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别说其他人了,就是庞统,看着黑亮的水也不敢轻易尝试,捏着玉碗向凌越赔笑。

    凌越皱眉看了看自己的汤,轻叹一声,安静地抿了一口,眉眼松了下来。

    虽然看着有些渗人,但味道真的是不错的。

    可以说是来到这片空间之后,最让她满足的味道了。

    其他人都小心又仔细地打量着凌越的神色。

    没有狂风暴雨。

    似乎风平浪静。

    庞统朝着容泉挤了挤眉,意思在求证:好像真能喝?

    不过是“信任”二字……就是味道特别,总不能比口味元液更特别吧……容泉端了玉碗,抿了一口。

    味道很好啊。

    像是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好喝。

    要珍惜。

    见容泉也露出了享受的神色,庞统震惊了,难以置信地低头抿了一口。

    然后,他哭了。真的哭了,不见哽咽哀嚎,眼泪却滚滚而下。

    他一哭,才端起碗的断刃忙又放下,张嘴看了看庞统,又看了看凌越和容泉。

    到底是谁在做戏!

    不就喝个汤,怎么这么难呢?他又不饿!

    “桶子,你怎么了。”凌越语带威胁:竟然破坏她享用美味的兴致!

    “太,太好喝了……”庞统“嗝”了一声,一边落泪,一边又是一大口,呜咽道:“我长这么大,头一回知道什么是美味……真的,我以前过的太惨了啊……”

    一落地就靠着糊糊活了下来,再然后草根树皮饿肚子是常态……出了落凤山脉,进了玄清宗,不用饿肚子了,又为了修炼靠着辟谷丹维持生机……以前他不在意食物,反正食物也都不怎么好吃,但此时此刻这一口汤,让他突然觉得,从前的日子都是白过了!他真是太可怜了啊!

    “闭嘴!”凌越额头跳了跳,低声威胁。

    “我闭嘴,我闭嘴。”庞统不再嘟囔,继续一边喝汤,一边落泪。一口汤,总要在嘴巴里回味许久,才不舍地咽下去。

    断刃和孟夏这才放心,开始喝汤。

    他们的反应都正常多了——汤很好喝,味道很好很不错,比之前吃过的食物味道都好一些……但修道之人,不重口腹之欲,又没有庞统挨饿的经历,所以都神态寻常,甚至带着点儿疑惑——

    这汤,也就仅仅是美味而已,似乎并无其他的作用了?

    凌越如此郑重其事地邀请他们入座,竟真的就是为了一口汤?别无其他玄妙?

    太难以置信了。

    但的确别无其他。

    直到所有人将汤水用罢,静心思索,也没有任何的玄妙。

    除了美妙的滋味之外。

    于是,就连心中只有剑的孟夏,一时间也有些心思莫名。

    “就是这样,难得一见的美妙滋味。”凌越环视众人,了然地笑了笑,道:“至于黑线鱼,的确有别的用处,搭配材料,能净化体内的毒素,尤其是丹毒,效果非常好。”

    “那对我们没用啊,还不如喝几口好汤,哈,美滋滋。”庞统接话道。

    “的确,整个玄清宗上下,都极少有身中丹毒的。”萧揽走了过来,看着众人干净的玉碗哂然一笑:“不过,我们虽用不到,但东海灵地的修士却用的到。若是凌师妹有兴致的话,可以弄几瓶,卖个好价钱。”

    “我们更不缺灵石。”庞统轻嗤:“有那功夫,不如来点汤喝喝。”又招呼容泉和断刃道:“走,我们再去海里捞点材料煮汤……什么丹毒什么的,一听就让人反胃。”

    容泉和断刃朝着萧揽点头示意,随着庞统去了。

    萧揽笑笑,坐了容泉的位置。他正要开口,却听见凌越道:“我觉得萧师兄的主意很好。我的灵药,肯定能让人趋之若鹜,赚个好价钱。”

    孟夏蹙眉。

    萧揽略感诧异,询问道:“我就是随口一说……凌师妹应该不缺灵石才是?”

    就在前不久的交易会上,经由玄清宗,也就是他萧揽总理卖出去的各种灵液元液,其价值就是一个异常恐怖会让人疯狂的数字!就连他在看到的瞬间也起了贪婪之心!

    那数目太多,就算凌越挥霍,也不是她能在短时间内挥霍完的!据他了解,凌越根本就没有挥霍!

    那些让人疯狂的灵石,就在她身上……

    萧揽眼皮忍不住跳动几下,才重新风轻云淡。

    “灵石再多也不嫌多呀。”凌越眯着眼睛说罢,就露出不再多谈的意思。

    不多时,容泉三人上岸,带来不少的黑线鱼和海蚌。于是,凌越又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开始煮汤。

    这一次,有了预知,几人都任由精神沉迷,不做反抗。

    除了萧揽。

    他站在那里,姿态放松,不防不御,似乎也陷入了沉迷之中。但凌越“看”的很清楚,他只是“似乎”,仍保持了一丝清明。

    萧揽不会信任自己。

    所以,萧揽不会从自己这里得到好处。

    这很公平。

    凌越不再注意萧揽,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汤上。

    难得啊,这美味,是她亲自烹出来的。想到这里,凌越的心情越发地美丽了。

    片刻,汤好了,几人纷纷“苏醒”,检验了自己的收获——就这么片刻至少能抵得上半年的苦修了。还要是十分顺利的情况下。再加上美味,无人不满意。

    “刚才入定的效果不及第一回。”庞统美滋滋地喝着汤,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

    “自然。我估计,再有三次,就没有多少效果了。”凌越道。

    “那也很好了。”容泉十分满足。他刚才的收获极大,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一个从前被忽略的隐藏的很深的问题。

    “师弟,你们跟着凌师妹,一直都有这样的好处?”萧揽状若玩笑般地问道。

    “可不是?”容泉点头笑道:“所以,只要凌越出门,我都要跟随占便宜的。”

    “容泉你可是我们玄清宗千年一见的天才,竟将自己的位置放的这么低?”萧揽仿佛诧异好奇。

    “容大哥和我一样,都是打手。”庞统接过话,想了想,又道:“这么说不准确,容大哥是打手,我是盾,抗揍的。嗯,断刃这家伙两样都不突出,才是纯占便宜的。”说着,他朝断刃挤了挤眼睛,求证道:“是吧断刃,我没说错吧。”

    断刃点头,十分认真。

    庞统大笑,用力拍了拍断刃的肩膀,自豪地道:“放心,凌越的便宜,也不是谁都能占的。”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