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她语气微微一顿,抿抿红唇,又道:“我知道你喜欢了厉寒霄很多年,如今我跟他的婚事迫在眉睫,这其中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原因,我也不方面跟你细说。”

    “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是属于两个人的,我不想因为一个男人,反而影响了咱们之间的姐妹情分可懂?”

    萧采宣目光悠远绵长,似沉呤了一会,忽地涩然一笑,“我知道,像我这种女生喜欢上了厉寒霄这般高高在上的男人,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他就是我这辈子永远追随不上的一个梦,即便我每天去以前我最不喜欢的乌烟瘴气的磬音工作就是为了能够静静的看他一眼便足够了,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可是你明明有了李泽和言潇笙了,你为何还要去招惹他,当初你口口声声的跟我说你喜欢李泽,后来你又说你无药可救的爱上了言潇笙,现在倒好,才不过几个月的时候,你居然要跟厉寒霄结婚呢?”

    “沫沫,你就是这么玩弄感情,拿婚姻当儿戏的吗?你若是还顾念咱们之间的姐妹情谊,如果你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厉寒霄厮守终生的话,就请别跟他结婚,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别伤人又害己。”

    萧采宣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便起身幽然的离开了。

    夏芷沫微微勾唇苦涩一笑,也许萧采宣说的对,她不该自私自利的拿婚姻作为交易的筹码,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若是厉寒霄想离婚,她自会放手。

    她神色复杂的呆坐了好一会,方才慢悠悠的起身离开。

    来到旭日集团。

    在副总裁办公室内。

    夏芷沫将一沓设计好的图纸递给坐在大班椅上的某男,语气轻缓而客套开口道:“李总,这是我这些天设计的图纸,麻烦请您看一下,有何不妥,我再进行修改。”

    李泽眉目淡淡的扫了一眼,方才微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往椅背上一靠。

    男人剑眉微微一扬,语含讥诮开口道:“哟!今儿这是吹的什么风啊,把夏助理给吹来了,我还记得当初夏助理跟言潇笙联合一气拿下了南月湖项目,那架势可真够威风的。”

    “就您这样名声显赫的设计大师居然向我请教,这说出去不怕别人笑掉大牙啊,李某学疏才浅,实在不敢恭维,还请股东大人移架别处吧!”

    夏芷沫微微勾唇冷笑一声,就知道此男人非彼少年,逮住了机会就会讽刺她一番,若是想让他配合,估计比登天还难。

    她抿唇半许后,慢声道:“李总,何必又这样含沙射影的讽刺我呢,毕竟咱们如今同在一个公司,为公司效力,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若是以前我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望李总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毕竟公是公,私是私,还是别混淆一团好吗?”

    李泽呵呵一笑,“瞧你这话说的,我说了,我能力不及,实在提不出好的建议,让你移架别处,怎么着变成我讽刺你呢?你夏小姐本事多大啊。”

    “连南月湖这么大的项目都以一己之力给攻下来了,对付这种城东的小项目更应该小菜一碟才是,李某就提前恭喜夏小姐,能一马当先拿下这个项目,到时候我一定去喝您的庆功酒。”

    夏芷沫没想到连一向老实勤恳的李泽也学会了商场上的油腔滑调,明明对她有成见,不愿意帮她,却把话说的漂亮,无懈可击。

    她面色微微一冷,“反正我按照厉总的指示,把图纸交给你过目了,至如看不看在于你。”

    说完,她便冷然的转身走了。

    回到办公室内。

    夏芷沫黛眉微蹙,一脸郁闷,也不知李泽为何非得跟她抬杠,虽然之前因为她的事,反而无辜的牵连到了李泽。

    可后来她不是卖身替他还债了,起初想的无非是担心他会有心理负担,所以一直隐瞒着真相,可如今不是告诉他真相了,他为何还跟她处处作对。

    以前觉得很好相与的男人,如今居然应对疲惫。

    此刻,她来回敲击着键盘劈哩叭啦作响,以此来缓解心中挤压的郁结之气。

    这会电话内线猝然响起,里面传来一道醇厚似夹杂着邪魅的男性嗓音,“丫头,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吗?怎么突然跑回公司上班呢?”

    夏芷沫缓了一口气,“我没事,病已经好了,你就放心吧,今日过来,就是想跟李总商讨一下设计图纸的事,毕竟时间紧急,下个礼拜就要竞标了,可是李总他似乎---并不愿意配合。”

    厉寒霄扬眉轻笑道:“你放心,他不是个公私不分的人,无非是心里拧巴着一个劲而已,心里过不去那道坎,等有时间我再找他好生聊聊。”

    夏芷沫心生疑惑道:“什么坎啊?我又没招他惹他的,再说当初咱们也是和平分手,他至如逮住机会就编排我吗?”

    语气中明显有几分幽怨。

    厉寒霄神色微微一顿,默了半许,这李泽心里其实压根放不下她,以前她追着他的时候,他想着把人赶走。

    如今夏芷沫没追着他了,也不念着他了,他身上的那种恶劣因子便作乱起来了,心里憋着一口气不顺当,也只好找夏芷沫撒气了。

    其实,李泽曾有好几次机会,挽回夏芷沫,可一旦错过了,也就是一辈子了,再无可能了。

    更何况在感情上,人都是自私的,虽然他是自己的同胞兄弟,可如今夏芷沫是他未来的妻子,他自然也不希望他觊觎着她。

    此刻,夏芷沫问及原因,他又怎会说实话,他话锋微微一转,“对了,中午想吃点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夏芷沫神色倦怠,“随便!”旋即便挂断了电话。

    两个时辰后,李泽的秘书走了进来,将一沓设计图递给夏芷沫,礼貌一笑,“夏助理,这是我们李总修改的图纸,麻烦您看一下。”

    “我们李总还说,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想跟您约个时间,当面谈一下设计图纸的细节问题?”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