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老头别担心,只是脸上划了一道,胳膊被咬了一口又没废掉。”



    “骨头都露出来了还不疼,你还想怎么疼?”责备的话语透着关切。



    “哎哟老头你轻点……”



    “笨死了,”一旁插进来白泽嫌弃的声音,“让我陪着不就行了,非要逞能!”



    “你才笨!我喜欢就行!嘶你报复我?!老头帮我揍他,他欺负我!”



    “别吵,白泽你是哥哥,让着妹妹点。”



    “好吧国师大人。”



    “擦脸,”国师大人一把拉过少女,少女配合擦干净脸颊,然后上前抱住了国师大人,“我是不是很棒?比哥哥还要棒?”



    “很棒。”



    “很棒。”



    画面中国师的声音和画面外魔帝的声音重合。



    ……不知何时国师离开,画面中仅剩下百里长灵和白泽两人。



    少女的脸已经擦干净,袍子也换好,她身姿飒爽站在了悬崖边上,银色的发丝随风飘扬。



    “王兽你都征服了,干嘛还要狩猎狞兽?”白泽的声音透着不解。



    少女没回头,语气多少有些无奈:“唉,谁让老头喜欢狞兽,没办法呀!”



    白泽撇嘴:“你就是想去玩,总拿国师大人当借口。”



    “被你发现了啊,不过我是女王大人,我命令你……”



    “王冠歪了笨蛋……”



    两个人的拌嘴随着国师的离开而升级,最后还是去了狩猎……



    画面展示的时间很长,然而这么长的时间,所有人都在认真地看着,他们看着长灵从奶团子长大到了女王。



    看完,依旧觉得神奇。



    那真的是他们夜殿的师妹吗,可现在趴在夜殿怀里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除去几个知情人其他人都有些懵,可到底都有分寸,什么都没有问。



    至于魔帝,他眼睛放光的看向百里长灵,心被萌的肝颤,然而更多的还有嫉妒。



    他感激帮他养大了女儿的国师,却也嫉妒对方,嫉妒那些陪在女儿身边的光阴,嫉妒女儿对国师的依赖。



    画面中的亲情,他不知有没机会体会到。



    百里长灵:……



    百里长灵有些尴尬,她都让白泽别放那些丢脸的事,可谁知道白泽还上瘾了。



    她从南枯夜怀里探头瞪一眼白泽,小声埋怨道:“你画面开始的时间太早了。”



    白泽不愧是跟妹妹对着干的,他不着痕迹的扫一眼魔帝,回答道:“你不就是可怜他,想让他知道你小时候的时光吗?”



    百里长灵打死白泽的心都有了,他怎么能把她的心思说出来呢?



    可这还没完,在魔帝抿着唇角笑的时候,在她还没来得及捂住白泽的嘴时,后者便挣开她指了指诺脑袋,大声道:“刚才你还小声告诉我呢,这里都听到了。”



    百里长灵放弃捶白泽,她僵硬的站在原地感受着背后灼热的视线。



    而那视线的来源,不用想就知道是魔帝。



    她的父亲。



    百里长灵很少会难为情,但现在她暴露在对方慈父的目光下,感觉都快烧着了。



    “咳咳,我那个是给夜哥看的,你只是顺便,”百里长灵伸手拉过一旁的南枯夜,然后抬起头看向魔帝,说的特理直气壮。



    魔帝微微一笑,他看着女儿十分赞同道:“你说的对。”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