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app


本站公告

    刘万程真正要投资的地方,就是在电器技术这方面。只有这方面彻底搞明白了,日后才能让生产线顺利运行。

    聘请专业国外专家团队,寻找树脂砂造型技术人员,包括培养那些大学生,都是重中之重。

    你没有技术,还想搞现代工业,这不痴心妄想吗?所以,借铸造分厂这个机会,刘万程贷出款来,还是要投在技术上。他要培养出一个专业技术团队,有了这个团队,将来再往前发展,就轻松许多了。

    真正钻进这些先进科技里,刘万程就是天天呆在铸造分厂,也顾不上想高秀菊的事情了。

    就在他和那帮大学生们学的废寝忘食的时候,张静的电话来了,坐明天的飞机到达省城机场。

    刘万程不敢怠慢,赶紧通知吴晓波,公司正副总,明天携带夫人,一起前去省城国际机场,迎接这位大城里来的白领精英。

    省城国际机场的接机大厅里,刘万程、吴晓波、徐洁和徐艳,穿戴整齐,站在乘客出入口前面,等着张静对到来。广播里已经在播报,从s城飞来的航班,已经在机场降落了。

    终于,一身职业装的张静,出现在出口那里,四个人就一起挥着手迎上去。

    徐洁把手里的一捧鲜花递给张静:“姐,欢迎你回来!”这丫头跟刘万程学的,嘴甜的跟抹了蜜差不多了。”

    张静上下的打量徐洁,当年的小车工,早就变了金凤凰,无论是穿着、品味,还是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已经符合她老板娘的身份了,而且还是一个能够拿的出手去的老板娘。

    两个人拥抱了一下放开,接下来就是吴晓波。

    他看着张静笑:“张姐,还能认出我来吗?”

    张静就摇着头笑:“万程工贸的半壁江山,刘副厂长的左膀右臂。哎吴晓波我就纳闷儿了,你能始终追随着万程不跳槽,这个真是奇迹!”

    吴晓波嘿嘿一笑:“你不也回来追随他了吗?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就不存在半壁江山这一说了,咱们俩是你主内我主外,做一对好夫妻如何啊?”

    张静痛快说:“好啊。不过,我听万程说,你这个小混混把当年的大姐大给追到手了?咱们做夫妻,你不怕大姐大回去削你?我倒是无所谓。”

    吴晓波就嘿嘿一笑,闪开身子说:“大姐大在此呢。”

    徐艳就过来,伸出手去说:“欢迎张姐回来!”

    张静不接受这个握手礼,而是伸开双臂,等着徐艳。

    徐艳就同样伸开双臂走上去,和她拥抱一下。

    张静接着伸着双臂,转向吴晓波。吴晓波一脸尴尬,看一眼徐艳。徐艳底下右脚动动,做了个轻微的虚踢他的动作。吴晓波就和张静拥抱在一起。

    张静松开吴晓波,感慨着说:“总算有回家的感觉了!”就看向落在最后面的刘万程。

    刘万程不等张静说话,把原本伸出的手收回来,张开了双臂。

    两个人拥抱的工夫,刘万程就在张静耳边说:“宾馆我已经给你定好了。咱们那小城你也知道,条件有限,你多担待吧。”

    张静也在他耳边悄声说:“就我一个人住啊?”

    刘万程脸色就有点变:“姐,这玩笑咱别开了,你可怜可怜我。”

    张静不置可否,松开了刘万程。

    回去的路上,张静上了刘万程的车,而且自己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待那夫妻俩都上了车,才回过头去问徐洁:“我坐这儿,你不介意吧?”

    徐洁就在后面笑:“你们讨论工作,我干嘛介意呀?”

    张静就点点头:“行,有点董事长的气度了。”

    徐洁说:“什么呀,我这就是冒名的。咱们一个分厂这些年,现在又聚在一起了,成了一家人,这么不容易,还讲究个啥呀。”

    张静就看着刘万程说:“徐洁比你强多了。”

    刘万程嘿嘿一笑,什么也没说,发动了汽车。

    张静就严肃了说:“不去宾馆,也不去吃饭,先去公司。我要检查我回来之前布置的工作。”

    刘万程吓一跳,这还真是个工作狂。就看一下手表说:“这已经十点多了,回去就十二点多了。”

    张静淡淡说:“让他们加班。完事以后,你请他们吃饭。”

    刘万程琢磨半天,就拨通了吴晓波的电话:“喂,于秘书吗?张副总我已经接到了,立刻准备工作,对,中午不休息。张副总要的所有资料,必须准备齐全。”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边吴晓波让他说了个稀里糊涂,一个字没顾上说,刘万程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你神经病呀!”他骂一句。但这俩人不愧是狐朋狗友,他立刻就明白了刘万程的意思,立马一脚就把油门踩到了底。

    徐艳吓一跳问:“刚才谁呀,你跑这么快干吗?”

