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因为变异成了阶段Ⅴ,也就是说几乎所有原肠生物(除同为实验对象并失踪的那个孕妇以外)的始祖,这十一个阶段Ⅴ的能力有了几何级数级别的增长,其中所增长的就包括了他们本就变态的超嗅觉、超听觉。

    听觉、嗅觉大幅度增强的阶段Ⅴ原肠生物们如何会轻易地放过那些把他们当做实验材料,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痛苦的人?首当其冲受到他们复仇性攻击的就是在七星村做实验的各国的研究人员。

    那些研究人员甚至连变成原肠生物,以另一种方式生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被他们十一人,呃不,十一只阶段Ⅴ的原肠生物撕碎、生吞,吃得那叫一个干干净净,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然而也是在那个时候,总共十二个实验对象中的那个孕妇,十二个实验对象中唯一一个不是小孩子的人,她并没有成为原肠生物,也没有被其余十一个阶段Ⅴ杀掉,而是逃离了七星村实验基地。

    如果要说那个孕妇为什么没有成为原肠生物,其原因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个孕妇。若说其他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都很低,毕竟另外的十一个实验体有男有女,除却怀孕这一点他们之间的差别不是很大。

    现实之中,李振没有怀过孕,并不知道情况(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轻信),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怀孕期间,孕妇体内的胎儿因为脐带、羊水的保护,即使是艾滋病一类的病毒都无法直接感染到胎儿,同样,母体的免疫力也会大幅增强。所以那个孕妇才没有当场就变异。

    再加上十一只阶段Ⅴ的原肠生物刚刚变异,还有着最后的丝许理智,此前的实验体生活中,那个孕妇又因为母性爆发,对那十一个小孩子颇为照顾,刚刚变成原肠生物的那十一个小孩才有意地让她逃了出去。

    在七星村的实验体们变异并且杀掉了那里的实验人员的时候,岛国的高层紧跟着收到了消息,立马紧急删除了当时的实验资料,并且派出了救援队去看有没有可以拯救的实验人员,毕竟那里的实验人员都是岛国的精英。

    也是那时候,察觉到实验记录被删除的李振意识到这个实验出了问题,找上了司马重工谈生意。

    话说那个孕妇,她的亲人在组团外出旅行的时候因为事故全部死亡,留下来的只有她和她肚子里的刚刚两个月的孩子。因为亲人全部丧生,她一个人也没办法一边怀孕一边养孩子,她就申请了国家救助。

    然而没想到的是,救助没有来,来的是一群魔鬼!那些人说带她去一个地方看护、待产,她也就没怎么怀疑,然而被带来的地方却是那个七星村。

    在第一次被注射各种基因合剂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然而这时候还有什么用呢?她也吵过,也闹过,然而她一个举目无亲的弱女子,孤身一人来到严密的如铁桶一样的七星村实验基地,她能闹得出什么动静?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自杀,但是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那是她在这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她不舍得让未出世的孩子陪着自己走上黄泉路。

    在那个孕妇被十一只阶段Ⅴ的原肠生物有意地放走之后不久,岛国派遣过来的救援队就找到了她,这只救援队并不知道七星村的内情,只知道那里有许多的岛国科技精英。

    这时候的阶段Ⅴ已经开始为了满足理智还在的时候留下的最后的执念而行动了,虽然发现孕妇的地方距离原七星村并不远,但是阶段Ⅴ们已经远去,实验基地之中除了满地狼藉和血迹什么也没有。

    虽然对在这种惨烈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完好无损的孕妇有些奇怪,不过救援队的任务只是救援而已,并没有展开调查的权限。

    在他们遇上孕妇之后,孕妇已经因为先前的逃脱过程中运动太过激烈导致羊水破了。救援队的人不敢耽搁,连忙让随信的医生帮忙接生。

    一阵女人的惊叫以及一阵响亮的啼哭之后,那个孕妇生下来了一个小女孩。刚出生女婴的双眼通红如血,这很显然是被诅咒的孩子的特征,而她也正是这世上第一个被诅咒的孩子。

    “恭喜你,是个小女孩,她很健康。”

    接生的医生剪完了脐带简单用带来的蒸馏水擦洗了一下女婴,抱到那个孕妇,呃不,现在应该叫做妈妈了,抱到了女婴的妈妈的面前。

    “谢谢,谢谢你们!”

    那个妈妈接过医生手里的孩子喜极而泣。

    “宝贝,你的名字就叫做蓝原延珠,意思就是为我们蓝原家延续血脉的明珠,我们蓝原家就只有你和我了。”

    刚刚在非正常状态生完孩子的她现在的精神却异常地好,不过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蓝原延珠?太太,是这样写的吗?”

    救援队的队长找来一张布条,在上面写下了蓝原延珠四个汉字(岛国也使用汉字的),拿到那个妈妈面前。

    “对,你这是?”

    “我通知了其他救援队的人,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我也不知道其他救援队的人会不会遇上像你一样的孕妇,所以事先做一个标记,免得到时候抱错了孩子。”

    这一支救援队的队长一边说,一边把写着蓝原延珠的布条放进已经被裹起来的女婴的襁褓之中,刚刚他已经联络过了从另一个方向上赶过来的另一支救援队,打算等汇合之后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听到救援队队长的话语,这个妈妈点了点头,抱着自己的女儿延珠唱起了催眠曲。

    然而,好不容易要睡着的延珠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大哭了起来。与此同时,唱着催眠曲的新晋妈妈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一阵不适,似乎自己的背上长出来了什么。

    “啊!怪、怪物!”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