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虽无杀人之心,但念朱雀衣、圣母的亲情羁绊,地茧无限为了原始魔君,终在旁观一段时间后选择动手,以免节外生枝。而随君临黑帝力压无敌,生命练习生似乎难以回天,即将落败遭无限所擒之时,天外骤来一掌一剑,分别挑上地茧与君临黑帝。

    “悟来时见江海古,苍崖行遍谒玄门;向道偶题人间世,一笛一剑一昆仑!”

    雪花漫飘,翩降凛然道姿。道灯光华照彻长夜,剑非道兀然巍立练习生之前,剑锋一转掀起雪浪千丈,即欲清退地茧。但,无限双眼半阖,犹似无动于衷,琴弦哀婉曲调骤然一紧,凌厉弦音尽化刀锋,瞬与剑非道隔空一会,各自震退三舍。

    “练习生,你无恙否?”

    “死不了,大战之中不多言谢。好兄弟,等咱们打退这群魔头,再痛饮一回如何?”

    “……嗯。”

    生命练习生说得豪迈,剑非道的沉静双眸却显忧心。概因之前击退黑帝擒杀之招的人,此刻亦已将视线落于练习生身上。狩宇之主既已现面,其余精灵人马随即跟上。分神防备着君临黑帝,逆神旸面色镇静地问道:“当年大战之后,原始魔君也流亡在外?”

    “呵,你认为呢?”

    “吾在,你们谁都休想带走——他!”

    言语直指人、魔,逆神旸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君临黑帝,傲然说道:“幽界果真不乏后起之秀。原始魔君之后,除了天魔茧,竟还有你这等高手。”

    “精灵天下的第一强者,万魔惊座久仰了。”

    敢自立门户,除了忠心幽界,君临黑帝就从无畏前惧上之心。就算面对逆神旸,依旧泰然自若:“生命练习生幽界非要不可。你们想要借人,还是以实力说话!”

    “练习生,我要。兽王,你们也必须完璧归还!”

    不余多言,逆神旸出手起式不怀试探,精灵禁元饱然运转,逆神诀倾世而出直扑黑天魔神。但从鬼麒主口中得知逆神旸实力,万魔惊座亦有心一战应证虚实。双方皆不移不避,堂堂正正互接彼此万钧撼世之劲。

    霎时间,天地精灵、红雪魔氛冲撞一处,悬崖断瀑登时截流,地形繁复丕变,一举冲散他处激烈战局,迫使其余高手中途罢战。包括随逆神旸同行的天织主、皇旸耿日等人也一时难以近身。

    待得尘埃散尽,黑天魔神巍然不破,万魔惊座口齿之间已见殷红。反观逆神旸岿然不动,脚下大地却以龟裂八方,足见双方差距仅在毫厘。

    君临黑帝冷冷一笑,抬手擦去唇边血色,眨眼竟是毫发无损。逆神旸一眼瞥见虽无惧色,此刻也不禁皱起眉头,暗自心生盘算。

    “比之擅长防御的万魔金身,黑天魔神攻守兼备。此獠出走另建幽都,至少不在天魔茧夔禺疆之下,二层魔黑天的能为亦似超出一筹。论功体之异,方才交手阵中,万魔惊座的魔能,更能吸纳敌人功力为己用。若要胜之,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过去与圣母交手,听闻幽界除了魔黑天,另有吞寰噬宇九大限魔功,不知幽界如今是否有人练成,又会否是他?”

    光论实力高低,逆神旸尚要高过黑帝一线。然而隐忧却在于其功体,无法太长时间支撑禁元。精灵禁元虽有不世之威,奈何对旸神本身躯体也会造成不轻负担。考虑到万魔惊座功体快速自愈的特性,一旦将战斗拖入僵局,反而可能会对根基超凡的逆神旸不利。