    吴晓波没好气说:“你妹夫,还能有谁?这又来一个工作狂,我这日子就没法过啦!”

    另一辆车上,张静却在埋怨刘万程:“你开这么慢干吗?这才八十迈,你下来,我来开!”

    刘万程就赶忙说:“这是高速啊姐姐,不能停车的!”

    万程工贸公司办公大楼的走廊里,所有公司员工分列在走廊两侧。

    电梯到达的铃声一响,电梯门打开,张静率先走了出来,后面则是刘万程夫妇。

    “欢迎张副总归来!”所有员工齐声呼喊,然后就是热烈的掌声。

    张静就伴随着掌声,走到走廊中间。待掌声停了,才微微点头,笑一下说:“谢谢!”

    但接着就说:“请各部门负责人十分钟以后到会议室开会。我的办公室呢,在哪儿?“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走过来:“张副总,您请跟我来。我是公司配给您的助手兼秘书,薛雪。”

    女孩身材、言语都不错,张静就点了点头,跟着薛雪走了。

    刘万程长出一口气,却四下里找不到吴晓波,他不由就问身边的员工:“看到吴副总没有?”

    就有人告诉他,吴副总已经带人整理会议室去了。”

    刘万程就又松一口气。

    徐洁就问:“你这么紧张干吗?”

    刘万程摇摇头说:“张静是见过大世面的主儿啊。咱们这点小公司,平时自己看着算挺正规了,在她眼里,估计也就只能算小公司。我怕她不满意,留不住她啊!”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刘万程的总经理办公室。

    关了门,徐洁就看着刘万程问:“在接机厅里,你们拥抱的时候,张静跟你说什么了?”

    刘万程顺口说:“那里那么多人,我们能说什么啊?”

    徐洁就撇嘴:“你那意思,没人的时候,你们就能说什么了,对不对?”

    刘万程就急了:“我说,你这醋坛子怎么什么时候都能打开啊?”

    徐洁说:“看你们那亲密劲儿,关系绝对就不一般。估计你们在厂里的时候,就勾搭到一块儿了吧?要不走这么多年,你怎么知道她在哪儿?她都年薪几十万的精英了,又住在大城里,在大公司上班,为啥你去一趟,她就乖乖回来了?”

    刘万程就吃惊:“我说丫头,你啥时候学会胡思乱想了,我是那种人吗?”

    徐洁说:“吴晓波还说他是好人呢。越说自己是好人,就越不是好人!”

    刘万程直接给怼的没词儿了。半天才缓过气来说:“老婆啊,夫妻之间,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啊!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呢?”

    徐洁立刻回击:“你有实话吗就让我信你?”

    刘万程又没词儿了。

    徐洁就笑了:“别生气哈,我就是和你闹着玩儿。不过,以后不许跟她那么亲密,我看着心里不舒服。”

    刘万程就看她,然后就冲她招手。

    徐洁就傻乎乎地走近他问:“干吗啊?”

    刘万程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她抓过来,摁在腿上,双唇就堵住了她的唇,无论徐洁如何挣扎,都逃脱不开他的唇。

    直到憋的徐洁脸色通红,刘万程才放开她问:“这回心里舒服了?”

    徐洁坐在他腿上,还没来得及回答,徐艳一推门就进来了:“开会啦!”这才看见他们坐在一起,“哟,都老夫老妻了,干什么这是?”说罢关门退出去。

    刘万程看着门喊:“哎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徐洁从他身上站起来,伸着双手打他:“死刘万程,这下让你羞死了!”

    刘万程扎煞着两只胳膊挡她的拳头:“别闹,别闹,赶紧,开会了。”

    会议室里,各部门负责人列在两边坐着,张静已经站在了会议桌的头上,戴上了白金丝眼镜,一脸严肃。

    而刘万程、徐洁、徐艳和吴晓波,算是列席会议,都坐在靠墙的那排椅子上。

    张静一伸手,远处站着的薛雪立刻过来,把一个文件夹递给她。

    张静打开文件夹,脸色就不好看,接着“啪”一声合上,伸直胳膊。

    薛雪就慌了。

    万程工贸的领导,像刘万程、吴晓波,甚至包括徐洁和高强,对员工都很客气。特别是刘万程,身为总经理,即使下边犯了错,也很少对下边发火,顶多半开玩笑的损你一顿,然后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可这位不同,直接一丝不苟,一点小错都不允许犯。从办公室到会议室,薛雪已经挨了张静三回训了。

    第一回,走路声响过大。又要小跑着办事,还不许迈大步闹出响动,这也太难了吧?

    第二回,文件没有按顺序排列,影响她看文件的时间,又一顿。谁知道你要先看哪个呀?

    第三回,给她端水杯不看火候,正迎上她抬起的手臂,水撒了。张静直接就火了:听说公司里有礼仪经理,就是这么教你礼仪的?是她不会教还是你没学会?8)

    </br>iteahelper.com