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胥立在三年前,就将消息传了出去,胥星主并没有及时派人,来此接应并守护谷彥星。这回一见到仙将乔屈,百里轩几乎下意识的,警觉起来。



    众修竞逐,方向正往谷彥星。百里轩迎到这里,并不主动上前迎战,只冷冷看着尚在远处的各色遁光。待不多久,他便感受到,陆陆续续有神念向这边扫来。



    “道友快走!休要枉送性命——”



    “妖众势大!还请道友早作回避,迟则晚矣——”



    “这位道友,速速避守谷彥星,布置阵法以御敌——”



    ……



    扫过来的神念里,也有不少传音示警。



    百里轩仍悬立原处,一股破天剑势勃发,置身处附近虚空,立时变得迷蒙不清。这种破天之势,不假任何外力,在虚空中也能自行生威,令人慑心动魄。他稍一伸手,掌中即刻现出一柄寒光闪闪的仙剑。



    众仙者中,不少人见之,顿时心生鼓舞与期待,一边奔走不停,一边回身反击,阻挠妖修追袭脚步,为这位出现的人族强援,创造出手时机。这些人,此时立场一致,主动配合,并不往百里轩身边聚集,以免后者,成为妖修最大攻击目标。



    百里轩心领神会,抓住时机,适时出手。只见其立身处,剑芒乍现,光华耀眼,仿佛一颗璀璨的明星。剑芒四散疾射,往往一闪而没。



    未待片刻,诸多追袭中的妖修,突然迎上临体乍现的剑光,一个个被斩得血肉横飞,惨嘶痛嚎,其中更有不少,妖体当场破碎,一命呜呼。



    破灵拳的攻击方式,早已被百里轩吃透,通过空间捷径传递剑气攻击,他此时使来,得心应手,也起来应有效果。



    只是,这种场合下,百里轩这一招鲜,自然不能持久。很快,一个牛首人身的强大妖修,突然对周遭仙者攻击,置之不理,直接无视重重法芒阻挡,径往这边迎了过来。



    此妖巍峨挺拔,躯体高达数百丈,半人半兽,牛首人身,两眼如炬,头上两支大角,仿如两弯新月,浑身上下,覆满妖纹皮甲,双手握一根光纹缠绕的粗长黑棒,在虚空中奔走,格外敏捷。



    “百里道友速避!这是沉牥领主,妖尊麾下最强的领主。”躲在百里轩道境灵宫内的小芸,窥见外面情形,适时出声提醒。



    原本有三位人族道真,为协助其他仙者奔逃,一直在牵制这位沉牥领主。此时,他们似乎才明白,那等牵制,是多么脆弱,对方甘于虚与委蛇,定然心怀叵测。



    “道友速退!”



    才收到一声传音示警,百里轩便见一片黑影,当头压下,却是那沉牥领主,抡起黑棒,兜头砸来。黑棒尚未临身,一股极速增强的压迫,仿佛将附近空间凝固一般,令他不禁面红耳赤。这等冲击,不仅能禁锢人的躯体,还冲击心神。



    加持在身的破天之势,被无限压缩,百里轩活动难免受到影响,却还能适时作出反应。他收剑身侧,掐指在前,重重一顿,暴喝有声:“移山有法——”



    一座山影,应指而现,竟将百里轩自身,护在身影之中。山影一经出现,附近虚空便剧烈晃动起来,山影竟然在这般晃动之中,极速涨大,几乎眨眼间,就变得高耸、巍峨,不比沉牥领主的躯体小多少。



    未等山影进一步涨大,黑棒已然砸落。



    两相碰触,光华暴闪,轰鸣震荡。



    参天黑棒,被高高弹起,在虚空里抡转了半圈。被砸的山影,却在光华暴闪中,四分五裂,四溅而散。与此同时,原处在山影之中的百里轩,也一起失去踪影,仿佛随山影溃散,而溃散了。



