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周新冷声道:“这个贼人,算盘打得倒是叮当响。”

    “是啊,我也觉得他挺会盘算的”,妲己道:“他的这些计谋,就是一步一步的。早在他们过来说服我的时候,就已经打算通过我来收买殷子辛了。幸亏本神仙很聪明,不然真的中了他们的计,不就等于让他们当傻子耍了吗?”

    许小仙点点头,问道:“除此之外,你还探听到了什么?”

    妲己道:“那个黑袍怪,要在岐山脚下摆七星大阵,用七星大阵来催动三皇鼎,根本不需要五色石了!而且,时间已经选好了,就在明晚子时一刻。这七星大阵一旦成功,毁灭性很强,它会冰封所有的农田、花草、树木,使得民不聊生!”

    “他们居然不用五色石了?”许小仙惊讶道:“那么之前为什么对五色石如此重视?”

    “当然是为了迷惑咱们啊!”妲己道:“我们以为,就算让他们得到了三皇鼎,没有五色石他们也不能成事。这样一来,对他们的警惕心自然就少了。如果这次我没有去假装投靠他,我们不就真的被他骗了?”

    “的确”,许小仙道:“他们在暗中用七星大阵催发了三皇鼎之力,我们却还在这边自以为抱着五色石,过安稳的日子呢。”

    这个天尊真是诡计多端!

    从最开始的少女失踪案、到现在的弃五色石而用七星大阵,看起来每一步都有把柄在他们手上,但实际上呢,却是每一步都棋高一招。

    周新怒道:“他有野心、他要造反,那都是他和燕子军的事。如今他却要使得百姓们无粮食可吃,活活饿死许多百姓,简直丧心病狂!这样的人,我们一定不能纵容,必要将他绳之以法才行!”

    “好在我们已经知道了他摆七星大阵的时间和地点,现在过去阻止他,一定还来得及!”许小仙道。

    殷子辛起身,这就要回去点兵:“我带上亲信部队,咱们一起去往岐山,将这贼人一举拿下!”

    “我用缩地术带你们过去!”石敢当道。

    几人当下便定下了去往岐山之计,不再耽搁,这就操办起来。

    静宜公主还在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忽然行动。她拉住许小仙,撒娇道:“我要和你一起去!上次你骗我,这次可一定要补偿我!”

    “我们这次前往非常危险”,许小仙道:“而且事关天下百姓的性命,如果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你跟着我们,我们难免要分心照顾你,要是因此而有疏忽,你可就成了天下的罪人了。所有百姓都因你的任性而死,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静宜公主被许小仙吓住了:“啊?有这么严重啊?”

    许小仙郑重点头:“当然有了。所以你现在乖乖回皇宫去,什么也不要做,等着我们凯旋归来就行了。”

    “不用我告诉父皇调兵吗?”静宜公主问道。

    许小仙心想,殷大哥没有说先向皇上请示,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如果这件事情报到皇上那里去,必定又要有一番商议。如果等到皇上那边和几位重臣商议完,他们再赶往岐山的话,埋伏布阵都来不及了,注定是输。

    “不用”,思及于此,许小仙便斩钉截铁地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乖乖回去等我们的消息就好了。”

    静宜公主很担心许小仙,许小仙也从她的眼中看出了担忧。他安慰道:“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够顺利解决危机,平安回来。”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静宜公主还是不放心。

    许小仙又和她说了几句,给她吃了几颗定心丸,这才将她劝走了。

    静宜公主走后,他们几人便先出城,去城外等殷子辛带兵过来。

    等待的过程中,香香说道:“这个静宜公主真是奇怪,她不是喜欢殷大哥吗?为什么不担心殷大哥,反而担心你?我发现自从她踏进神仙杂货铺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不在殷大哥身上,而在你身上!”

