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第一百七十四章离开前的夜晚

    夜风微凉,犹如流水拂过手指那般的温柔清爽。繁星密布在深蓝色的天幕上,如同点缀在天鹅绒上的璀璨宝石。

    “你明天早上就要走了,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凯芙妮撅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克洛德心里苦笑,他知道女孩需要的是什么,只是前世的心理阴影还在,让他说不出那三个字,不过他可以用行动来表示。

    轻轻的一揽,女孩娇柔的身躯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什么也不用说,低头,用嘴唇擒住了那张撅起的小嘴。女孩发出了“嗡”的一声闷哼,整个人开始变软,身体发烫,眼神迷离,两只手臂也自动的抱紧了克洛德……

    一通长吻之后,女孩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娇声抗议道:“我嘴唇都肿起来了……”

    “哪有,很漂亮啊。”克洛德拥着女孩说:“去那边坐坐吧……”

    山坡那边有几块大岩石,克洛德牵着女孩的手过去,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又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扁平的婴儿手掌般大小的小银壶,拧开盖子,往旁边倒了几滴液体。一股浓烈的花香在岩石周围开始弥漫。

    “这是什么,好香啊。”凯芙妮有些惊叹。

    克洛德重新拧上盖子:“没什么,花露水,我自己调配炼制而成的药剂,洒几滴这周围就没蚊子来烦我们了。”

    “克洛德,你真是个天才,连这个驱除蚊子的花露水都会炼制,你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药剂师……”女孩崇拜的看着克洛德。

    好吧,情人眼里出西施。对凯芙妮来说,自从那次在办公楼克洛德将她按在墙上非礼了一番之后,就等于定下了两人的关系。陷入热恋的女孩或许认为克洛德就是放个屁也是帅气非凡。

    “送你了,这也可以抹一点在皮肤上,蚊子就不会来盯你了。”克洛德随手把小银壶塞到女孩的手里。

    “这一定很珍贵吧,你给了我你自己不就没有了吗?”凯芙妮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小银壶。

    “我不需要,这是我专门为你制作的。”克洛德说。如果不是弟弟小布克喜欢和小雪犬在白色别墅前面的那个大草坪玩,老是被蚊子叮的起一排的小疙瘩,又疼又痒的话,克洛德也不会想到去炼制这个花露水来驱赶蚊子。母亲,妹妹和弟弟都有一个小银壶,克洛德想起凯芙妮,顺手也给她弄了一壶。

    “谢谢你,克洛德。”女孩自动投怀入抱,送上香吻。

    这世界也有香水香粉之类的,只是大多为那些富人与贵族的女眷使用。象凯芙妮这样的家世连最一般的香粉都没用过,一直是清水出芙蓉,素面见人,现在得了克洛德送得这个花露水,虽说是驱蚊用的,但那香气很让她喜欢。

    “这花露水贵不贵?如果能批量制作的话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买的。”又吻了一通后女孩看着手中的小银壶问道。

    “这个……”克洛德想了想说:“应该是可以制作的,不过需要很多步骤,价格怎么说呢,象我这样制作这一点的算起来是不怎么便宜,光配齐药材就需要一个银塔勒左右,还要加上香精和酒精。香精是自己制作的,酒精也是用甘兰酒提炼的,本钱没计算在内。

    这玩意越是大批量本钱才会越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得出去,没试过。因为我看没钱的人不会买这玩意,他们宁愿自己采摘艾草来制作蚊香。或许你说得对,说不定有钱的人会真的喜欢这个花露水,因为他们不喜欢艾草粉蚊香的气味……”

    克洛德是在炼金魔法符阵上提炼制作这个花露水的,他在药剂学的一本书上看到的这个驱蚊药水配方,试制了一下,结果发现制成的药水气味很臭。于是根据前世那个花露水的配方,加薄荷,加香精,加酒精,能加的加了个遍,终于调制出类似前世那个花露水的药水,实验了一下,驱蚊效果很好,就命名为花露水。

    用炼金魔法符阵来炼制花露水的目的是给自己的妹妹安娜做个示范,让她将来晋升为一环符文法师后能独力操作这个炼金魔法符阵。事实上克洛德自己忘了,制作花露水并不需要魔法,虽然药材处理制作过程步骤有些多,但再加上一些简陋的加工机械配合的话,任何人都可以根据配方制作出花露水来。

    克洛德用炼金魔法符阵提炼药水习惯了,主要是方便,制作这一点花露水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在炼金魔法符阵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快捷,根本不用担心药材精华与香精酒精的融合问题。克洛德记得前世在网上看过一本穿越小说,那主角穿越到唐朝,在那时制作香水,为了让花的精油与酒精融合,就买了几个仆人专门拿着瓶子甩啊甩的甩上一两个时辰。

    如果不是凯芙妮问起来的话,克洛德还真没想过大规模制作这个花露水的问题。当然在炼金魔法符阵中制作花露水不是难事,只是成本会很高,但如果去药剂试验室的话,即使麻烦点,也能大幅的降低成本。或许这是一个很不错的项目,要是能成功的话,家里就会多了一个长期的收益。

    “你想学吧?凯芙妮?我可以教你怎么制作这个花露水。”克洛德看着女孩的眼睛问道。

    “恩,你教的话我就愿意学。”女孩回答。

    “我只有这一个晚上教你了,不过我会把所有的步骤都记下来。当然,你今天晚上是不能回去了,不知道你姐姐会不会找到林场来……”克洛德笑道。

    “不会的,她知道我晚上去林场找你,而且,而且我说过,也许,也许我晚上不回去了……”女孩羞涩的将头埋在克洛德的怀里。

    明白了,克洛德苦笑,凯芙妮很明显打的是分别前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自己的打算,只是他并没有想过在离去前夺走她的第一次。在这个穿越的新世界,他并不想做个老司机,从军入伍,还会踏上战场,在前途未定时,他不想任性的去伤害这个深爱自己的女孩。

