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大礼?

    众所周知以枫斗漫不经心的个性,若非惊天动地的物件儿,他绝不会用“大”这个字。

    他这一句话成功挑起了每个人的好奇心,夜空却冷哼一声独自吃饭去了,就好像他知道枫斗说的是什么似的。

    枫斗灿笑着上前两步,拉住霁初的手,便带她来到大门口。

    门外站着一个女子。

    就像不敢靠近似的,她离大门还远了几迟的距离。

    她一身黑纱素衣,头戴着一个斗笠,一面轻纱覆盖在帽檐上,遮住了她的脸。

    霁初站在门楣下定定地望了一会,轻声问道:“这位是?”问话的时候,她因预感到此人的身份,而声音哽咽。

    “七姐。”

    女子的声音暗哑苍凉,短短两个字竟可让人的心头笼上浓郁的酸涩。

    果然是十一妹万俟颖。霁初含泪抬头看了看枫斗,投来无尽的感激之色。

    枫斗暖笑道:“知道你一直因没有找到她而难过,这次回皇城,就顺便把她带到这来了。”

    他轻描淡写地说着轻松的话语,省略了所有寻找此人的艰难。

    “颖儿,你先进来。”霁初忍着想哭的冲动,只想好好和这位失散多年的妹妹说说话。

    那晚她被辰爵抓去藏在哪了,为什么大将军府找不到她的身影?辰爵夺权之后,又是怎样对她的?听说梵幽在登基大典之前,屠杀了所有宫里的女眷,她有没有被迫害?这几年,她过得怎么样?

    万俟颖站在原地,并未有抬步前进的打算。

    “曾经的事,就让它过去,跟我进屋,颖儿。”霁初又叫了一声。

    “满身污秽之人,就站在门外说话吧。”

    万俟颖的性情大变,令霁初突然间无所适从,她又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枫斗,枫斗无奈地摇摇头,叹道:“我找到她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被关在那样地方的小女孩,是怎么活下来的。”

    万俟颖却淡淡地说道:“当关闭自己的眼睛,体会黑暗,就不会恐惧了。”

    “你被关在了哪里?我曾经找遍大将军府,都找不到你。”

    枫斗说道:“是大将军府的牢狱,那真的是个恐怖的地方。嵌在山体之中,异常隐蔽,又层层结界。里面常年无光,时常有对尘世充满怨毒且不愿化形的邪物在那出没。这丫头被关在最深处,又关了那么久,眼睛都废了。”

    霁初的心一阵刺痛,走上前去,想要摘掉万俟颖的斗笠,却被万俟颖躲开。

    “七姐。还是与我保持距离吧。”

    “你何必要据我之千里之外?你就这么恨我么?”

    “不恨的,七姐。”万俟颖的声音充满哀凉,“而是,我不配与你接触。”

    “为什么?我们是亲姐妹,说什么配与不配?”

    “七姐,我很感激你还当我是你的妹妹。那日,我害你差点惨死,却毫无悔意。”万俟颖道,“后来被辰爵知道,盛怒下将我扔进牢狱,终日与那些邪物为伴,我才渐渐发现,我与它们其实也没什么不同。怨恨着全世界,不希望任何人过得好,有人稍微得到些幸福,我就要想办法夺去。”

    眼泪从霁初的眼眶滑落:“不是的,颖儿,那扭曲的情感,并不是你的错。”

    “正是因为我一直认为不是我的错,我才会报复所有人,可到了最后,我谁也没有报复成,却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七姐……”万俟颖顿了顿,但毫无激动的情绪,那是一种心如死灰的淡然,“这次跟红大人来这里,我只想亲自对你说一声抱歉,我已经遭受了天罚,希望你能忘却我给你带来的伤,快乐地生活。”

    “我一直都没有真正怨恨过你,颖儿。”

    “谢谢你。”

    万俟颖说完,缓缓转身,欲要离开。

    霁初在她身后叫住她:“你去哪里?”

    “红大人说,不远处有座大天神山,上面有一座大天神庙,我打算从此侍奉天神,以赎自己犯下的罪恶。”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