    “她就是任性的小女孩,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许小仙道:“咱们想想怎样解决天尊的问题,才是最要紧的。”

    香香惭愧地低下了头,但心底里,也有一些不舒服。小仙哥从来没有这样斥责过她。

    许小仙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心中不忍,轻轻拍了拍香香的肩膀,给以无声的安慰。也是个无声的道歉。

    不知道为什么,许小仙觉得,在这一路相伴的过程中,他对香香的感情,似乎发生了变化。

    不再是大哥哥对于小妹妹的情感,而像是情侣之间的那种在意。如若不然,他也就不会这么敏感地察觉到香香吃醋了;也就不会和香香说那些话、更不会觉得话说重了。

    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说,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儿女情长,而是对付天尊。所以许小仙也并未纠结于此,而是很快便在脑海中捋顺整件事情,以便他们能够对天尊这个人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实现知己知彼。

    但是许小仙发现,无论他怎么整合信息,就是没办法除了“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之外,对天尊这个人做出其他的判断。

    也就是说,他找不到这个对手的软肋。

    通常情况下,找到了对手的软肋,也就抓住了制胜的关键。

    另一边,殷子辛在锦衣卫指挥使司内调动兵马,除了今明两日当值护卫皇城的兵士之外,其余的他都要带走。

    这是一场硬仗,一旦他们输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成功。而人数上的压制,则是获胜的一个保障。

    天尊背水一战,必定也会带上燕子军中的大队人马。岐山上,护卫天尊行七星大阵的人一定不少,所以他们用锦衣卫的数量来牵制住这些燕子军,才能有抽身去直接对付天尊的机会。

    点兵完毕,殷子辛一声令下:“全都有!跟我去办一个大案,出发!”

    “是!”众将士应了一声,便要跟着银子辛走。

    “等等!”忽然,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门口进来,是申豹和尉迟敏。

    说话的人是申豹:“殷大人,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如此大的阵仗,怎么看起来像是要带兵造反呢?”

    殷子辛冷声道:“你莫要信口雌黄!”

    “是不是信口雌黄,你说了不算,皇上说了才算”,申豹道:“你将咱们指挥使司内所有可调用的兵都调走,和皇上说了吗?皇上准许你这么做了?”

    “事急从权,我有重要的案子去办。”殷子辛道。

    “什么案子?”申豹问。

    殷子辛留了个心眼,没有告诉申豹燕子军的事。反而扯了个谎,道:“我已经找到了那些盗匪的老巢,这就要去清剿他们!识相的,快让开!若是耽搁了剿匪,你去向皇上交代?”

    “好啊”,申豹笑道:“那就由我去向皇上交代好了。殷大人,我看咱们也别等耽搁了剿匪之后再交代,咱们这就去宫里求见皇上。看看皇上对你私自带走全部锦衣卫,有什么看法?”

    申豹这人巧舌如簧,如果到了御前,必定又要百般栽赃诬陷他。近来皇上对他越来越不信任、越来越器重申豹,如果皇上听信了申豹之言,将他关押调查,岂不酿成大祸?

    且即便最终皇上能够相信他的话,让他带兵去剿杀燕子军,耽搁了这些时间,排兵布阵自然也来不及,最终还是会败给天尊。那可真是早死晚死都是死了!

    殷子辛一咬牙,道:“我没空和你耽搁时间,不如你说,要怎样”

    申豹笑道:“很简单啊,你如果不是要带兵造反,那就只带你自己的亲信部队去办案,别掏空我们指挥使司。这事,不就轻轻松松地了结了?百余人,不够你造反的,我和尉迟大人自然也就放心了,不会拦着你。”

    “我几时说过要造反?你这分明是强词夺理!”殷子辛怒道。

    申豹忽然厉声道:“你带走了指挥使司内全部的兵,还说你不是造反?殷子辛,你好大的胆子!”

    殷子辛拔剑欲要与他争个高低,但关键时刻,理智还是提醒了他,不能这样做。如果杀了申豹,事情反而更说不清了。“造反”这顶帽子,可就牢牢地扣在了他的头上。到时候被卸掉兵权是一定的,便再也无法在锦衣卫这边调兵,小仙那边便会孤立无援。

    殷子辛冷冷看着申豹半晌,收回了剑。沉声道:“好!我就只带我自己的亲信部队。”

    申豹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你自便。

    一旁的尉迟敏一直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二人争斗。

    申豹不服殷子辛,这是锦衣卫内部、乃至满朝文武都知道的事。这些日子以来,皇上对申豹愈发器重,申豹也就愈发嚣张,一心要打压殷子辛。

    看着这两人斗,他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殷子辛只带着这百余人前往,能做成什么?只能去送死了!

    这样的队伍,绝没有本事影响到主人的大计。殷子辛此行,最终也就只能成全了他以为的忠心,墓碑上能够被刻上一个“忠臣良将”的名号罢了。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