    “走吧,我把安娜也叫过来,你们两个一起跟着我学习制作这个花露水。如果在公司里做的不开心的话,你们两个可以合伙开办一个花露水工坊,我可以给你们投资的哦……”

    不用炼金魔法符阵制作花露水就非常的烦琐,幸好药剂试验室里的药材都是已经处理好的,否则光是驱蚊药水配方里的那几味药材还需要清洗和晾干,没两三天是弄不好的。

    将药材切碎,熬成药汁,再过滤,澄清,再浓缩,然后开始加冰片与薄荷汁,香精和酒精,放入分离罐里快速的旋转半个小时,以便这些东西能融合在一起,之后,再过滤一次就能得到花露水了。

    得益于玛丽雅夫人这个药剂试验室里各种制药提炼器材完备,一直忙活到凌晨三点左右,克洛德才带着凯芙妮和妹妹安娜制作出了一大锅的花露水。

    “现在放在密封锅里没事,不会漏气消味。我建议你们这两天去定制一批玻璃小瓶,比如这样子的……”克洛德随手画了个前世花露水的瓶子:“然后把花露水装起来拿去试销一下,看看有没有人买。如果有销路的话,那就自己办个花露水工坊,相信你们都会发财的。”

    妹妹安娜打了个哈欠说:“快点收拾一下吧,收拾完了我就去睡了,早上还要去送你。至于这个花露水,你走了后我会和凯芙妮姐姐商量着办的。”

    克洛德揉了揉妹妹的头发:“行了,那你先回去睡吧,这里让我来收拾。这么迟了,凯芙妮也回不去了,我们就在这里将就着过一夜得了。”

    “那好吧,我就不打搅你们两个了,祝你们有一个浪漫的夜晚。”妹妹嘻笑着跑了出去,还把门给关上了。

    凯芙妮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手足无措。即使来林场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现在两人独处事到临头依然紧张起来。

    “想什么呢,扭扭捏捏的,过来,我们就在这个沙发上面将就一下。”克洛德说。

    药剂室最外面房间的那个大沙发是玛丽雅夫人特意定做的,这样有时她在这里做药剂试验累了懒得回房间休息就直接躺这个大沙发上睡觉。

    毯子和席子都有,克洛德很快就铺好了沙发,还在周围洒了些花露水。

    凯芙妮磨磨蹭蹭的往沙发挪动,克洛德过去一把抱起她,走到沙发边躺下,一扬手扇熄了油灯,试验室里顿时一片漆黑。

    女孩紧张的一个劲的往克洛德的怀里钻。

    “干吗呢,象条泥鳅似的。”克洛德抓住女孩,搂紧,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别害怕,我不动你,我要动你的话不会在这么简陋的沙发上。那会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刻,我会布置一张非常豪华的大床,上面雕刻着金色的天使和云朵,然后我们两个在床上翻云覆雨,三天都不会想到要下床……”

    “呸,你才三天不下床呢……”女孩害羞了,用拳头去锤克洛德。

    “别闹,我们就这样抱着说说话。”克洛德嘴里这么说着,手却熟门熟路的探入了女孩的衣服,很快就抓住了高高的突起,手心里传来滑腻丰盈的感觉。

    克洛德满足的长吁了一口气。

    凯芙妮“嘤咛”了一声,却没挣扎,只是抓住了探进自己衣服的手腕。

    “对了,你姐姐和那个杰拉德什么时候结婚啊?”克洛德轻轻的问道。

    “他,他们大概再过半年就,就要结婚了。”女孩子忍受着克洛德的手在自己胸前抚摸所带来的刺激:“杰拉德带着四十来个鲨鱼会的成员投奔了海军,据说很受分舰队负责长官普拉维特舰长的赏识。目前正在接受三个月的军事训练,等训练完成后杰拉德很可能出任一艘后勤补给船的船长职务……”

    “对了,那你们家那幢双层楼房和院子都被征收了,你姐姐和杰拉德的婚礼不会安排在美人鱼酒馆进行吧?”

    “不会,现在我姐姐也搬出了美人鱼酒馆,和我一起住在托马斯叔叔租给我们的房子里,因为杰拉德已经是海军的一员,被授于海军预备中尉的官衔,所以他有资格在我们正在建设的那个基地军官社区里购买房产。他已经定下了一套,等完工交付后就准备和我姐姐结婚成家……”

    麻痹,这就是海军与陆军的不同。杰拉德投奔海军献上了鲨鱼会在公用码头所拥有的地产和股份,帮海军省了一大笔钱,就成为了预备中尉,训练完成后一步登天成为一名船长。虽说不是战舰舰长,可也是海军的一名正式军官了。

    克洛德去蓝羽军团接受士官培训,想成为一名王国陆军正式军官还得熬上三年。有时想想克洛德觉得还不如加入海军算了,只是现在身边就一千多金克郎,估计也买不到什么好职位,所以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和克洛德的聊天让凯芙妮消去了紧张,又加上学习了大半夜,女孩安静的睡着了。克洛德轻轻的抽出了自己伸在她怀里的手,给她盖上了毯子,就这样搂着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