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西城?”公子岐闻之,自言自语道。报信的士卒不可能用卑劣的谎言来欺骗他,可对他来说,这个消息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南宫弼挺身而出道“公子,让某出城去试探一下赵军,庞爰到底是在捣什么鬼?”

    高亢阻拦道“南宫,你现在是守城将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亲自去,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

    南宫弼好气呀,他发现自己自从当了个破官之后处处受到人管制,太憋屈了。这个不许,那个不能,还说着天大的道理让他屈服,心中本来被赵军连日的攻击窝了一肚子火的南宫弼梗着脖子道“西城的赵军虽然人数不多,进攻投入的兵力也不多,故而我军在西城投放的兵力也相对较少。可突然间赵军走了,摆明了是圈套,某身为主将却不知赵军阴谋,尔等以为是好事?万一赵军用一部分军队牵制我等,却分兵偷袭戚邑,万一戚邑守将南哲毫无察觉,被赵军得逞,我军岂不是成了悬外的孤军?”

    高亢沉声道“自然需要有人去试探一二,但绝对不是你。”

    “那么你说,谁出去试探赵军的阴谋?”南宫弼其实是被赵军打蒙了,他甚至发现兵法上学的万一,一件都没有用得上的,仿佛像是一只大马猴似的,在城墙上东跳,西跑的,却只能被动承受着赵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

    连一点反制的办法都没有。

    手下的左膀右臂开始掐架了,显然,大家的心态开始转变。随着战争的继续,马邑守军如果继续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还是被赵军死死压制的战争状态的话,守军的士兵和将领心态上的失衡会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他们谁也承受不了让人窒息的压力。

    但现在,可不是闹内讧的时候。公子岐毕竟是公室公子,在宫廷里长大,他的承受力可要比任何一个世家子弟强大的多。

    眼下,根本就不是试探赵军动机的时候。

    公子岐果断下令“谁都不许去。就算是……”

    “就算是……戚邑受到了赵军的攻击,也与我等无关。别以为戚邑就容易打下来,南哲大夫也是军中悍将,野战不见得能胜赵军,但是守城不会出意外。相比马邑,戚邑虽然兵力不足。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戚邑可是南氏的宗庙所在,到时候大宗伯也不会让赵军轻易拿下戚邑的。反而是我们马邑,我军接到的命令是坚守此城一个月,眼下才几天,就开心心思活络起来,真要是守不住马邑,我等如何在朝堂立足?本公子先把丑话放在前头,一个月之内,我等下军就是战死至最后一人,也绝对不退出马邑。”公子岐的语气颇为固执,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当然他最大的担忧是,万一他出城逃跑,步兵怎么可能逃得过赵军的骑兵,到时候岂不是死的更快?

    可是这种真心话,他作为主将真不太好说出口。

    “公子!”南宫弼要说心里有不舒服,那是肯定的。

    马邑在原先的计划之中并非主战场,而是牵制赵军的一股偏师,可是赵军不按卫军布置的防线进攻,让马邑一下子暴露在赵军的兵锋之下,承受着赵军最强大的攻击。这份压力,让下军从将帅到士卒都颇为不满。尤其是在上军驻守的平邑没有开战的情况下,马邑并没有任何获得将主边子白的承诺,给予一定的援军。可以说,马邑之战打到现在,完全是下军独立承担。

    这明摆着上军是见死不救。

    当然也不能说见死不救,边子白也做出了反应。将公叔简派来了,可是他一个司空府的工匠头子。好吧,司空府的人多半都是技术工种,农家的人整日泡在田地里,一身的土腥味。营造的工匠,木匠,陶匠也不见得有多高的格调。反而出身低贱,被其他衙门的同僚所看轻。更何况,公叔简虽然有一个当大司马的伯父,可就连公叔旦手中也没有多少军队可以用,怎么可能给他带出来?而他从平邑带到马邑城内的还是一群毫无战斗力的工匠,能指望他什么?