    一击过后,巍峨的沉牥领主,已抢身当场。对方不在意涌荡的余波,如炬双眼,却在环顾不停。



    之前一直牵制沉牥领主的三位人族道真,已有自知之明,不再谋求牵制,也没有就此逃走,而是避到远处,另择对手。其余仙者,几乎不约而同,纷纷止住奔逃,回身反击。



    原本一面倒的情势,并不会因百里轩到来而改变,只是他施展的法术,却让一众奔逃的仙者,看到了几分希望。



    那般施法,在虚空里,明显也借用到了能量,发挥出莫大威能。奔逃的仙者,虽然无人做到那般施法,却都能感应得到,辨识得出。



    生灵星外的虚空里,没有五行灵气,却有无限宇太能量。五行灵气,便由宇太能量衍化而来。仙者走出生灵星,随着悟道深入,可利用的外部能量,也随之增多,一旦可直接利用到宇太能量,才算一个合格的星旅者,真正能在虚空里,长久生存。



    仙者修炼必备的太凝液,多半源自宇太能量,只是经过了多番淬炼、润化,使之更易被仙者吸收而矣。成为一个合格的星旅者,个人仙路,才会变得更加开阔,沿途风景才更加绚丽。其本身,就代表着一份深厚积累。



    相距沉牥领主,千余里之外,一个躯体庞大的妖修,正将对手打得连连后退,险相环生,不由得意的发出长啸。可是,对方啸声出口才不久,其头颅,便被一只猝然而现的灵光大手,拍得红白四溅,啸声也嘎然而止。



    拍死一个妖修,稍远处虚空里,才显然出百里轩的身影来。他的周遭,空间能量起伏不定,身影也随之变得虚淡,似乎随时都可能消失。领悟了空间真道,才使得他的遁法,真正变得出神入化。



    那道身影,越发虚淡,在这片深远星空战场上,飘来荡去,忽现忽隐,瞬息千里,真正的神出鬼没。



    星空战场上,妖修数量不少,强如沉牥领主的,就只有一个,另有少量相对强悍的天妖,余者,皆为天地大妖层次。



    妖修,最大依仗便是庞大妖体,充足血气,这本身就是一层坚韧的防御。天地大妖的普遍战力,相比此时百里轩,已相差甚远,尽管如此,后者也很难做到,每次都能一击必杀。



    不过,百里轩凭着出神入化的遁法,飘忽不定,四处袭杀,每每一现即隐,一闪而没,一击必退,杀伤效果,极为惊人。在不长时间里,多数妖修都感受到了极大威胁与恐慌。



    巍峨挺拔的沉牥领主,拥有着强大力量,可是在遁法神妙上,就远远比不得百里轩了,每每还未追至近处,后者早已遁去无踪。



    眼见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沉牥领主倍感愤闷,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抡起手中黑棒,疯狂追逐、扫荡。



    一时之间,未及避开的人族仙者,但凡被黑棒扫中,其仙体无一例外,全都爆成一团血雾,形神俱灭,其中有四位人族道真,也未逃过这般厄运。



    沉牥领主突发狂暴,让其余仙者,远避的同时,也彻底认清了形势。之前在星空竞逐多时,对方隐忍不发,明显居心叵测,此时被到来的人族强者,迫得原形毕露了。



    沉牥领主,毕竟心机相对不深,如此狂暴,目的显而易见,自是要引百里轩主动上前,与之交手。



    远处虚空里,百里轩身形再现,向人族仙者喊话:“诸位速速退守谷彥星。那里,有本仙布置的法阵。我们可以扬长避短,灭杀这群恶妖。”



    沉牥领主一见百里轩显身,立即冲了过去。



    百里轩身形一晃,一边暴退,一边搭话:“沉牥领主,谷彥星上的妖族,但凡涅生化形者,全被本仙杀得干干净净。看来,本仙还是太仁慈,没有那里的妖族,赶尽杀绝。你莫非得了那狼岩妖传讯,专为本仙而来?”



    “你是谁?”见对方滑不溜手,根本追不上,沉牥领主停下身来,大声喝问,“如何知晓本领主?”



    “前次,我杀了那条恶蛟星卫,狼岩妖开启空间通道,想将赤乌领主传送过来,对付本仙。”百里轩颇有意味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呵呵,或许,那赤乌领主看不上本仙,这才派你过来吧。当时,隔着空间通道,我隐隐听到,对方将你,唤作‘蠢牛沉牥’。此次相见,我见你那模样,就知你,应该也算一个领主。”



    “哞——,赤乌,鄙弱小虫,着实可恨!”沉牥跺脚暴跳,继而盯着百里轩,“你是谁?”



