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你的能量怎么会消耗这么快?!”



    看着那倒计时,王伟心里那叫一个苦闷。



    从他开启甲胄这才过去了几分钟,怎么能量就只剩下一个小时的用量了?



    他现在连自己该怎么充能都是没找到好方法,这再来一个消耗看起来更快更猛的……



    想想王伟就觉得一个头三个大,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用不起的节奏啊。



    “您想错了。”



    自由察觉到王伟的想法,否定道:“我的能量耗损按照资料显示。”



    “属于当前主流款式甲胄中,消耗速率最慢的。”



    “一次完整的充能,可以让我在全功率输出的情况下,不间断续航九天!”



    “这在我已知的资料中,是独树一帜的。”



    “现在能量不足,是因为自从我被制造出来之后,并没有过一次完整的充能。”



    “卢晓光总负责人,只是在需要测试我各方面性能时,才会给我进行短暂的充能。”



    “一般测试完毕,我的能量也同时也会耗尽。”



    “现在还残存着能量,是当时他在测试我时,研究所突然遭到了变异兽的袭击。”



    “测试不得已终端,这才让我拥有了一部分能量。”



    “否则,在没有相关器械得提前充能下,您单凭口令也是无法启动我的。”



    “综上所述,我并不是一款您用不起的甲胄。”



    “只是本身储存的能量过低,才显得我似乎很消耗能量。”



    “我对于能量的需求,其实并没有您认为的那么大。”



    “……哈?”



    王伟愣了。



    这自由说话时的声音是不带任何感情的电子音,



    可这话说的内容,听的怎么有一种似乎是在跟他辩解的味道?



    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看到了大人有些不满,



    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坏事,在跟大人分辨说并不是他做的一样。



    “……我不是在辩解,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自由继续道:“从我被制造出来,目前是463天。”



    “要说我是小孩,按照人类的标准来说,的确如此。”



    “……额。”



    王伟之前还觉得二者融合了脑波之后,



    自由能直接知道他想要做什么是个挺不错的事情。



    他有什么想法直接心念一动便可,这多方便?



    可自由这种对他心里所想,不管什么内容都要一一做出回应的做法,



    王伟觉得有些太过了一些,



    不光是对于那些,他也就是随便冒出来的想法也做出回应,



    会让他觉得没必要,耽误时间不说,絮絮叨叨的让他觉得很烦。



    关键是这种做法,还会让他有一种自己被自由所吃透,在对方面前完全没有隐私之感。



    这种感觉很……



    “……如果您不需要我对您的反应全部做出回应,您可以关闭我对您脑波的连接。”



    “只在战斗的时候开启我来帮您进行辅助。”



    “不过,这样以来融合率的提升效率会下降95%。”



    “我个人建议您不要关闭我与您的脑波连接。”



    “对于您认为,在我面前没有隐私这件事,非常抱歉,我暂无解决办法。”



    “这是脑波融合后的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会让很多人无法和所穿甲胄达到百分之百的融合率。”



    “如果您对我有所保留,封闭住自己的内心。”



    “内容越多,融合率也会越低。”



    “就如同现在,在您想到自己没有隐私之后。”



    “我与您的融合率已经从79%降至65%。”



    “融合率,严格来说就是操控者到底有多相信所穿甲胄的一种体现。”



    “越信任,融合率越高,也越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来。”



    “您现在会觉得,我什么都会做出回应,这是再干扰您。”



    “那是因为我对您的了解还不够。”



    “所掌握的资料不足以与让我来判断,您的那些想法是需要回应,那些想法是不需要。”



    “等一旦达到了我可以有甄别地对您进行回应。”



    “脑波连接后,所产生的隐私感暴露的问题,也能得到一种缓解。”



    “我与您保持连接的时间越长,这个问题也越会得到改善。”



    “……我知道了,不用断开和我的脑波连接。”



