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白色的纸屑在空中卷动,像是一条倾泄的瀑布倒挂在天空垂落下来,黑色的雾霾被锋锐的纸龙切割断,炙裂的气息被引燃,铺天盖地的纸屑每一张都是被引燃的起爆符,火雨倾泄落下,将整个木叶都给点燃。



    一条拖拽着尾巴滑行的纸鹤,在灰暗的天空中掠出一条弧线,黑底红云的长袍猎猎舞动,近乎销声匿迹躲藏在暗处的晓组织骤然现身,且一现身就对被使徒占领的木叶“大本营”悍然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空气中稀薄的查克拉开始变得浓郁,炙裂的宛如火山岩浆的喷发在空中绽放,一轮小太阳似的烈日照耀天空空,剧烈的爆炸席卷一起,坠落向木叶,顷刻间房屋倒塌,黑色的丝线显露出来被焚烧成灰烬。



    嘶嘶的低鸣声中,炸碎的地面裂开焦裂的口子,无数恐怖庞然的触手探出来在疯狂的搅动,撕扯着爆炸的气浪冲击,一个个浑身覆满黑线铠甲的木叶忍者奔跑着,无数的苦无编织成一张倒射向天空的黑网。



    银灰色的长发卷成发髻,头上插着一朵花钗,小南低头看着铺天盖地的苦无,身躯顿时化成无数的纸屑飘落向地面。



    同时刻!



    一只巨大的纸鸽被苦无扎透成筛子,密密麻麻的黏状颗粒从纸鸽身上洒落,接着轰轰轰的就连绵炸开,左眼戴着的微型望远镜观察着每一颗黏土炸弹飘落的轨迹,迪达拉脸上露出一抹癫狂的亢奋放肆的大笑道:“爆炸就是永恒的艺术!”



    话音落下的刹那,看似毫无规则飘落的黏土,实际上却随着风的摆动,编织成一张瘪条形的束带,散落着顺着地面被炸裂的口子,向着幽邃的地底深坑中钻去。



    接着,炫目的火光膨胀,地面都在恐怖的震荡,荡漾的波纹将地面震溃成波浪,伪装的道路崩溃变成一条条灼烧的黑线,宛如浪涌,宛如火潮。



    地底深处,黏土飘散将整个黑暗的地面都照亮,一瞬间被挖空的像是迷宫一样的地下巢穴被清晰的映照出来,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对于某双眼睛来说,已然足以纤毫毕现的将全局敛入眼底。



    一座漆黑诡异的门矗立在迷宫的中心,门上溅落着几块火焰,霎时就被四周涌射过来的黑线吞没,阴寒森然的冷意从门上扩散出来,门扉的正中有一个怪诞的宛如活物的图案,像是被惊醒过来试图挣扎,却被无数的黑丝钉死封锁在门上。



    “我找到了!”



    燃烧的森林边缘,几道黑底红云的长袍踩在树梢的顶端,绯红色的头发一如被焚烧的烈火,站在他的身后一个戴着诡异的螺旋面具的男人用低哑的声音,明明是一个人却仿佛有两道声音在重叠,就仿佛在那张面具的背后隐藏着两个不同的身份,同时低沉道:“牵制住使徒,我会抢回外道魔像!”



    说话的面具男身形骤然顺着树干滑落向地面,诡异的身影在触及到地面的瞬间,若有若无的空气荡出一抹诡异的波动,一截猪笼草浮出来张咧着狰狞的嘴巴将其吞食掉。



    “杀掉所有能够动的东西!”



    长门捋开发梢,露出一对诡异旋转的轮回眼,他冷眼看向远处一道道撕裂火焰的黑色长袍正在高速的逼近,脸色顿时冷下来对着身后的晓组织的成员命令道。



    “让死者复生,可是对邪神最大的亵渎!”



    脖子上挂着邪神的坠饰,飞段扯掉黑底红云袍,露出下面用鲜血染满诡异纹身的身躯,一截腥红的死神镰刀割断几名扑杀上来的黑衣忍者。



    锋利的刀身扯裂开黑线的壁垒,镰刀飞速的卷动,一道道黑色的虚影像是邪神在收割人命的贪婪咆哮,裂断的尸体被切断,摔砸在地上还在抽搐着蠕动。



    飞段走上去将头颅割掉,抬头间,余光中一道黏稠的血影浮现,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刺鼻而入,一根狰狞的血手像是动物的利爪刺挠入飞段的肩膀。



    巨大的力量冲袭,飞段整个人倒栽出去狠狠的撞在地上,身子连忙爬起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镰刀挥舞将几条飞射而至的血管割断,他瞳孔收缩看向血影中逐渐凝实的面庞。



    嗜血暴虐的面颊,眼瞳诡异的流转着猩红的光芒,嘴巴夸张的咧开到耳根处,口腔内像是有血液在剧烈流淌的回荡声,达拉然直勾勾的盯着飞段,手指轻轻嗦了一下,品尝着飞段血液里的滋味儿,眼中就骤然浮出凶狞的光芒:“你的血液味道很特别!”



    从上一次被九尾的小鬼逃掉,没有吃掉到嘴边的大餐,达拉然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恶气,此刻终于又碰到了一个血液不错的家伙,他绝对不会再让送到嘴边的食物逃走的。



    旁边。



    角都身形连续的闪开,手中一个被拗断脖子的黑衣忍者被其当作沙袋扔出去,后者的身体在空中被一截树枝刺穿,狰狞绽裂的树干像是一朵食人的花毫不留情的将尸体咬成碎片。



    “使徒,对自己人也这么狠么?”



    角都脸色微变,他看向四周不知道何时,地面无声的浮出一圈嫩绿色花草,缠绕的像是被打了结的枝蔓藤条拢聚成一道人型的身影。



    树杈一样的手掌搅碎尸体,路斯卡易抬脚踩过尸体,地面上疯狂扩散的枝蔓将残碎的尸体消融掉,路斯卡易看着戴着面罩的角度,声音宛如春风般如沐,话语中的字眼儿却让人冷到骨髓深处:“腐烂的尸体化作肥料滋养植物的生长,这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他们在死后贡献的价值。”



    对于使徒而言,死亡和尸体是不允许被浪费的。



    角都猛然伸出双手,发动地怨虞的秘术,登时整个脊背上透出一根根漆黑的触手,闪电般的抓刺向路斯卡易。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还差点以为角都也是使徒的一份子呢!



    “有意思!”



    路斯卡易嘴角骤然勾起一抹狞意,地面猛然凸裂,无数的树根盘桓扭曲遮天蔽日的笼罩向角都,“黑色的触手是母巢的专属,哪怕只是形似,你也必须得死!”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