    “唉,赤乌领主说得没错,你确实有点蠢!我报上名号,你多半也不知道,何必多此一问?”百里轩摇头,“你们天妖求变,体悟天道人心,如何还这般凶残无忌?竟连未事修炼的普通人类也残杀?”



    “本妖想杀就杀,谁能奈何本妖?你可敢与本妖生死一战?”



    “蠢货!既知打不过,何必还要打?当我和你一样蠢么!你追得上我么?你能奈何得了我么?我大可去杀比我弱的恶妖。看看,之前我就杀了一些。你若继续残害生灵星上的人类,迟早有人会杀了你。非但如此,这也会激起我们人族仙者,杀灭生灵星上的妖族。长此以往,人族与妖族,势必不同共存于天地之间。你认为你们妖族,能将人族灭绝么?”



    说话之间,那一众妖修,害怕再被袭杀,渐往沉牥领主附近聚集。与此同时,人族仙者中,一部分退往谷彥星,另一部分,渐渐向百里轩这边靠拢,其中,就包括乔屈仙将带领的那一队仙军。



    百里轩适时制止向这边靠拢的众人,他一边挥手,一边喊道:“快快退往谷彥星!诸位都看到了,在下敌不过这头蠢牛,我们处于弱势,不能聚集一处。快走,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众人听了,大多数扭头就走,除了那一队仙军之外,还留有少数几人,或抱有冲天之恨的,或艺高胆大的,或为义字当先不忍舍弃同伴的等等。



    沉牥领主稍稍侧首,看向人族仙者飞往的那颗谷彥星,继而抡起手中黑棒,往肩上一扛,大眼微眯:“一群蝼蚁罢,逃到那生灵星上,以为就能活命么?笑话!”对方说罢,不再去追百里轩,而是迈开大步,向谷彥星奔去。



    恰在此时,沉牥领主下方,突然虚空晃动,无形道力奔涌,转眼化出一块黑土地,并快速扩展、延伸。



    “雕虫小技!”一声怒斥,沉牥巍峨身躯,一窜而起,曲体扭身,双手顺势抡转黑棒,挟万钧之威,猛然抽击。



    “轰——”



    轰鸣震耳,虚空震荡,扩展中的黑土地,四分五裂,崩碎开来。只是,随行的部分妖众,却没能退出黑土地,妖体随着黑土地一起崩碎了。



    沉牥领嘴角狞笑,对那些灭亡的妖修,似乎熟视无睹,继之大手一抡,又要将黑棒扛上肩。就在黑棒落到对方肩上那一刻,他那巍峨巨躯,突然一沉。



    “哞——”一声嘶吼,巍峨巨躯上,妖纹暴闪,沉牥惊然回头,却见黑棒另一端,附着一座黑色小山,正迅速涨大。一股极速增强的压力,令其巨躯,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而落在其眼中,正是小山的底部,恰似一片迅速扩展的黑土地。



    另一边百里轩等人,分明看到,那座迅速涨大的黑山顶上,此时正立着一个人影。对方散出的气息,是人族仙者无疑,只是其人,一身黑装,黑巾遮面,容貌不显。那身黑装,显然是仙宝,阻挡一切神念窥探。



    很快,黑山涨得比沉牥领主巨躯,还要高大巍峨得多。沉牥暴啸连连,身上妖纹闪烁,巨躯却是稳了下来。对方那两条粗壮手臂,肌肉坟起,不停的鼓胀,两手紧握黑棒,硬是顶住了下压的大山。



    这等情势,令那一行妖众,躁动起来。群妖聚在大山近处,一个个心神绷紧,提高戒备,均不约而同,看向远处的百里轩。少顷,从妖众之中奔出几个相对强大者,迎到沉牥领主身边,一起出手,共抗大山压顶。



    人族这边,乔屈仙将见百里轩这时冷眼旁观,遂一招手,领着一队仙军,径往妖众聚集处而去。他一边飞走,一边大声说道:“多谢前辈援手!这群妖修,已肆虐多颗生灵星,杀我人族无数,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我等无能,还望前辈为无数惨死之人,讨还血债!”



    “讨还血债!讨还血债!”那一队仙军同声叫嚷,纷纷出手,攻向妖众。

iteahel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