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却没想到,逛了几家唱片行后,却在最不起眼的一家,生意最差的一家碰见了蓝长忆。

    那个风光霁月的男子。

    也在唱片行里,手里拿着千和娱乐最早发行的唱片。

    这些唱片如今已经不发行了,唯剩的一批,也卖的高价。

    看看那上面标的价格,估计有人就算听录制版的,也不会买这么贵的唱片。

    然而蓝长忆却是一副高兴的神情,似乎这几张绝版的唱片已经寻找了很久。

    刘栋匆匆打量了对方几眼,随后低下头,转身就要离开。

    他可不能给元桃花招惹麻烦。

    结果,意外总是这样发生的。

    他的脚还没迈出唱片行的大门,肩膀已经被人拍了一下。

    如此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刘栋心里抑郁,早知道今天乖乖在家好了。

    嘴角扯着疑惑的笑容,转身快速问了一句。

    “谁拍我?”

    然视线却是不敢扫向站在对面的蓝长忆。

    “刘栋。”

    只两个字,刘栋顿时泄气了。

    “蓝大老板,好久不见。”

    刘栋与蓝长忆接触并不多,以前是因为连成的关系,听到对方时常提起蓝长忆。

    现在是因为桃花的关系,虽然见过两面,但却没怎么谈过话。

    “你在这里?元桃花也来了?”

    刘栋身体一僵,随后想起,桃花曾经说过,要打算去蓝家看望干爸干妈的事儿,于是点点头。

    “是啊,才刚到。”

    于是,回家的路上,身后跟着蓝长忆。

    当然这么一个走到哪都是光环的人,自然不能招摇撞市。

    蓝长忆也明白,让自己的司机把车停在路口,自己则下车与刘栋走在胡同里,弯弯绕绕许久,才走进一处机关大院。

    对于斯隆港,蓝长忆熟悉的很,一眼便知道这机关大院里住着的人与桃花什么关系。

    “此次来,能呆多久啊?”

    蓝长忆想套点儿话,只可惜,能为桃花办事,刘栋自然不会笨到,别人问什么,他便说什么。

    “这我也不太清楚,你也晓得,我就是一个干杂活的。”

    打的一手好太极,蓝长忆轻眨了下睫毛,无声的跟在刘栋的身后。

    以前到是没发现,元桃花身边的人各个衷心啊。

    按理说,她与刘栋,连成之间的过节不算浅啊,怎么才区区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把刘栋与连成治服了呢?

    要知道,当时蓝氏为了打压刘栋和连成可是用尽了一些肮脏的手段。

    两人又行了大约十多分钟,终于到了暂时落脚之地。

    刘栋敲敲门,开门的是桃花。

    此时离老十出去办事已经是两天后了。

    桃花一脸不耐烦的扫了刘栋一眼,还不等其解释,目光刚好瞄到刘栋身后的蓝长忆。

    “蓝长忆!”

    桃花惊喊出声,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这个模样不能见人挖。

    有些鸡窝似得乱发,穿着睡衣,最重要的是她还没起床洗漱呢。

    于是,只几秒的功夫,桃花迅速闪进自己的房间,直接进空间穿衣服,梳妆打扮。

    从空间里出来后,外界也只不过过了一分钟而已。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