要嫁给他的,她是觉得麻烦,因为那时要买菜做饭,村里那么多人呢,得花多少钱,还累的半死。

    乔漫把话筒放下,去看张爱莲。

    “回家,和你爷爷说说,唉,早知道当初就不骗你齐爷爷了,万一真过来,那么远坐车不容易,还要花钱。”

    “奶奶,我……”见不是说话的地方,乔漫只能道:“回家再说。”

    回到家,乔道木已经把猪喂了,正在烧洗澡水,听张爱莲说起这事,他哪里会同意,两人八字都没一撇,摆什么酒。

    乔漫坐在一边,听他们说完,她声音弱弱地开口:“爷爷,奶奶,大爷爷,我有话说。”

    三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她。

    “其实我和齐铮一直有写信联系,我们打算”犹豫了好几秒,乔漫豁出去了:“其实我们互相喜欢,以后打算结婚。”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