    方便的同时,难免会有无法避免的问题,



    王伟想了想觉得自由说的也对,



    这自由如果真的和对方说的不会背叛他,那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也是没关系的,



    相反他们之间若是有了隔阂,降低了融合率,



    导致他出手跟反应都要慢上一些,那才是最致命的。



    “不过我想什么你都回应这个还是算了。”



    王伟想了想道:“这个问题你没有办法解决我有。”



    “咱们之间可以定下一个约定。”



    “在你没有对我十分了解,做到知道什么是我单纯在想。”



    “什么是我想问你,希望你能回答的问题之前,我想问你什么时,都会直接说出来告诉你。”



    “至于我心里想的,除非是出现了呼唤你的情况下,否则你不要去回应。”



    “……好的。”



    自由在沉默了片刻道:“那您在心里想事情时。”



    “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可以在问题的后面加上,自由你怎么看,的念头。”



    “只要我探测到了这个,我就会给予回应。”



    “好,那就这么定了!”



    看自由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王伟稍微松是了口气。



    他终于是不用在体验自由那种,他稍微一想什么,都会回应一大堆的方式,



    那件事就是信息的狂轰滥炸,很多是他根本没兴趣知道的。



    “哦对了,自由,你有不用老您啊您的称呼我,我听起来别扭的很。”



    “你就称呼我为……大雄吧。”



    说话间,王伟看到他视线右上角的倒计时:



    00:00:55:45



    看到被自由一番话语轰炸的,竟然五分钟都过去了,



    王伟急忙是问道:“自由,我该怎么给你充能?”



    “……”



    在一阵惯例般的沉默后,自由道:“房间内已经扫描到了可以充能的地点。”



    “请去这里给我进行充能,大雄。”



    伴随着自由的话语,王伟看到他视线的左上角出现了一个十厘米左右的正方形小框。



    框的正中间是一个绿点,绿点上写着大雄二字。



    而在方框的左上角附近,有一个红色的原点在闪烁,标记的内容是充电处。



    王伟明白那个方框是小地图,旅店是他所在的位置,红点是他要去的位置。



    “太好了!”



    对于好久没看到地图导航的王伟来说,有了这个他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会不会迷路什么的了。



    顺着地图的指引,王伟朝着显示的充电处快步走去。



    在路过屋内挂着的一面镜子时,他稍微停下了脚步。



    他刚才的注意力都在和自由说话,没去在意他穿的甲胄是个什么样子。



    此时看到镜子里的样子,他才第一次看到自己所穿的甲胄。



    和他之前所见过的几种甲胄都不同,



    那些甲胄看起来都几分臃肿,有一种行动很不方面的感觉。



    而他这身看起来很是合体,部件与部件之间极具流线型,



    在配上喷涂的白蓝相间的色泽很是清爽,



    也就是表面那金属的色泽,还让人知道这东西是金属的,很硬,



    要不然真看起来就如同是传了一件薄薄的外衣似的。



    “还有剑?”



    在镜中扫了一遍全身,王伟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穿着这种东西,他完全没感觉到后背上还有东西,



    现在一看他才发现原来他的身后还背着一把入鞘的长剑。



    王伟下意识地就要去抽出来看看。



    剑,那是他的胆气之所在。



    不过看到右上角那能量不足的倒计时,他觉得还是先充能要紧。



    快步来到自由告诉他的充能处,那是房间里放置终端器桌子旁,



    白色的墙上有着一个黑漆漆,巴掌大的圆形凸起。



    “这东西就是能充电的?”



    这东西王伟刚用终端器查怎么给他充能时,倒是看到过,不过没想过和充能有关系。



    “可以,你只需要把右手贴在上面就可以,其他的我来做。”



    王伟依言照做。



    啪!



    就在他把手贴了上去,不到半秒的功夫。



    先是电光从右手与那黑色的圆形凸起处冒出,



    紧接着刚才还十分亮堂的屋内,刷地一下子就变得漆黑无比,



    所有灯光系数熄灭,就像是停电了一样。



    :。: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