    不仅如此,公叔简还进入马邑之后,命令工匠拆毁了不少房子,用房梁建造奇怪的器械,都六七天了,什么用都不顶。公叔简本人来一个劲的抱怨公子岐,给他分配的人太少了,根本就不够用。

    其他军队的将帅恐怕对公叔简都有些不太好的怨气。

    别说南宫弼了,连公子岐都有。

    可有怨气,不见得要说出来。再说了,公叔简说什么也是边子白派遣来的援兵,这可不是公子岐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公子岐也不能将不满放在脸上。再说了,公子岐多半能够猜测到边子白的心思,马邑无法救援。一方面马邑城太小,如果驻扎两万人,太拥挤了。而救援马邑,边子白恐怕就不得不放弃平邑了,如果上军放弃平邑,那么有十万百姓的朝歌怎么办?

    如果放弃了朝歌,那么就是说赵军可以在卫国北方随意驻军。卫国在大河以北的国人似乎都成为赵军的俘虏?

    且不说这种可能带来的后果如何,就是边子白有心来增援马邑的下军,上军士卒在野外如何应付几万赵军的围剿?

    赵军最出色的军队肯定不是步卒,而是骑兵。上军面对漫长的行军路线,会在任何时候都有被赵军一举歼灭的可能。公子岐甚至想到,边子白多半也和他一样,守着城邑,连出城的心思都不敢有。因为一旦出城了,卫军和赵军战斗力上的巨大差距就会被一在放大,战争虽然爆发才几天,但公子岐已经证实了赵军的战斗力和卫军绝对不再同一个水准上,或者说对方在野战之中,有碾压自己的实力。一旦脱离了城邑的保护,对于卫军来说,危险无时无刻不存在。真要被赵军追上,甚至拖住了,就可能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正是因为处于这些考虑,公子岐也没有心生怨怼。

    至少他理解边子白的苦衷。

    对于意图不明的赵军,公子岐采用的战术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自己实力不足,就不能做出冒险的事来,他下令道“西城的守军严密守卫,没哟军令,不等让一人下城。另外,将西城的城门也给堵上。我大卫下军必须要有与城共存亡的决心。”

    “公子我去办。”这时候也不存在越俎代庖了,高亢虽然是公子岐的侍卫头领,但也能多少代表一些公子岐的态度。

    对于赵军的意图,马邑城内的卫军将领一个都没有猜出来。要是庞爰知道了他的对手是如此愚蠢的一群人的话,恐怕会气得吐血。

    爷们是围三缺一,给你们一条生路。作为将领,怎么会看不出来?

    可这能怪谁呢?

    公子岐是战场新人,他从一个夸夸其谈的公子,成为一个带兵将领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改变,改变最多的就是他不那么自信了,越来越保守。

    南宫弼也是新人,他有打猎的经验,可是赵军既不是偷吃粮食的野猪,更不是虎啸山林的老虎,他也心虚着呢!

    南宫弼吃不准,因为赵军是在马邑之东的大河河滩上渡河的,大营也扎在马邑的东面。这当然有很大的好处。赵军虽然对卫队和百姓的战斗意志不屑一顾,但是战争开始之后,被卫队的无耻给惊呆了。

    上军用正规军,精锐,袭扰扑杀赵国运送粮食的农兵和徭役。这恐怕也就是卫国的军队才干得出来的事了。

    要是庞爰能够知晓公子岐等人的心思的话,估计会气死。

    他和人斗智斗勇,可是对手呢?

    连智慧闪烁的光芒都没有,太埋汰了,这简直就是和傻子辩论,和楞子打架。

    可惜,庞爰还这没有未卜先知,更不是那种一眼就能看透人心的谋士。他不过是赵军之中战绩不错的将领,要说斗智斗勇,真的是抬举他了。负责监视马邑守军反应的斥候回报“将军,卫军没有松懈,更没有出城的打算。”

    “下去吧!”

