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嘀嘀!”

    一辆轿车缓缓开到门口,车窗摇下来,车里坐着的是乔慕才。

    姜新禹快步来到车窗旁,说道:“,您出去?”

    乔慕才:“那位小姐是你朋友?”

    姜新禹回身看了一眼横眉冷对的童潼,对乔慕才说道:“算是吧。”

    “她是谁家的千金小姐?”

    “哦,她叫童潼,是重庆人,目前寄居在汪敬旻家里。”

    “重庆人?”

    “她父亲叫童万奇,据说是一个帮派老大……”

    “她是童万奇的女儿?”

    “对,您认识童万奇?”

    “我在重庆的时候,和童万奇有过一面之缘。”

    “哦……”

    “我还可告诉你一点,在重庆,不知道委座是谁的人或许有几个,不知道童万奇的人,恐怕连一个都没有!”

    姜新禹惊讶的说道:“童万奇这么有名?”

    乔慕才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要小看帮派势力,他们渗入到各个阶层,影响力非常大!”

    姜新禹这才明白,怪不得童潼性格如此乖张跋扈,要不然也不至于到了一个陌生地方,还敢到处惹是生非。

    乔慕才微笑道:“新禹,这就对了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要学会面对新生活,享受新生活!”

    姜新禹急忙解释着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

    “听我一句劝,好好和童小姐相处,你要是娶了她,就等于找到了靠山!的童万奇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

    说完这句话,乔慕才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我赶时间,哪天再和你详细说。开车!”

    轿车驶出堰津站大门,转了一个弯,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看你那副嘴脸,车里一定是你的上司!”童潼一脸的鄙夷神色。

    姜新禹接过警卫买回来的香烟,抽出一支点燃,说道:“对,你说的没错,车里是我的上司。属下对上司表示一下尊重,有什么不对吗?”

    童潼哑口无言,她说不过别人,心里就更加生气,大声说道:“姜新禹,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见汪大哥!”

    姜新禹淡淡的说道:“跟你说过了,今天情况特殊,以后你来找汪学霖,我可以考虑让你进去。”

    童潼冷笑道:“什么情况特殊,我看你分明是嫉妒,不想让我去见汪大哥!”

    姜新禹愕然说道:“嫉妒?这句话从何说起?”

    “刚才你们嘀嘀咕咕,别以为我没听见!”

    “看不出来,你耳朵还挺长,那就说说看,你听见了什么?”

    “你非要逼着我说出来吗?”

    “没人逼你,不想说就算了!”

    “你的上司说,让你娶了我,就等于找到靠山……哼,姜新禹,做你的清秋大梦去吧!”

    姜新禹笑道:“哦,就因为这句话,你认为我是出于嫉妒,所以不让你进去找汪学霖?”

    童潼傲然说道:“难道不是吗?”

    “我有太太,她只是暂时回国了,我怎么可能娶别人?”

    “你就只娶一个太太吗?”

    “要不然呢?”

    “你们这些当官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

    姜新禹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

    童潼走了几步,回身说道:“真是可笑,我为啥要听你的?”

    “相信我,汪学霖是读书人,他不会喜欢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

    “啊?”

    这下说中了要点,童大奎在一旁也劝道:“小姐,我觉得,姜队长说的有道理……”

    童潼终于走了,她可不想在汪学霖心里也留下不好的印象。

    快到家的时候,她忽然反应过来,说道:“大奎,你说实话,我是蛮不讲理的人吗?”

    “不是!”童大奎使劲儿的摇着头。

    …………

    远香茶楼。

    乔慕才的车停在街对面,他看了一眼手表,对司机说道:“我一会儿去茶楼,你把车停的再远一点!”

    “是。”

    下了车,乔慕才迈步走进茶楼,来到柜台前,说道:“老板,我姓乔,刚刚打过电话,还有包间吗?”

    老板:“有有有,号包间,又安静又隔音,不管您是谈生意还是会朋友,都非常方便。”

    乔慕才点点头,说道:“好,那就号包间。”

    老板叫过来伙计,说道:“带这位先生去号包间!”

    小伙计客气的把乔慕才请进号包间,包间内确实很安静,至于隔音效果也就那么回事,只要不大吵大嚷,也不用担心隔壁会听见。

    “先生,您喝什么茶?”

    “一壶碧螺春,点心拼盘,就这些!”

    “您稍等,马上就来。”

    “对了,一会儿有一个卖皮货的,麻烦你把他带进来,就说有人想看看货。”

    “成。”小伙计也不多问,照客人的吩咐准没错。

    十几分钟后。

    房门一响,老山走进茶馆,他的肩上搭着几块羊皮,吆喝着说道:“各位瞧一瞧看一看,上好的山羊皮,谁买谁便宜!”

    老板呵斥道:“出去出去,别影响我的客人!”

    小伙计赶忙走过来,说道:“卖皮货的,号包间客人要看看货。”

    老山对老板说道:“老板,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我也泡壶好茶!”

    来到号包间门前,小伙计敲了敲门,推开门说道:“先生,卖皮货的来了。”

    老山迈步走进去,伙计把门从外面关上。

    此时,一辆轿车内,裴少石和陆明华正盯着远香茶楼。

    裴少石沉声说道:“昨天,富贵和我说,感觉老山这段时间行为异常,想不到,他果然有问题!”

    陆明华:“为什么这么说?”

    “知道穿灰色中山装那个人是谁吗?”

    “是谁?”

    “军统堰津站乔慕才!”

    陆明华惊讶的说道:“他就是乔慕才?这么说,老山是内奸?”

    裴少石沉思片刻,说道:“事关重大,先别急着下判断……”

    十几分钟后,老山从茶馆里出来,四处看了看,快步沿街而去。

    又过了几分钟,乔慕才走了出来,步行数百米远,上了一辆黑色小轿车。

    看着乔慕才乘车走远,裴少石下了车,迈步走进茶馆,他要确认乔慕才和老山有无接触!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