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不好意思,这位贵妃,我们自己都不够吃,您还是去吃御厨做的东西吧,人好不容易一个人忙前忙后伺候一堆有手有脚不知道帮忙的东西,你也别让人寒了心。”



    瞥了一眼那个所谓的御厨,就这样蹲在地上,手忙脚乱地生火灌水煮东西,忙的满头大汗,白凤也是替他可怜。



    这世道阶级尊卑那么明显,她没办法见一个就去帮一个,又不是说伸个手指就能把这个世界重塑了。



    就算重塑了,只要还分为有灵根和无灵根,到底也还是会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这谁也改不了,就连现代社会也是如此。



    “可本宫今晚没那个胃口吃那些,而且本宫愿意花钱从国师夫人你这里买,你觉得如何?”



    “你以为我很缺钱吗?”



    白凤翻了个白眼,也不管自己这样子有多不雅,顺便还张口咬了风臣月递过来的蜈蚣,留了半条在嘴外边,嚼的咯吱咯吱响,怎么看怎么渗人的慌。



    “贵妃,您就别再我这里耽误时间了,我不知道你想怎么样,但根据以往发生过的事情来说,咱们这些人是注定没法好好相处的。你就别再往我们这边瞎凑了,对谁都没好处。”



    说白了,追根溯源,要不是这个男人建了那么秘密基地,他们这些人怎么会落入那种险地,风臣月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不愿意待在外面了,因为外面环境不比空间里养人,他总说在外面老的快,怕变成老头子,自己就不要他了。



    明明以前是那么外向灵动的人。



    白凤也知道自己这么怪罪这个人,还不如去怪当初不小心步入险境的袁宏宇和陈希希两个人,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更何况,她可没忘记这个家伙还要他旁边那个不阴不阳的东西当时还想杀她灭口来着。



    那总不是莫须有的罪名了吧?



    “国师夫人还真是冷漠,本宫也知道自己当初做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之后本宫也愿意去帮忙补救。”



    如蛇一样阴暗深沉的眼眸落在白凤旁边貌比仙人,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风臣月身上,祁凉勾了勾完美的嘴唇。



    “包括帮这位重新找回灵根,让他恢复到比以前更好的样子。还有帮你们尽快去到仙灵修界~~”



    祁凉最后一句是压低声音来说的,但还是在白凤等人心底抛下了一颗大石头,让他们这些人久久地没法平静下来。



    “你!你这家伙到底知道些什么?”



    一把拉过祁凉脖子上的毛领子,指尖不经意地擦过祁凉的脖子,他的脖子居然立刻就被划出一道口子,流出血来,脆弱到让白凤难以置信。



    “怎么会”



    动作比理智来的要快,白凤连忙掏出止血药,把药粉洒在祁凉的脖子上,血立刻又被止住了。



    “白姑娘的药还真是见效极快呢。”



    手指抚摸过脖子上的伤口,那里的药粉碰到伤痕丝丝冰凉,叫人没有一点不适,祁凉用手指把药粉全堆到伤口那里,笑靥如花。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