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这尊承露仙女像看起来栩栩如生,材质是一种灵玉,夜间会散发淡淡的灵光,雕刻的手段也十分不俗,哪怕没有承露之用,放在家中当个摆件也是极好的,价格一百万其实不算亏,但三百万绝对是买贵了。

    玉质本就通透,在众人眼中更是一眼就能望穿,其中并无什么隐藏的机关,连符文都没有,似乎真的就只是一个好看些的承露台。

    此时拍卖会还在继续,苏沐阳也没时间细细剖析这仙女像到底有什么古怪,只得暂时收好,等拍卖会结束再仔细查看。不过他其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这件宝物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必然已经经过了数次检查,拍卖会的人和那卖家都未发现问题,才会拿出来拍卖,若真的藏有一个门派的传承,他们早就自己拿走了,又怎么会拿出来拍卖?

    拍卖会已进行到一半,差不多从仙女像开始,后面的宝物都是百万起步,是属于真正的有钱人才出得起价的东西,至于那些在一楼的修士,多半只能凑个热闹。

    但一般也没人会走,毕竟这也是一个难得的见识这些宝物的机会,哪怕不能拿到手,远远看着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除了那两件万众瞩目的彩鸾卵和万年灵杏树之外,这些价格上了百万的,也都不是寻常能见的凡品,不过要说特殊,还是那两件比较特殊,毕竟这样的东西不是每次拍卖会都会有,而剩下那些,虽然珍贵,但在拍卖会中已是常客。

    这些东西多半是丹药,由商会在各地搜集灵药,交由擅长炼丹的大师炼制而成,品阶至少在五品以上,一粒便能卖出数万灵露的天价。但无论如何,这样的丹药绝对值这个价格,有的是突破瓶颈所用,有的则是可以治疗一些难以愈合的伤势,或是可以解某种奇毒。

    事实上丹药成品与灵药本身价格差很多,但对这样的价格,没有人觉得不合理。毕竟世间大多数修行人,只能炼制三品以下的丹药,三品以上的丹药,所用材料便昂贵起来,对于炼丹的手法也有十分苛刻的要求,寻常人是没有机会炼制这样的丹药的,就算勉强去炼,成功率也极低,最后只是白白浪费药材。

    擅长炼丹的修士,无一不是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才渐渐提高炼丹的成功率和品质,丹药的价格昂贵,便是算上了这一部分的损失。培养一个炼丹师,哪怕只炼制四品的丹药,所需的灵露都是千万起步。

    但是话说回来,确实有不少人需要这些丹药,收集材料自己炼制的人极少,多半还是按照丹方收集材料,然后重金请炼丹师出手炼制,这一笔费用不会很低,而且按照惯例,炼丹师还能自己留下一部分药材和丹药,算起来雇主其实非常吃亏,但又无可奈何。

    大商会一般都有自己的炼丹师,商会提供药材,炼丹师炼制好丹药,从中抽成,一般一位炼丹师只需要专门炼制一种丹药即可,对于那些同时精通数种丹药的炼制的炼丹师,在商会中也是比自家铺子还要金贵的人物。

    苏沐雪一直都在炼丹,如今在地仙之中,炼丹水平应当也是佼佼者,只是自上次神农丹会之后未再比过,否则在地仙水平的比赛中,也应当可以拿个前十。毕竟她从来不缺练手的材料,学的又是气丹,不伤灵药根本,只是抽取元气,比起真丹,更容易获得材料。

    再加上在神农殿中获得的那些丹书,全都是那些古时惊才绝艳的人的毕生心血,哪怕学会其中一种,都足够一个炼丹师受用一生,她拿到手之后已全部看了一遍,但也不过精通其中几种法门,真要全部学会精通,至少还要千年。

    拍卖会上的丹药苏沐雪自然是看不上的,有的丹药品阶虽高,可苏沐雪一眼就能看出,这炼丹师的手法并不怎么样,炼出来的品质远远不如她。

    但二楼和三楼的有钱人,对这些丹药倒是趋之若鹜,若是有钱,恨不得全部买下,其中增强修为的丹药最为抢手,其次便是疗伤解毒的丹药,毕竟与性命息息相关,这种疗伤圣品,只需一颗便是保命之物。

    卖完一批丹药,便进入真正的重头戏,作为压轴的宝物之一的彩鸾卵开始拍卖,在场所有人都早就听闻这件宝物的作用,有不少人十分眼热,可一看到价格,便直接死心。

    修行中人尤其是散修,一路走来谁没受过伤?经脉受损都是轻的,但是大部分伤势都可以自行痊愈,唯独经脉的问题很难治疗,这彩鸾的卵有如此功效,主要还是因为其中蕴含的五行精粹。卵是生命之始,这五行精粹最后会慢慢化作彩鸾的身躯,被修士先行服用,便可再造经脉。

    只见那位夫人将水晶罩打开,彩鸾的卵真正暴露在众人眼前,这鸟蛋有蹴鞠大小,上面有着繁复的五色纹路,鸟蛋已如活物一般有了呼吸,一呼一吸都是在吞吐灵气。

    “彩鸾血脉纯粹,就算不是用来修补经脉,拿回去孵化抚养,日后也是一个得力助手。”夫人介绍完毕,二楼便有人出了价。

    彩鸾之卵以三百万灵露起拍,一次加价不能低于十万,一楼的人是真的买不起,二楼也有许多人望而却步,不过报价还是此起彼伏,台上光幕的上的数字不断跳动,很快便到了五百万的高价。

    苏沐阳原本打算出手买下,看着疯狂的价格,顿时犹豫起来,他不是急需这件宝物,只是觉得可以顺手买下,可如今竞争的人太多,说不定价格能飙升至一千万的高价,那样就算买下来,也有些亏了。

    何况坊市外还有两只彩鸾在等着,无论是谁拍下,都势必要面对这两只彩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买这件东西也就不用麻烦。

    东山和西岭两位地仙确实是有备而来,最开始并未出手,等大部分人都退出竞争之后,才开始出价,而且一出便是七百万的高价。两人是死对头,价格很快便被推了上去,但两人出价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毕竟这可不是买一串糖葫芦,而是将近一千万的灵露。

    西岭真人看中的是那株万年杏树,此时出价不过是为了给东山真人下绊子,未必真的想买下,如今价格已远远超出预期,若东山真人放弃,他想反悔也不行了,故而出价越发保守,只等到自己心理价位便放弃。

    东山真人自然知道西岭真人的想法,不过他的孙女确实需要此物,只要价格还能承受,也只能咬牙拍下来,孙女天赋极好,有这彩鸾卵修复经脉损伤,突破地仙境界指日可待,日后修行更是一片坦途,绝不会低于他如今的境界,长远来看,这彩鸾卵花多大的代价,都是划算的。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