    不仅如此,幽界可不是只有一个君临黑帝,天魔茧与地茧都非其余精灵足以打败的高手。转念之间,逆神旸隐约已有些骑虎难下的预感。

    但在此地,夸幻与大多数人有仇,逆神旸也不遑多让。至少幽界、患天常、圆公子,断然不会在此刻选择帮助精灵。

    发觉逆神旸高调来此,尚与圆公子纠缠不放的夸幻之父,忽然停手,和仇敌对视一眼后宛如另有默契,竟从旸神后侧左右拱立,显而易见心怀不善。皇旸耿日、天织主纵非夸幻对手,寇仇相见亦还是迎难而上。好在乐寻远投靠之后总归要卖些力气,总算不至让情况失衡太多。饶是如此,逆神旸今日的打算,恐怕也难以实现……

    “唔……”

    “呵,逆神旸,你还是先看牢你自己的性命吧!”

    昂首阔步迈向生命练习生,君临黑帝与无限步步紧逼,使得剑非道脸色愈凝。就在此时,蓦来一道陌生魔气,出手更快更速直逼练习生。无限与黑帝同时面色一变,像是迷惑对方来历,却未作出任何阻止的举动。

    “谁?”

    “非幽都、幽界现存之人。”

    “奇怪,确是幽魔气息无误,此魔究竟是何身份?”

    “总不会是改造后的鬼者。”

    “无限,天魔茧可不曾讲过你很会说笑。”

    “我是在陈述事实。”

    “这,竟是一名女魔?”

    困惑对方身份奥秘,君临黑帝、无限一时茫然无解,并不妨碍他们出手败敌。

    霍见面覆黑纱、不见真容,一袭青黑裹身干练装扮,十八九的窈窕女子,出手即如雷霆电逝,直袭生命练习生伤处。高手自有感应,剑非道眼界独到,察觉敌人又来高手,心忖战况不妙即欲支援,却被无限琴音所阻。

    不过,纵有任平生掠阵,红尘雪对上君临黑帝依然胜算渺茫,数招之间便被清除出阵。万魔惊座气定神闲道:“洛神,你该庆幸幽界尚无侵入人界之意,否则你难留性命!”

    “练习生……”

    急而不乱,红尘雪面对黑帝,唯有先图自保。此时此刻,不知来历的女魔速发重掌,已近练习生面门。凶险一瞬,生命练习生绝地反击,负伤不改坚韧意志,命格加持下底力骤然爆发,全部真元尽付豁命一枪,意图以伤换死彪悍挺身。银芒绕身穿风疾出,刚猛重枪如星芒收束,刺向敌人逼袭掌心。

    “落日尽阳关!”

    “哼。”

    淡渺冷漠闷哼,好似清铃脆响催命一般,回荡耳畔脑海。练习生心中警觉更甚,奈何双方近在咫尺,上邪仓促收势不得。错愕莫名之际,赫见女子竟以掌心硬顶枪尖。本以气力见长的生命练习生,居然诧异得见,女子手掌坚如金石,霸道无匹地将上邪生生压下,连同枪杆一并倒逆弯折。

    沛然雄劲加身,早在与黑帝战中负伤不轻的练习生,登时虎口崩裂难以握住上邪。曲折巨力陡一反弹,枪身霎时脱手飞天。无名女子倏忽抢近,作准目标回气一刹,屈指连点练习生数大要穴,紧随其后,都不向黑帝、无限发出招呼,便携生命练习生鬼魅一般远离。

    “我随后一观。”

    无心人魔战事,地茧更怀诸多疑虑,向黑帝报备一声便先行撤离。然而一直追到幽界入口,都不见前方女子有停步等待的迹象。无限内心疑窦丛生正待强行截人,却在进入幽都时被等待许久的天魔茧拦下:“不用再追了。那名女魔,是从释魔录中自行解封而出。”

    “释魔录?难道是锋魔之女……不对,她所用乃是掌气。天魔茧,你是何时发现她?”

    “那重要吗?”

    “何意?”

    “常言一山不容二虎,何况幽界已不止一虎?释魔录已自行关闭,练习生也被封印其中。这是一件有利幽界的好事。否则圣母严令于你……”

    天魔茧目光闪烁犹疑,却还是笃定不移地冷酷,反问地茧无限道。

    “倘若魔父复生,你、我、万魔惊座,又当如何自处?”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