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方辰揉了揉鼻子,听冯伦他们这一说,这些人真没少受苦。

    “虽然牟总还信心百倍的,可是我们这些下面的人实在是熬不住了。”冯伦苦笑道。

    “他可是能熬得住,当我没看见他和牛永军,晚上说是去抽烟,其实就是蹲在厕所外面,吃罐头。”王公权忿忿的说道。

    方辰嘴角忍不住一抽搐,在厕所外面吃罐头,这是要多重的口味。

    “熬不住之后,我们五个是一拨人,还有肖建波,肖建海兄弟六个人是一拨人,决定不再跟着牟总干,不管牟总这事是不是能成功,再熬下去,我们这些人就要饿死了。”

    “我们几个主张是直接走人得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共事一场,而且牟总自己也不好过,之前虽然有些对不住我们,但是事情算是已经过去了。”冯伦说道。

    方辰点了点头,从这点来看,冯伦还是比较厚道的,牟其仲都这样对待他们了,他还一口一个牟总的叫着,非但没有出言不逊,还替牟其仲说好话。

    怪不得前世,冯伦曾说,如果牟其仲出狱,他负责养老送终,原则上是他亲爹享受什么待遇,牟其仲就享受什么待遇。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冯伦还是忍不住想起来,当时仅仅因为方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牟其仲就冲着他们大发雷霆,骂他们和方辰勾结,吃里扒外,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他们身上的事情。

    虽然他心中并没有怨恨牟其仲,但就是因为那次被不分青红皂白的臭骂,才让他下决心离开牟其仲。

    也或许是因为如此,冯伦和潘时屹他们才鬼使神差的想到来找方辰。

    甚至此时,他们还有些莫名的快感,就是那种小小的报复牟其仲一下的快感。

    “可肖建波兄弟他们六个人不同意,说他们跟了牟总这么久,说什么也要捞点好处,而且还想自己把飞机的事情弄下来。就主张兵谏,另起炉灶,把牟总从国内拿到的合同什么都弄过来,然后他们再联系一些国内的富豪,把这件事做成。”冯伦说道。

    兵谏?

    果然还是走到这种地步了,前世牟其仲的自传中就写这么一出戏,他以为自己扇动了这么大的蝴蝶翅膀,兵谏的事情已经不会发生了。

    没想到还是发生了,只能说历史的惯性还是比较大的。

    当然,如果自己当时答应和牟其仲一起干的话,估计就真没这出戏了。

    “我们两拨人没谈拢,就决定各做各的,他们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反正我们不参与。”

    说到这,冯伦再次脸一红,“我们也无处可去,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过来打扰方总您了。”

    从牟其仲那里偷偷离开之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也没地方去,在莫斯科什么人都不认识,甚至连回国的火车票都买不起。

    这时候,冯伦和潘时屹就突然想到了方辰,之前方辰对他们的态度倒是挺好的,而且他们也知道方辰是真富豪,不像牟其仲就是一个只会卖嘴的大骗子。

    就抱着试试看的打算,来莫斯科酒店找方辰,如果方辰还在莫斯科酒店话,希望方辰能看在都是同胞的面子上,给他们买几张回去的火车票。

    没想到方辰到是不在,但却有手下的人在。

    别列佐夫斯基,马昀,陈鸣永都在莫斯科酒店有长包房。

    这让他们顿感心酸不已,都是员工下属,可这员工下属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他们在地下室,寒风瑟瑟的吃着烂菜叶子,而马昀他们却在豪华奢侈的莫斯科酒店,烤着壁炉,吃着进口牛排,喝着法国红酒。

    那感觉真是一股寒风吹进了心里,哇凉哇凉的,浑身上下都凉透了。

    而且他们几个自认能力比陈鸣永,马昀他们也差不了多少,毕竟牟其仲作为华夏公认的青年领袖,能跟在他身边,并且委以重任,他们觉得自己的能力如何,已经不言而喻了。

    或许,他们唯一错的,就是跟错了老板。

    这到也不是嫉妒,只是人性使然。

    “你们觉得那拨人能兵谏成功吗?”方辰笑着问道。

    他现在对这个事情,到是挺有兴趣的。

    冯伦他们齐齐摇了摇头,“没希望。”

    “他们还是太不了解老牟了。”潘时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怎么讲?”方辰问道。

    “牟其仲的性格太爆了,对上或许还能做到曲眉折腰事权贵,但是对于下面,简直就是个暴君,动辄打骂,如果牟其仲知道他们的计划,那倒霉的一定是他们,不是牟其仲。”

    心中着实积怨太深,潘时屹说话毫不客气。

    “可是现在牟其仲身边应该没人了,他怎么让那拨人倒霉?”

    方辰比冯伦,潘时屹还清楚,那拨人不会成功,但是他现在很想知道,冯伦他们这些对牟其仲无比熟悉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推断。

    “这个您就有所不知的了,牟其仲虽然对下残酷,但是平日里却摆出一副共甘共苦,有财大家发的样子,自己更是表现的仿佛不爱财,而且还擅长说一些蛊惑人心的豪言壮语。”

    “而且他们六个人的心也不齐,恐怕其中至少有三四个人一见老牟,三下五除二就要被老牟给策反了,到时候为首的肖建波两兄弟绝对会倒霉的。”潘时屹信心百倍的说道。

    方辰点了点头,看来牟其仲还是有很有手段的,看潘时屹都对其恨的牙根痒痒了,但是语气中还不免有推崇的意思。

    说到这,场上的气氛突然变的有些沉默了。

    方辰微微一笑,问道:“现在你们又什么想法没?”

    闻言,冯伦几个人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迷茫的神情,的确,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他们突然有种自己是孤魂野鬼的感觉,四处飘荡,无依无靠。

    “方总,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请您借我们五张车票钱,让我们回国,等我们回去,我们一定把这车票钱还给您。”冯伦说道。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