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洪溪帝国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上,在钱阳楼的对面不远处的茶楼上,柳清云正在二楼的一张靠窗的桌旁,向着钱阳楼张望着……

    柳清云对面坐着的正是那位蒙面的师姐,这位师姐眉头微皱,拿着杯子的手一会拿起茶杯,然后又重重的放下,显得她有些焦急,柳清云瞄了师姐一眼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却又不敢贸然开口……

    又过了一会儿,柳清云终于忍不住道“师姐,你这来道了洪溪帝国已经过了月余了,还是先听你父亲的话回到你的静远城吧!不然要是城主大人怪罪下来,可不好交代啊!”

    这位师姐摇着头道“师妹,不如你先回去禀告我叔叔一声,就说我一切安好,要是叔叔怪罪下来,你便说是我让你回去的!”

    “不知师姐为何不回?”柳清云显然想让蒙面师姐了结此间之事,以便赶紧回返……

    “我已经给师傅传讯,说了这洪溪帝国附近钱阳楼法器店的事,想必师傅已经快要赶到了!”蒙面女子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啊!师姐你觉得钱阳楼的法器有何过人之处,里面不过是专卖各种普通法器的店铺罢了!难道这个钱阳楼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看到姓张的那个小子我就火大!”柳清云气哼哼的说道……

    蒙面女子见柳清云生气,指着对面的钱阳楼道“你难道没听说那张长老要带领七星宗的属下炼制一百柄带花纹的法器宝剑吗?如此大量的法器如果打制出来,那绝对是因为张道友有着惊世骇俗的手段,定非我等能够知晓明白的!所以,我才特意传讯于师傅!”

    “你看……那两个人是不是师傅和师弟?”柳清云说道,手指顺势指着一个方向……

    蒙面女子连忙扭头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声音显然带有一丝喜色道“既然师傅和师弟都来了!那就等他们看了之后,我们再做定夺!”

    ……

    “这钱阳楼看外观倒是挺有气势,也不知里面有没有好货!”一位看上去是一幅富家公子打扮的少年和一位身着一身素白袍子的中年修士,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钱阳楼前顿足瞅了瞅门面上的牌匾,然后迈步而入……

    钱阳楼的贵宾厅里,张天正坐在雕花的铁木靠椅上,嘬着牙花子疑惑不已的看着面前横着一张铁木茶几,在茶几上面摆放着一柄剑身颜色赤红的宝剑法器……

    这柄宝剑法器是坐在对面的两位客人的,说是想要将此剑放在钱阳楼里寄售,那位年轻人脸上带着几分傲意,素白袍子的中年修士浓眉下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张天……

    张天一眼便看出这宝剑并非凡品,而且此剑应该算是这位少年的得意之作,但却实在看不出此剑的出彩之处,看不出也就意味着宝剑没有实际的价值,张天斟酌了一下之后,徐徐说道“此剑看上去颇为不凡啊!不知道是那位大师的作品?”

    听到了张天的话,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不禁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没想到张天继续说道“不过……只是可惜……我们钱阳楼最近接到了四大家族的订单,要心无旁骛的在一个月内铸造一百柄带花纹的宝剑法器,所以……此种华而不实的宝剑我们暂时不会考虑代为售卖!”

    “什……什么?一个月打制一百柄带花纹的宝剑法器?你莫不是开玩笑吧!就你这么一个小小的炼器之地,里里外外也没那么多的人手,竟然大言不惭的要打制一百柄带花纹的宝剑法器?”少年的眼睛瞪的老大,他的神情充满了疑惑,根本就不相信眼前张天所说的话……

    不过他旁边的那位中年男人倒是颇有城府,不过看向张天的那种眼光十分异特,看起来有些不敢相信,但也是按耐住了自己的惊诧,徐徐开口道“呵呵……想必七星宗的钱阳楼所说的话是要负责任的,不知道你们是否打制出了带有花纹的宝剑法器?若如有的话……能否让在下见识一二……”

    但上门是客,得罪客人的事情终究不妥,看了一眼对方后,张天慢慢抬起头道“两位稍坐,我去去就来。”张天转身走出了贵宾厅,叫来了一个精英弟子道“今日来了几个客人,正好便让他们看看我们钱阳楼的手艺,你感觉将最近炼制出的花纹宝剑法器取来三柄,让这贵宾室内的二位道友见识一下!”

    ”是!张长老!“精英弟子应道……

    很快,这位精英弟子就匆匆的送来了三柄刚刚炼制好的花纹宝剑法器,其中一柄还带着些许的温度,显然是刚刚炼制出来不久,中年男人上前接过了一柄宝剑法器,拿在了手中上上下下的审视了一番之后,问道“此花纹宝剑法器不知道售价多少灵石?”

    “呵呵……这花纹宝剑法器的价格十分公道,不多不少一万灵石一柄!”张天伸出一只手指道……

    “什么?这花纹宝剑法器只有一万灵石一柄?”少年惊讶道……

    “对!每一柄只要一万灵石!”张天点了点头,非常肯定地答道……

    中年男子似乎也被这个价格惊呆了,他考虑再三方才开口道“不知道您的法器宝剑为何如此的便宜?据我所知这单单是炼制花纹宝剑法器的鱼籽纹的钢砂就几近一万灵石了,再加上人工和打制时的损耗,恐怕成本至少要一万五千灵石啊!你的宝剑法器难道是赔本赚吆喝么?”

    张天淡淡一笑道“呵呵……这法器的炼制,自然是依靠我们七星宗独有的炼制秘法了!”

    ”哦?这花纹宝剑法器竟然还有秘法?在下可是从未听闻过还有此等秘法,能够降低炼制成本,这可是奇闻啊!“中年男人徐徐说道,看来他是根本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

    张天实在不愿将其中的秘密说破,只是推说道”这位道友不必惊诧,在下只是偶然间突发奇想的设计了一套工具,让打制剑坯所用的普通钢砂能够打制成带有花纹的精坯而已!“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