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杨飞本来只想在尚海逗留三天的,但收购市国营洗发水厂的事,让他改变了行程。

    和国营洗发水厂签订收购意向书后,杨飞派进一个工作组,对美芳厂进行初步评估,包括美芳品牌的市场份额、美芳厂的营业和盈利、对收购后的设想和预期值,初步确定收购定价,并开展尽职调查。

    在提出最终评估报告之后,杨飞还要和许辉等人进行谈判、签约。

    签约完成后,才是资产移交。

    杨飞拿到签约协议,还只能算是初步完成了收购,真正的收购难题,是在签约之后的融合。

    不过,这些事情都难不住杨飞。

    他已经有过收购数家公司的经验。

    南化厂、活力厂、牙膏厂,都被他极好的融化在美丽日化这个大家庭里。

    收购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管理层的变动。

    杨飞早就感觉到,一家集团大企业,最重要的就是人事,所以他提前设立了单独的人力资源部门。

    牙膏厂的蒋为事件,更让杨飞意识到,把人事进行集中管理的重要性。

    一个管后勤的副经理,居然想策动所有的后勤人员集体辞职!

    而蒋为敢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后勤人员都是他一手招进来的!

    工厂的管理层只管具体的事务,把人事单独抽离出来,这样就削弱了管理者手中的权力,也有利于集团的垂直管理。

    这就相当于政府和党委的职能,政府管事,党委管人事大权,但权力最大的,还是党委,因为政府的主官,都是党来任命,有效保证了集中制。

    杨飞借鉴了这一模式,将之引入到集团的管理中来。

    许辉愿意留在工厂,杨飞也没有亏待他,仍然由他担任这家工厂的厂长,其它的各个副厂长,则进行了相应的调整。

    杨飞接手后,将美芳厂纳入美丝洗发水厂,做为一个分厂存在。

    美芳这个品牌,杨飞也将之保留,对产品的包装和模具,做了一次全面的革新设计。

    杨飞又在洗发水之外,研制出专门的护发素,美芳这个品牌,就冠名护发素。

    美芳护发素,成了美丽日化集团下属的一个全新品种。

    至此,杨飞基本完成了在洗发水市场的生产布局。

    北金有美丝洗发水的大型生产基地,尚海有蜂花厂代工,还有美芳厂。

    以北金和尚海这两个大城市为中心,辐射全国,乃至东南亚国家。

    利用大城市有利的交通杻纽,产品可以快速的到达各省经销商手中。

    这天晚上,杨飞和许辉他们谈完工作,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新公司融合后,事务千头万绪。

    这些天,杨天东奔西跑,基本没有好好休息过。

    下楼来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劲爆的舞曲声。

    许辉笑道:“那边就是我们厂的职工俱乐部,老板还没有去看过吧?”

    杨飞唔了一声:“是啊。”

    他不经意的看了那边一眼,恍惚觉得很熟悉,便道:“那就去看看。”

    许辉等人陪着他,来到舞厅。

    杨飞看到舞厅的样子,瞬间记了起来,上次陈纯带他的舞厅,不就是这里吗?

    当时来的时候是晚上,杨飞也没有留意,难怪之后再来时,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呢!

    舞厅里人很多,昏暗的彩灯照耀下,只看到很多人影在跳迪斯科。

    杨飞笑道:“你们这舞厅很出名啊!附近复大的学生都来这里跳。”

    许辉道:“以前几届领导都喜欢跳舞,就出资弄了这个大舞厅,这也不错,丰富了职工的业余生活。因为天天开,又是免费的,所以吸引了不少附近的人来玩。老板,你喜欢跳舞吗?我安排人来陪你。”

    杨飞摆摆手:“算了,我还有事……”

    说到这里,他再次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时,迪斯科的劲爆音乐停止了,继而是慢四舞曲。

    舞池里的人很自然的成双成对的跳了起来。

    杨飞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全场,然后略带失望的说道:“走吧,这舞厅办得好,以后继续办下去。”

    许辉笑道:“我们厂有几个女工,交谊舞跳得非常好,老板要是有兴趣,随时安排她们来陪你耍耍。”

    杨飞摆摆手:“很少有这样的闲情啊!”

    一行人送他出来。

    杨飞道:“我后天就回北金了,这边的事务,就拜托诸位了。我着重的说一点,那就是品质!品质是产品的生命力,产品能走多远,就看品质是否过硬!”

    许辉等人都表态道:“老板放心吧,我们一定抓好品控这一关。”

    杨飞道:“那就这样,有事联系苏秘书吧!”

    “老板慢走。”许辉等人,一直目送杨飞的车子开远了,这才回转。

    杨飞回到北金,回到了久违的校园。

    经历过商场的洗礼后,再次行走在悠闲的校园小径上,杨飞觉得心身都变得轻松起来。

    秋天金黄的银杏叶,火红的枫叶,飘落在校园的小路上,铺了一层,小园的亭子里,杨飞又开始在这里读书学习。

    杨飞安静的坐着亭子里看书,旁边几个学生,正在讨论一首古诗的英语翻译,反复的念那首词诗:“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这是李白的秋风词,典型的悲秋之作。

    李白以一个女性的角度,写在一个深秋的月夜,望着高悬天空的明月,看着栖息在已经落完叶子的树上的寒鸦,不禁黯然神伤,曾经的点点滴滴在脑子里回放。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悲伤和无奈。

    杨飞听着他们念,不知怎么的,忽然有些伤感起来。

    按理说,杨飞的心理年纪很大,早就过了伤春悲秋的少男岁月。

    但不知道是这秋风惹的祸,还是李白的诗太过伤感,他望着那挂满了黄叶的树梢,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的往事。

    “杨飞?”陈沫的喊声,将他惊醒过来。

    “你怎么流眼泪了?”陈沫讶异的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关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杨飞看着她,心想真是巧啊,刚想到她呢,她就来了。8)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