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剑道空间内部,剑灵一个人坐在卧榻边,主人的魂魄已经转世去了,卧榻上还留有那个中年人,但是剑灵知道这只是一个躯壳,而且躯壳也在逐渐幻化,渐渐的回归了主人剑翁本体,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小树。

    小树郁郁葱葱,黑红的枝干,叶子不大但都青翠欲滴,枝干甚至是叶子都坚硬如铁一般,看上去劲道十足。

    任谁也难以想到,这个闻名仙界的剑仙,本体竟然只是一个树妖。不是一个草木成精后的草木精灵,而是一个草木精灵成精后诞下的后代。真条剑是一把金属性飞剑,而他的主人,竟然是一个木属性的树妖。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就是真条剑剑灵也不是很清楚,真条剑最初只是这棵小树扎根在一个灵矿上在小树的体内孕育出的一根灵铁,无数岁月中被剑翁蕴在体内,磨在手中,最后被炼成一把仙剑。

    “虽然没有了魂魄,但是流水无情散还是在起作用,也一直把主人的本体毒到他的本来状态。原来主人的本体竟然是一棵树,而且这是什么树,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这也越来越像一棵树了,而且这么浓重的生机,我还真没在一棵树上看到过,我是不是要把这棵树种上呢。”

    “还是试一试吧,这样白白的放在这里,还不如做一些尝试。”

    “流水无情散是一种什么样的毒,这小树根本没有中毒的症状,难道这流水无情散只不过是让中毒的人回归本态,并不散去仙力法力,只不过让他们转化一种形态。这是一种毒药还是灵药。”

    “小树已经种在剑道空间的院子里,看上去除了生机异常强盛之外,和其他的小树也没有啥区别。算了,还是静观其变吧。

    “李乔一那小子的真灵之血也开始觉醒了,这小子老问我是什么真灵的血,这个我哪里知道啊,不过倒是能看出,这是一种猿类真灵之血。猿类和人最近,真灵也有不少种,到底是哪种可说不准。”

    “他那颗金色的筑基丹还真是效果不凡,是谁炼的呢?在这小子背后的那人是谁?他主修的那个功法破海经虽然不错,但是估计那些大能的身边至亲之人是不会修炼的,这么说起来也不用多虑。”

    “还是看看剑道空间里面的那些功法典籍吧,有没有什么可用的。此前主人也说要尽量补偿他,说可以穷尽剑道空间之力。”

    “咦,这部千光剑诀好像不错,施法后可以放出犀利的剑光,剑光可实可虚,实的时候可以把真条剑放到里面,虚的时候可全凭法力,剑光变化多端,犀利无双,还可以用各种御剑技巧来强化剑光的威力。这些御剑技巧我都精通啊,嗯,就教给他这个吧,这个对飞剑的依赖也不大,到时候我拍拍屁股走人了,也不会对这小子有太大影响。就是这个剑诀的招式不过,只有一十三式。说起来不够霸气,不过每一式中变化多端,只要这小子和人一动手就会发现这剑诀的不凡,也不怕他嫌寒碜。就怎么说好了。”

    ……

    “真是晦气,便宜没占到,反倒惹了一身骚,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得了寒天令。刚才我出去,发现很多修士都在找我们。”

    “谁说不是呢。我看这个地方也不保险,现在离大野城不远的地方都是修士们搜索的重点,我们老在一个地方躲着,又很少出门,可能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了,公子,我们可能又需要换地方了。”

    “被人找到,告诉他们我们没有拿到寒天令不就可以了?”

    “公子,换你你信吗?很多人抱着宁肯杀错也不能放过的心态。要是其他的东西,龙家的名头还可以威慑一些屑小,但这可是寒天令啊。还是等到有寒天令的都进小寒天了吧,那时候我们才会安全。”

    “哪里好躲啊,现在老祖对我也更不满了。家里也不好去,我们也已经转了几次地方,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走一步算一步。”

    “还好有奎老在我身边,想想我这些年,奎老待我甚于父母,如果龙悦以后能有个出头之日,必不会忘记奎老。”

    “公子言过了,我只是一个老奴,从小看着公子长大,如今已经是风烛残年,早把公子当成我唯一的寄托了。”

    “奎老……”

    “公子……。”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如此主仆,真是羡煞旁人啊。”

    此时正在有声胜无声之际,突然有个声音响起来,吓了两人一跳。

    继而,简单的防护阵刺啦一声裂了,几个人走进小院子来。

    “韩家、秦家,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龙悦大惊道。

    “龙兄手段即强,躲得水平又高,我们是费了好的劲才找到这里的。想不到龙兄外表看起来平平常常,还真是内秀之人,我赢龙兄那块上品灵石的时候,断然不会想到龙兄是在闷头准备搞一票大的。”

    龙悦的老对头韩青笑嘻嘻的说。

    “我们没有拿到寒天令,此人最先发现了寒天令,但是她的储物戒指被掉包了,不信你问问她。”龙悦指着一旁站着的颜红说。

    颜红在一边小鸡吃米一样的点头。

    “龙兄真的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吗,会相信你这套说辞。龙兄也不要说出让我们搜一下这句话,我们知道龙兄足智多谋,把寒天令藏在什么稳妥的地方,等我们走了再拿出来,这种小伎俩对龙兄来说还真是易如反掌。”

    另一位世家女秦欣说。

    “我要如何你们才能相信我。”

    “除非龙兄自刎在我们面前,我们还可对龙兄信赖一二。”

    “自刎,亏你们想得出,如果自刎了,我还要你们相信我有何用,我们几个世家也一直交好,难道一定要这样逼迫与我吗?”

    “龙兄,这可是寒天令。”

    “哈哈,如此甚好。既然世交这般做,我们就和他们拼了。”

    说完再一环视四周,见四个金丹后期的好手环伺在側,因为见过多次,知道都是修为精深之辈,不禁脸色一暗。

    “奎老鱼鹤双刀威力非凡,可要想带着龙兄全身而退,不知道可有没有这种本事。”

    韩青说。

    “公子不要着急,那寒天令我带走了,东西我为公子取来。公子保重就是。”龙奎说完也不待其他人反应过来,化作一道残影而去。

    “休走!”四五道宝光朝龙奎的背影急奔而去,龙奎硬抗了一下,好似受了一点伤,闷吭一声,也没有停留,就这么去了。

    x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