    庞爰故作高深道“这个公子岐有点意思。”言语之中似乎透露出对对手的尊重和赞赏,当然了,作为在战争之中奠定了自己地位的赵国名将,庞爰自然有评论战场新人公子岐水准的权力和底气。

    可是他哪里猜得到,公子岐怕出城之后死的更快,才没有逃。甚至将马邑城内所有的城门都堵住了,你敢相信?

    甚至只要赵军一旦攻破了马邑任何一座城门,对于卫军来说,连撤退出城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等傻事,也就只有战场新人才干得出来。当然了,城门全部堵住之后,赵军也可以大为放心,因为卫军不可能派遣军队晚上偷袭赵军的营寨了。这对赵军来说是个好消息,至少赵军上下可以睡个安稳觉。

    这不过是插曲,对于赵军来说,这一日的进攻才刚刚开始。

    庞爰下令道“命令士卒,开始进攻!”

    咚咚咚

    擂鼓之后,近三千赵军开始开进到了马邑的城墙边上,距离正好是一箭之地。准备最后的冲刺。

    马邑城下,护城河已经被之前几日的赵军填上了,可以说,在想用护城河作为阻碍赵军的屏障已经不现实。

    而赵军的云梯也在盾牌的保护下,冲到了城下。

    城头上,南宫弼瞪着眼珠子,死死的在赵军之中寻找敌军将帅。第一日差点俘虏庞诩,给他带来了很大的甜头。他发现要是能够俘虏赵军之中一个身为地位都不错的将帅,要比杀死成千上百的赵国士兵都要管用,对赵军时期的打击也要强的多。当时庞诩跳下城邑之后,赵军甚至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事后,南宫弼后悔不已,要是自己抓住了庞诩,将这家伙绑在城头上,对于赵军的打击会有多大?

    如果真让南宫弼得逞了的话,对于赵军来说是耻辱,对于赵军将主庞爰来说是难以下达的抉择。

    要是儿子庞诩被卫人抓住之前选择死来结束自己的进攻,那么对他来说,压力不会那么大。但是要是庞诩落在卫人的手中,还活着。被卫人绑在城头上的,大喊大叫的话,作为父亲,庞爰会心如刀绞。但是作为主将,他会心硬如铁,亲手射杀被俘的庞诩是他以为的选择。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赵军之中的将帅似乎都已经学乖了,再也没有像是庞诩那样的人,穿着光鲜的铠甲,又是护卫,又是家臣,这排场,都快赶上公子了。也就是南宫弼不知道庞诩的真实身份,要是他知道庞诩是庞爰的儿子,估计听到这个消息,肠子都要悔青了。

    要不然,他就算是豁出命去,也不能让庞诩跳下城的机会。

    随着赵军在盾牌的保护下,推着攻城器械越来越靠近城墙,南宫弼拿过一支锋镝,对空中射去,尖锐的锋镝在空中尖叫着,如同鬼叫一般的刺耳,划过了战场。

    卫国士兵喊杀声大起。

    杀啊!

    杀赵狗!

    进攻,退兵。

    再进攻,再退兵。

    城头上受伤的士卒一个个被送下来,新的士卒填补了受伤下城的士卒。到了下午,南宫弼开始感到不安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麾下的士卒开始倦怠了起来,就算是已经换过一批的士卒,体力也已经消耗殆尽。打仗是精神力,体力,甚至是意志的极大消耗,赵军一次比一次更加疯狂的进攻,让卫军士兵叫苦不迭。

    甚至连南宫弼都有种错觉,他拿剑的手似乎也因为体力消耗过度,开始发抖起来。

    可是赵军还在进攻,似乎赵军根本就没有打算停止进攻似的,如同海浪一般,一层层的进攻叠加上来,这让卫军体力大为不如的时候,出现了危机。

    突然,他瞪大了眸子,眼神中一片死光。

    一段城墙上为什么会有装束不同的军队聚集,而且人数如此之多……

    天啊!

    要破城了吗?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